幼狮书盟 > 历史军事 > 汉儿不为奴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贼秀才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贼秀才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巫神纪永夜君王大主宰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胡老大死前念叨的不是鞑子,而是老娘,生他养他的老娘。

    慢慢的,老娘的身影在胡老大的脑海中越来越模糊,直至不见,他的视线中也再无光明。

    一个披甲兵兴奋的将胡老大的首级拎在手中,然后朝当面明军示威性的一扬,用生平最大的力气高喊道:“贼将已死,尔等速降!贼将已死,尔等速降!”

    “大哥!”

    葛五大喊一声,跪倒在地,嚎啕大哭的同时不住拿头撞地。

    “大哥!”

    秃子泪流满面,不住拿拳头捶胸。彭大柱和几个伍长则望着胡老大首级呆若木鸡,眼神满是绝望。

    将军死了?

    一众罗定新兵望着被清兵举在半空的胡老大首级,面面相觑,随后人人胆颤,握刀的手不住发抖,腿脚也是不由自主的颤晃。

    后面的江西兵听到前头的动静也都慌了:好好的,怎么主将叫人家给杀了!

    “大人,我们怎么办!主将叫人杀了,那些新兵都怕了,打不过了,我们还是跑吧!”一个江西兵六神无主的跑向邵九公,因为过于害怕,声音都带着哭腔。

    “大人,咱们快跑吧!”

    其余的江西兵也生了退意,主将都叫人家宰了,这仗还打得个球,趁清军没扑过来,还是赶紧跑吧!

    “跑?!”

    邵九公望着前方被清兵举在半空中的胡全首级,脸上露出凄笑,道:“跑?往哪跑?”

    最先叫嚷要跑的那兵忙道:“往哪跑都行,反正不能在这等死!”话音未落,邵九公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叭”的一声打得他眼冒金星。

    “大人?”

    那兵捂着半张脸一脸惊恐的看着邵九公,不知道他为何要打自己。

    邵九公的脸色铁青一片,他狠狠扫了一眼众江西兵,咬牙道:“别人都能跑,可我们不能跑!你们别忘了,咱们背上那些字已经断了我们的路,有那些字在,我们跑到哪里都没用!想要活命,只有和清军拼了,哪怕死也得拉上这帮德庆的龟儿子垫背!”

    “我们不是为明军拼命,我们是为自个拼命!要跑你们跑,老子反正不跑!张麻子就那么点人,老子不信他翻了天!有卵子的,都跟我上!”

    邵九公说完,近乎咆哮着就向前面冲了过去。见状,那些江西兵犹疑一会,也都硬着头皮跟上了去。邵九公说得没错,除了打败清军这条路走,他们已经没有其他活路!

    .......

    “贼将死了,贼将死了!”

    跪在地上的那群绿营兵一个个欢呼着从地上跃起,七手八脚的去捡拾扔掉的兵器。

    一旦这些已经投降的绿营兵拿到兵器,对于主将被杀的太平营无疑雪上加霜。

    千钧一发之际,周士相冲下山坡,将一个举刀作势要反抗的绿营兵砍倒在地,随后一刀砍掉一个刚捡起长矛绿营兵的手臂,在他的惨叫声中,无比狰狞的向着那帮蠢蠢欲动的绿营兵吼道:“敢动者死!”

    “敢动者死!”

    反应过来的几个伍长也带人冲了下来,拿着刀枪威逼那些起身的绿营跪下去。面对随时都会砍过来的长刀,当面的绿营兵们都不甘的再次跪了下去。后面的绿营兵见周士相他们人不多,却是跃跃欲试想要起来反抗,可没等他们起来,后面就传来明军的喊杀声,却是邵九公带着江西兵冲了上来。

    方才绿营兵光顾着逃了,很多人的兵器扔在哪都不知道,这会很少有人能捡回兵器,又稀拉拉的跪了小半里地,因此根本无法形成有组织的反抗。

    邵九公带江西兵过来后又杀了十几个捡起刀枪的绿营兵,如此一来,绿营兵赤手空拳,最关键的是他们没有一个领头的,都盼着别人能挑头,结果就是在明军的威吓下只能无奈再跪下去。跪下去的时候,一双双眼睛却不约而同的盯着前面,盼着守备大人带兵杀回来救他们。

    震摄住那些投降的绿营兵不要轻举妄动后,周士相留下一半人手让他们看住绿营兵,把地上的兵器全都收集起来,免得绿营兵反扑,尔后带着剩下的二十多人向前面冲过去,迎面,却是数十个罗定新兵正逃奔过来。

    “后退者斩!”

    这当功夫,周士相也没心思废话,见新兵们不听令还往后跑,二话不说一刀砍死离他最近的一名新兵,然后恶狠狠的冲那些胆战心惊的新兵们吼道:“都随本统制上!想让你们老婆孩子没命的就跑,不想的就和鞑子拼了!”

    “退后者死!”

    赶上来的邵九公见状也吼了一嗓子,在人头震摄和江西兵们的逼视下,罗定新兵只好掉头跟着周士相往回冲。

    内中有些罗定兵已经意识到这仗要是输了,留在罗定的亲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为了亲人,他们已经无路可逃,只能和清军拼了。

    宋二牛就是其中一个,他也怕,可再怕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要不然,清军一定会杀害他的老娘,杀害他的婆娘和孩子,大哥仅剩的骨血也会被杀害。真要那样,他如何对得起老娘,对得起婆娘,又如何去见九泉之下的大哥。

    “杀鞑子啊!”

    宋二牛的心“扑通”在跳,整张脸好似麻木般抽都不能抽,举着大旗的两手如攥着千斤巨石,握得牢牢,生怕一松手自己就会被巨石压死。

    “弟兄们,替胡大哥报仇,杀光狗鞑子!”

    看到周士相出现,葛五、秃子他们顿时有了主心骨,纷纷停下脚步,挥刀呐喊着又向清兵冲去。

    胡老大的死虽然让清军士气大振,让明军士气低沉,可清军实际上已是强弩之末,一鼓作气之下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如果明军这时候崩溃,他们甚至都不会去追赶,因为他们实在太累了。

    周士相的出现则让士气低沉的明军有了主心骨,虽然士气并未因此而激昂起来,但只要原先败退的明军再次回头,对那些披甲兵来说,却是巨大的压力。

    双方都在悬崖边上,就看压死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了,或者说,谁能撑到最后。

    “好个贼秀才!”

    张大德见周士相竟然带兵冲上来,还杀了自己几名亲兵,怒目一睁,不顾唐三水的劝阻,提着他那把大刀也迎了上去。

    唐三水犹豫了一会,还是跺脚跟着张大德冲了上去。在他看来,己方虽然快没力气,可对面的明军同样也是强弩之末,只要再杀了那领头的贼秀才,这场仗就算赢了。险是险了点,可值得搏!

    早知道明军就这么点人,刚才就应该把兵全带出来!

    仗打到这份上,张大德已然看清打着明军旗号的太平营并非什么精锐之师,人数也不比自己多多少,甚至连棉甲也没几件,那帮兵更是帮连刀枪怎么使也不会的新雏,显是一帮临时凑起来的乌合之众,这会不需多,只要再有几十个生力军加入进来,这帮新兵蛋子肯定会彻底崩溃。

    不过后悔已经没有用了,那贼秀才已经领着败退的明军冲上来了,不杀掉此人,那帮明军就不会退!

    贼秀才,杀了你,老子就是游击大人!

    张大德双眼通红,甚至连老冤家邵九公在哪都没心思理会,这会眼中只有周士相,一心想要擒杀周士相的他已然冲到前面。

    “杀!”

    吼叫声中,手中的大刀已然举起。

    “杀!”

    周士相同样大喝一声,长刀也是重重砸下,硬生生的与张大德大刀砍了个正着,“咣当”一声,火花一闪,二人俱是往后退了一步,虎口都是发痛,皆自心惊。

    周士相耸然动容:好大的力气!

    张大德同样面色大变:这贼秀才身手怎的如此好?

    在他二人微一愣神的时候,两边士兵已是杀在了一起,喊杀声,叫骂的声音不绝于耳,不时有断臂残肢掉落在二人身边。

    碰撞在一起的明清双方士兵不下百人,兵力上仍是太平营居优,先前的厮杀中,张大德的亲兵已战死十二三人,余下二十多人这会连奔跑的力气都没有,仗着多年杀人经验兀自压制着什么都不会,只知乱喊乱叫冲上来的明军。

    双方不时有士兵中刀中枪,惨叫声此起彼伏,相互抱着滚在一起的不下数人。

    “砸死你个狗鞑子,砸死你个狗鞑子!”

    一个罗定兵疯了般用石头朝着一具早就咽了气的清兵脸上砸去,只砸得血肉模糊,白骨森森仍是不肯放手,却是被这死人的场面吓得失心疯了。

    “去死吧!”

    宋二牛挥动长长的大旗,将一名披甲兵横扫在地,对方没有力气爬起身,便坐在那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挥动手中的长刀砍中一名失察的明军后脚踝,一下切断了那明军的脚筋,疼得“啊啊”的乱叫翻落在地。

    身上、嘴里、脸上都是血的宋二牛也不知哪来的狠心,见状竟然拿大旗直接朝那清兵身上插去。

    那清兵身上披着一层棉甲,见对方竟然拿旗杆插自己,不由咧嘴想要发出嘲讽的大笑,殊料胸口一痛,那旗杆竟然穿透棉甲剌进了自己的心窝。

    “呃!”

    那兵不敢相信,狠狠抓住旗杆想要将它抽出来,可怎么也抽不出来,视线里,那明军却跟个傻子一样呆呆的看着自己。

    一名罗定兵在两个同伴被清兵斩杀后,用手中的长枪一下捅进了那清兵的后背,过于激动的他兴奋的丢下长枪手舞足蹈起来:“我杀了鞑子了,我杀了鞑子了!”

    他只来得及叫出两声便再也发不出声音,因为他的脖子后冰凉一片,一缕血柱正在喷射。

    砍断这个傻瓜般叫喊的明军后,清兵轻蔑的扫了那家伙的脸一眼,暗骂一声:新兵娃子!

    提着刀蹒跚的想转过身去,脖子同样一痛,摇摇晃晃的将前栽去。

    邵九公的江西兵在这场短兵相接的厮杀中为明军稳住了阵脚,凭借人数的优势,清军一点点被消灭,地上到处都是尸体。

    明军渐渐的两三人包围一个清兵,没有后援也没有力气的清军只能徒劳的做着反抗,有人想跑,可腿脚却是再也跑不了了。

    唐三水见势不妙,急得想拉回守备大人,视线中,守备大人仍在和那贼秀才鏖战一起。

    周士相胜在身体灵活,张大德却胜在力气大,几个回合下来,二人不分高下。可二人此时心态却是大不一样,张大德是焦虑,周士相是镇定,只用眼睛看,他也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太平营转,只要他这个主心骨不死,清军就休想扳回局面!

    这时,一个清军箭手搭箭射向周士相,箭头擦着周士相脸颊而过,周士相一惊之下侧身避过,那边张大德的刀已砍向左腰,周士相提刀去挡,脚下一滑却是摔倒在地。

    “统制大人!”

    见周士相摔倒在地,邵九公“咯噔”一跳,这个节骨眼周士相可不能再出事,要不然神仙也救不了太平营了!

    急于救人的邵九公发一声喊就冲了上去,张大德须发尽张,看也不看邵九公一眼,挥刀只朝周士相砍去,眼前却有一物袭来,一阵巨痛之后,视线突然模糊起来。却是一个罗定兵见统制大人危急,顺手摸了一把石子朝张大德砸了过去。其中一枚石子正中张大德眉头,一下砸出条大口子,鲜血和着汗珠淌了下来,腌得张大德张不开眼。

    见状,周士相一个鹞子翻身跃起,拿刀的右手用力一挥,一下砍在张大德的右脸之上,连皮带肉削出一大块去。

    “贼秀才!”

    张大德痛不欲生,抱着脸在地上打滚,邵九公上前又补上一刀,瞬间就了断了这个老冤家。

    如同胡老大的死让太平营斗志尽失,张大德的死同样也让正和明军鏖战的清兵大乱,几个披甲亲兵稍一分心,几把刀同时就砍了过来,眨眼间就被分了尸。

    “不打了,不打了...”

    一个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打下去的披甲清兵一屁股坐倒在地,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只在那大口喘着气。

    张大德死后,唐三水想跑,却被葛五擒住,拎兔子般提到周士相面前,不等对方说什么,就趴在地上不住拿脑袋撞地乞饶:“好汉别杀我,好汉别杀我!”

    周士相也累得要站不住,强撑着朝唐三水摆了摆手,对他道:“我不杀你,你叫他们投降吧。”

    “好,好!”

    唐三水二话不说从地上站起,然后向着那些还在抵抗的清兵叫喊,要他们放下武器投降。

    残存的清兵还有四十多人,披甲兵有十七八个,很多人身上都受了伤,早就不想再打下去,听了千总的叫喊,又见守备大人已死,知道再打下去也没意义了,便纷纷丢下刀枪,然后瘫坐在地,任明军去捡自己的刀枪,脱自己身上的棉甲。

    ...........

    这两天忙着到幼儿园参加家长会,还要忙过年的年货,蒸包子、灌香肠、炸肉圆,买肉和鱼腌之类,所以更新量有点少,希望大家不要太介意,毕竟快过年了,身为父亲,身为丈夫,骨头总要操办起来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