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历史军事 > 汉儿不为奴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晦气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晦气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永夜君王大主宰巫神纪神话版三国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妈拉个巴子,耿继茂欺人太甚!”

    罗定城,原明朝罗定知州衙门内,绿营千总孔国良看完大哥孔国治从广州送来的信后,立时怒气中烧,当场就气得把手中的茶碗砸得粉碎,凳子也被踢翻几只。

    坐在对面的把总邵九公吓得赶紧上前劝道:“千总息怒,千总息怒!”

    “息怒?老子这气能息得了吗!”

    邵九公不劝还好,一劝孔国良更是火大,张嘴就骂了起来:“狗日的,凭什么他耿继茂的兵在广州城吃香喝辣,老子就要在这鬼地方啃白菜!当日破了潮州,他耿继茂伙同满州人不让咱们进城,弟兄们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在城内大抢特抢,临了就扔了几千两银子给我们江西兵,还没回广州又把我们支到这鬼地方来,这他娘的欺人也没这么个欺法的!”

    “这事是靖南王做得不对,不过千总大人也别气着了,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人家是藩王呢。”

    邵九公心下也觉得窝囊,可奈不住耿继茂是朝廷封的靖南王,胳膊扭不过大腿,他们就是再有一万个怨言,难不成还能和朝廷封的藩王打官司吗?这气啊,只能往肚子咽,没处撒去!

    “耿继茂那小子不是他爹死得早能当上王爷?要不是我兄弟二人,他能打下潮州?过河拆桥也没这么个拆法!打潮州你没见他那样,跟在哈哈木将军后面跟条狗似的,哪里有个王爷的样子,要不是我们江西兵拼死冲在前头,就他手下那两三千兵马,连给郝尚久塞牙缝都不够!”

    想到潮州之战耿继茂仗着有哈哈木撑腰,将江西兵和广东兵当炮灰使,破城之后又领着自己手下的藩兵和哈哈木的满州兵把个潮州城直接给屠了,活活的杀了十万多潮州百姓,孔国良就恨得牙痒痒。不过恨得不是耿继茂和哈哈木屠城,而是恨自己没份参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耿、哈二人将郝尚久多年积攒的财富连同潮州百姓的财产用几百辆大车运回广州。别人吃肉,他连根骨头也啃不上,能不恨吗!

    潮州之战邵九公也郁闷,可不敢跟孔国良一样也骂起藩王来,只能话锋一转,问道:“总兵大人怎么说?”

    “别提我大哥,每回去信总叫我忍,忍,忍,忍,这他娘的忍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孔国良随手将信拍在桌上,腮巴子气得鼓鼓。

    “总兵大人也是替千总和弟兄们着想,咱们江西兵是客兵,真要得罪了靖南王,弟兄们可就得喝西北风了。”邵九公脑袋不糊涂,不用猜也知道孔国治为何劝兄弟忍下这口气,还不是没有办法嘛,真要有办法,能忍?

    孔国良却不岔道:“活人还能叫尿给憋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照我说,大哥领着我们直接回江西得了,在这广东平白受气算个什么事。立了功也是他满州人和两个王爷的,咱们江西兵在他们眼里算个屁,死光了都不会心疼一下!”

    我的个爷!

    孔国良这话差点没让邵九公吓哆嗦,心道你孔家兄弟真要没有朝廷调令就带兵回江西,那可就成反贼了,只怕没出广东就叫平南、靖南二藩的兵给灭了,完了还得满门抄斩。你孔家满门抄斩不要紧,可别害我们这帮手下啊。

    好在孔国良也就是句气话,他兄弟二人去年带了三千兵往赴广东,潮州一战折损大半,眼下除了广州孔国治手下两百人外,就他这四百多号人了,这么点兵马你就是受天大的委屈也要忍着,谁让你没实力呢。真要是三千人马毫发无损,耿继茂能这么随便打发他们三瓜两枣就把人支到罗定来?

    孔国良在那又骂了耿继茂几句,便闷着头不吱声了。

    邵九公斟酌道:“要不再往上递封请调公文?”

    闻言,孔国良没好气的道:“还递个屁,耿继茂真要同意给咱们调防,我大哥就不会连他王府都进不去了!”说完,随脚将面前的凳子踢到一边,拿起桌上的马鞭说道,“走,跟我出去走走,呆在这破衙门都他娘的憋出病来了。”

    “哎,好!”

    邵九公赶紧抢在前头出了屋,吩咐人去给孔国良备马。

    .........

    邵九公陪着孔国良出了衙门后却不知道到哪去,眼前所见除了破败的街道就没什么景物,那街上的行人更是少得可怜,看到衙门里出来一帮清军,摆摊的百姓早就吓得收摊跑了,哪个敢留在那。破败不堪的房屋、冷冷清清的街道处处透着死气,让人愈发生闷。

    明清双方在广东打了七八年仗,无一府县不受兵灾,省城广州更是叫清军给屠了,潮州城被屠的十万百姓和省城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要知道清军进入广州城之后是见人就杀,不论是老人还是婴儿亦或妇女,均被清军屠杀一净,生生的杀了七十多万广州百姓,使得偌大的广州城为之一空,其惨烈不比扬州十日来得低。

    省城尚且如此,其余地方自然可想而知,相较而言罗定还是好的了,至少清军并没有大规模屠城,使得罗定城成了罗定州唯一一座还有人居住的城池,这大概和清军需要奴役百姓有关,不然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又从何驱使民夫。

    孔国良其实也没什么目的,只是憋在知州衙门里太闷,心头又堵着气,便想出来走走,至于去哪根本无所谓。就这么在城中走了一圈来到了东门后,孔国良立马在那看了一会,除了两个道士和几个进城卖柴的乡民外再也没什么人出入,顿时就觉得没什么意思,暗骂这罗定真是鸟不拉屎,穷得要命,连商人们都不肯来,害得他一点油水也捞不着。

    看到千总大人过来,守门的清兵忙过来行礼,孔国良不耐烦的一挥手,示意他们忙自己的事,对远处那些看到他出现而躲避的百姓也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去抽他们几鞭子。

    百无聊赖,孔国良决定回去,朝邵九公喊了声后,便掉转马头想要回去,马身子刚刚转过来,却看到又有个光头的和尚穿着件破僧衣从城门走了进来。

    “呸,刚过去两道士,又来了个秃驴,真他娘的晦气,老子得回去找那小娘子好生去去晦气。”

    想到林家孝敬的那个女儿,孔国良顿时起了兴致,欲火中烧,勒马便向前冲去,惊得远处的行人纷纷尖叫闪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