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历史军事 > 汉儿不为奴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洗城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洗城

推荐阅读: 青玄道主最强狂兵仙界独尊英雄联盟之传奇强者我真是大明星全职法师寒门崛起位面祭坛旧书大亨全民幻想时代

    周士相这话一说,屋内一下没了声音,二三十条汉子不约而同的看着他,脸上满是惊讶。胡老大、赵四海他们也都听得愣了,宋襄公更是一脸古怪的望着周士相。

    “此话当真?”

    程邦俊则是大喜过望,激动不已,恨不得当场就把周士相这话坐实,免得胡全等人反悔。至于周士相和这帮土匪什么关系,他不管!说话是否管用,他也不管!他要的只是这帮土匪肯去打罗定城,其它的他什么也不管,也不在乎!

    朝廷为何要收编这些土匪,为的不就是这些土匪能够给在后方给清军制造麻烦,使得清军无法集中力量攻打广东明军嘛,所以封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些土匪肯替朝廷卖命,唯有如此,他程邦俊此行大樵山才算圆满。

    至于只有几十号人的胡全是否能打下罗定城,就根本不是程邦俊关心的事了,有广东那帮督抚大学士在,上报朝廷的战报自然不用他一个小小员外郎操心。他心里清楚得很,哪怕这些土匪全死光,罗定城的清军一根毛发没掉也不打紧,在总督衙门那帮师爷的笔下,重要得是如何突出督抚重臣一心收复失地,积极联络义师义勇、居中筹划,誓与清军血战到底的忠勇形象。战果嘛,根本无所谓,因为不论战果如何,广东官员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们只要向朝廷,向皇帝证明他们并非在广东面对清军的进攻一筹莫展,而是积极应对、日夜殚精竭力图谋收复失地便足够了。

    ........

    “绝无虚言!”

    周士相并不理会胡老大发急的眼神,大声的肯定下来。他这一肯定,胡老大顿时急眼了,张嘴便要阻止,可没等他叫出声来,宋襄公却扯了他一把,这到嘴的话无奈只能咽了下去。其他想要开口阻止的汉子见了这情形,也只能把一肚子骂娘的话咽回了肚中。

    “何日出兵?”程邦俊趁热打铁要把这事彻底做实。

    周士相思虑片刻,道:“七日之后!”

    “好,好,好!”

    程邦俊一连三个“好”字,看周士相是越看越欢喜,感慨万分的同时对这手刃由云龙替父母妻儿报仇的新会秀才是刮目相看。

    “胡将军,既然贵部有如此决心,那本官在此就祝将军马到功成!待将军拿下罗定之日,本官亲自为将军披袍戴冠,并替将军向朝廷请功!”

    事情已定了下来,程邦俊一心想着抓紧时间再游说下一处,争取月底前回去能多成功几家,因此便不愿多留,朝还在发愣的胡老大拱了拱手便抬脚离开。

    “程...”

    胡老大喉咙发干,眼睁睁的看着程邦俊一行离开,再看周士相,已然是埋怨不已,有心要说什么,可却不知说什么好。

    屋内的其他汉子对周士相可没胡老大那么客气了,程邦俊刚走,他们就炸了窝。

    “姓周的,你说,三天后咱们拿什么去打罗定城,又怎么打!”

    “我家大哥都没发话,你一外人,凭什么替我们做主?”

    “姓周的,弟兄们敬你是杀鞑子的好汉,不与你一般计较,不过这罗定城咱们是不打的,你要识相就赶紧走,免得弟兄们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先前说得明明白白,光拿东西不干事,这他娘的屁大会功夫,你就让我们去送死,你安的什么心思!”

    “读书人就是鬼得很,姓周的是存心让我们送死呢!”

    “.......”

    听着这些汉子的吵骂声,周士相也不辩解,只在那一动不动的听着。

    “秀才,你怎的就答应要打罗定城了?这事真不是咱们能干的,你...唉!...”赵四海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周士相就这么替他们决定了,惊愕之余只能长叹一声。

    “周兄弟,我知道你全家都叫鞑子杀了,你报仇心切,可你也不能拿咱们弟兄性命不当回事吧?”彭大柱是敬佩周士相,也敬重读书人,可事关自家性命,忍不住也抱怨起来。

    葛五、葛六原也想发几句牢骚,可见大伙说得难听,兄弟二人便没有再跟着说什么。

    “都别吵了!”

    正吵得不可开交时,宋襄公不耐烦的挥了挥袖子,示意众人都闭嘴。他在众土匪心目中的地位很高,见状,汉子们便都闭上了嘴巴。

    等静下来后,宋襄公才道:“大家也别发火,许周兄弟是诓那姓程的呢。”

    闻言,彭大柱恍然大悟,一拍脑袋叫道:“对,周兄弟是哄那姓程的玩呢。”

    不想周士相却摇头道:“宋先生,彭兄弟,我并非诓那姓程的,而是真心想劝胡大哥和诸位兄弟去打罗定城。”

    闻言,彭大柱失声道:“周兄弟,你真是想叫咱们送死?!”

    人群中一个秃顶的汉子直愣愣的望着周士相:“疯了,疯了,这秀才肯定是疯了!”

    “什么疯不疯的,我看你才疯呢!”

    宋襄公没好气的白了那秃顶汉子一眼,尔后视线重新落在周士相的脸上,很是疑惑道:“周兄弟不是要往广西投军吗,为何却要劝我们去打罗定城?难道你改了主意不去广西了?”

    听了这话,胡老大也道:“我也是糊涂了,周兄弟为何非要我们去打罗定城?我昨晚还和宋先生说,今日派人带你去广西投军,本想与你说,可却被那姓程的给耽搁了...若是周兄弟不改主意,我这就让人带你出山,一路护送你去广西,至于罗定城的事,就当是哄那姓程的,如何?”

    周士相却不改主意,他感激的对胡老大微一点头,说道:“多谢胡大哥好意了,不过广西离得太远,我对李定国的军队又并不熟悉,所以考虑再三,既然能在这山上碰上胡大哥,就说明我和胡大哥有缘,与其跋山涉水去广西投军,不如索性也跟着胡大哥干吧。”

    “你要跟我干?”

    周士相的话让胡老大本已缩下去的两眼珠再次暴睁,难以置信道:“周兄弟,你要跟我干?你可是读书人,我老胡却是个土匪,这世上没有读书人跟土匪搭伙的道理。”说这话的时候却是忘了边上的宋襄公也是读书人,还是做过知县的读书人。

    “谁个天生就是土匪?又是谁说读书人不能和土匪搭伙的?远得不说,宋先生不也是和大伙合在一块吗?”

    “宋先生和你情况不同,情况不同...”

    胡老大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脸上很是讪讪。不过宋襄公却是一脸坦然,丝毫没有介意的样子。

    “胡大哥的事,宋先生都和我说了,在我眼里,胡大哥就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诸位兄弟也都是响当当的好汉。我虽比大伙多读了几天书,可这人命如草芥的乱世之中,书读得再多又能如何?书读得多就能保护父母妻儿不被人杀死吗!”

    说到这里,周士相痛苦的闭上眼睛,片刻,再次睁开的眼睛之中满是仇恨,他沉声对众人道:“这世上,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我心中现在只想着报仇!...胡大哥、宋先生,各位兄弟,我周士相并非是为了一己私仇而置大家性命不顾,罗定城的清军也是人,并不比我们多双手多条腿,我们何必怕他们!”

    胡老大接过话道:“不是怕不怕的事,而是咱们实力太弱,这仗,没法打啊。”

    “是啊,弟兄们以前不是没有和鞑子干过,可鞑子确是比咱们厉害,咱们又只这点人,真要去打罗定城,恐怕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若是好打,我们早就去打了,又何必躲在这山里呢。”

    “也亏得咱们人少,真要有个几百上千号人,罗定城的鞑子早就过来打咱们了,哪里还容得咱们在这快活?”

    “这仗,打不得,也没法打!”

    见众人都对打罗定没有信心,周士相不由道:“我们人少是不假,可正因为罗定的清军不把咱们当回事,想不到我们会有胆去打它,所以我们才会有赢的机会。以有备对无备,只要咱们大伙齐心,我认为拿下罗定城的机会很大,至少有一半的机会!”

    “再说,这世上就没有没法打的仗,人多也不一定会赢,自古以来以少胜多的战事还少了吗!大伙既然落草为寇当了土匪,这脑袋便是系在腰袋上了,说不得哪天就要人头落地。既然如此,大伙何不干票大的,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便是成不了大事,能抢到罗定城的钱粮总是好的,那可比大伙打家劫舍来得多。”

    “咱们也并非是强攻力取,老虎再凶它也有打盹的时候,咱们瞅着空子偷袭它一把,难道就不行?!”

    “胡大哥,我话说到这儿了,是继续在这山里当个土匪头子,带着弟兄们小打小闹祸害百姓,还是借着这次机会带领弟兄们到罗定拼一把,你好好想想吧!”

    胡老大已然听得呆了,怔在那里没有反应。

    宋襄公的脸上却有异样的光彩,嘴里不住念叨什么,边上人若是凑过去听,却是那句“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众汉子们谁也没有说话,一时还没消化周士相的话,都在那呆呆的看着他。许久,满脸横肉的葛五突然大声骂了句:“干他娘,秀才都要干票大的,老子当了一辈子土匪,难道还不如个秀才了!弟兄们,干他票大的,洗了罗定城!”

    ........

    合同因快递节假日延迟而无法送达起点,故而影响更新量,见谅,新书的字数和成绩、推荐都是挂钩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