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历史军事 > 汉儿不为奴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出征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出征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巫神纪永夜君王大主宰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次日寅时刚过,除了赵四海那队兵,其余各队兵都由队正领着出了城,除了队正和伍长外,士兵们并不知道他们要去哪。

    周士相是希望太平营的每个士兵都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干什么,可现实却不容许他这么做,因为他们本质上还不是兵。一旦告诉这些新兵他们是要去和德庆的清军打仗,恐怕士气会在瞬间降至冰点,到了地头跑掉的怕能有一半,毕竟对清军的恐惧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消解的,想要消除士兵对敌人的恐惧,只有让士兵变得比对方更可怕,除此,别无他法。

    所以为了预防士兵因为恐惧而大量逃亡,周士相只有瞒着他们,在他的计划中,这些新兵也不是取得战斗胜利的关键,带上他们的目的除了虚张声势外就是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场斗的场面,至于能有多少人活下来,就要看计划是否成功了。

    战争就会死人,世上没有不死人的战争,前世就是一名士兵的周士相不会有妇人之仁,经历父母妻儿惨死的他,已经无法再保持前世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残忍才是这个时代军人应该有的本色,也是可以成功的本钱。

    满州人为何能够入主中原夺取汉人的江山?因为他们比汉人残忍,残忍得近乎禽.兽般存在!

    周士相当然不是想将自己变成禽.兽,他只要能让敌人感受到恐惧就可。

    ........

    如同周士相事前所担心的那样,队伍出城没多久,闻讯赶来的后营老弱妇孺就挤满了城门洞子,有的直接爬上城墙,望着远去的亲人背影满是忧虑之色,有年轻的妇人更是担心得哭出了声。而队伍中的新兵在出城以后也变得惊慌起来,若不是耳畔不断传来长官的喝骂和随时落下来的鞭子,他们恐怕没有一个肯继续前进的。

    东城老弱妇孺的哭泣很快惊动了那些没有参加太平营的罗定居民,他们纷纷从家中跑过来看热闹,有的在猜测明军出城的目的,有的则是幸灾乐祸的对着后营的老弱妇孺指指点点,大概以为太平营也是带着她们家中的男人跑了。在幸灾乐祸的同时更是庆幸自己没有被太平营的小利所骗,不然拉夫子的命运就落在自个头上了。

    本来后营那些老弱妇孺只是担心自家的男人,虽然也哭泣,可没有乱,但听到那些没有参军居民的幸灾乐祸的话后,立时大乱起来,哭着喊着要找男人回来,场面几度失控。

    事先和周士相针对老弱妇孺反应做过预估的宋襄公在事件发生后做出了最快的反应,他一边以知州大人的名义安抚这些妇孺,一面命赵四海带兵将人赶回营去,同时又从牢中放出那些没有随军的俘虏,对他们交待一番便让他们拿着棍棒、刀枪满大街的恐吓居民,更不时在那几家大户门口叫嚷几嗓子,如此一来,局面才算是被控制。

    面对那些明军放出来“凶人”手中的刀枪,城中居民都是寒噤,乖乖的躲回家中栓好门,唯恐大火之夜抢劫杀人的混乱局面再演。后营的老弱妇孺也意识到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因为知州大人还在城中,也有一队青壮没有出城,看来宋大人说得没错,自家的男人是随军队去高州运粮,而不是被当夫子给拉跑了。

    宋襄公为了彻底安定后营人心,更是一整天呆在后营,不时叫来营中老者与他对上一手棋,或是饮上几壶茶。外有刀枪,内有怀柔,双管齐心,城中局面遂又安静下来。

    明面上城中是平静下来,可私底下的暗流却是涌动,宋襄公手中可用的人力太少,加上知州衙门调配的小吏差役都是原先的人,而这些人恰恰也是心怀鬼胎的那类人,所以无法依靠他们监控城中每一个角落,导致几家大户还是私下通了风,陆长远更是偷偷派人叫了几个衙门小吏到他家密谈,所谈何事,却是不为外人知了。

    “大人,你这象是不能走日的?”

    “噢,噢,错了,错了,呵呵。”

    心不在焉的宋襄公在众人面前强作笑容,心却是忐忑得很:却不知此战能否打赢?

    .............

    邵九公如愿以偿被周士相授予前营先锋官之职,领着四十多个后背伤势不重的江西兵充为全营头阵。

    这些江西兵背上都刻了字,和宋襄公一样也知道回不了头,若是不能打败清军,他们的命运比明军更加不如,因此倒也卖力。只是让他们疑惑的是,怎么太平营就这么点人,前前后后加一块也不过三百来人,还尽是从罗定新征的青壮,这么点人手真能和张麻子的绿营兵交手?

    邵九公也隐隐感到不对,奈何骑虎难下,这会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为了让手下这帮兵安心,他又将当年对张大德使过的计策说了起来,眉飞色舞的连说带划,这才让士兵们安下心来,一个个都道若是那张麻子真是个蠢猪,那这仗就好打了,到时大伙杀猪吃肉!

    走在全营前头的宋二牛是全营长得最人高马大的,他家六口人全投了太平营,这会扛着一面宋襄公连夜让人赶制的绣有“太平营”三字的大旗,走得虎虎生风,一脸自豪。

    各队配备的兵器基本都是从江西清军缴获,刀枪剑矛、钩刀、盾牌什么都有。全营上下,包括胡老大和周士相都没有盔甲,棉甲也不多,只有六件,还是从孔国良亲兵身上扒下的,胡老大和周士相一人穿了一件,其余四件给了葛五、葛六、彭大柱和秃子。

    缴获的七匹驽马给了邵九公,好方便他们诱敌,周士相自己那匹蒙古大青马原是要给胡老大骑的,胡老大却怎么也不肯要,说是君子不夺人所好。无奈,周士相只能牵着,毕竟胡老大这个主将都没马,他这前营统制又如何好意思骑马。

    罗定离德庆有一百多里路,前营的行军速度一日只能走上四十里不到,因此直到第三天才到达距离德庆七里地的西河渡口。沿途打了清军的一处兵驿,抓了里面的七个绿营兵和二十多名夫子,统统绑了跟在后面。

    新兵们虽然不知道长官带着自己做什么,但方向还是能识别出来,加上又打了清军的兵驿,渐渐也知道他们是要干什么了。这时周士相也不瞒他们,告诉他们即将和德庆的绿营打仗,这仗若是打输了,不但他们的性命不在,他们留在罗定的妻儿老小也统统没命。

    在新兵们惊慌的同时,胡老大让葛五和葛六押着那七个绿营俘虏跪到渡口上,然后当着新兵们的面统统砍了头。

    “谁要是敢跑,这就是下场!”

    葛五凶神恶煞的将一颗斩下的首级扔到了士兵面前,一众新兵顿时失声叫喊起来。

    邵九公认为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他一拍胯下那驽马的屁股,领着手下冲到新兵们面前,恶狠狠道:“德庆绿营没什么可怕的,他们的守备当年就是我手下败将,如今我都反正归明了,你们怕个球!”

    “我们邵大人就是那张麻子的克星,弟兄们别怕,等砍了张麻子脑袋,大人请咱们喝酒吃肉!”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一众无奈当了明军的江西兵哪里能让这些罗定新兵胆怯,一个个在那大声呼喝为新兵们鼓气打劲。

    在这番又是威吓又是利诱下,新兵们胆气这才大了起来,看着地上那几具清军的尸体,再望望那些前几天还是清军的江西兵,想想罗定的亲人,想跑的心思便淡了下来,个别胆大的甚至开始拔刀出来擦拭。

    胡老大下令全营过河,和周士相爬上渡口北面一处高坡上四下看去,最终选定就以这西河渡口为伏击之地。

    伏击之地确定下来,下面就是选定各队伏击位置,这西河倒也不宽,河两岸都是丘陵,植被比较茂盛,因此藏人的地方很多,关键是邵九公能不能把张大德引过来,又引过来多少人。

    人多了肯定不行,最好的情况就是张大德只带着为数不多的亲兵撵过来,只要能干掉张大德和他的亲兵,剩下的绿营兵就不足为虑了。

    胡老大还是有些不放心邵九公和他手下的江西兵,和周士相说他带一队兵和他们一块去,周士相却劝胡老大留在这里指挥全局,他带人和邵九公他们一起去诱敌。

    胡老大哪里肯让周士相去冒险,周士相却执意要去,说自己有大青马,就是事情有变,仗着这大青马他也能安全脱身,反而此地离不开胡全这个主将,有他在,新兵们就能安心不少,不然,一见主将不在,这些新兵说不得就会自溃。

    胡老大说不过周士相,便再三叮嘱周士相要小心,千嘱咐万嘱咐的目送他和邵九公带人往德庆城出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