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历史军事 > 汉儿不为奴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朝廷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朝廷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雪鹰领主位面祭坛神级英雄飞天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巫神纪

    出现在屋中的周士相一身秀才装扮,让那年轻的南明官员愣了下,待看到这秀才的脑袋竟然是剔过发的,顿时就露出鄙夷之色,原本的期望再也不见,转而对胡全冷声说道:“本官来时,张巡抚曾与我言,胡全虽在大樵山落草为寇,可良知未泯,这心中仍是向着大明的,故我此番前来只要晓以大义,你便会欣然受命,从此为我大明天子的忠臣义士。不过现在看来,张巡抚所言有误,你胡某人心可没向着大明,本官这大樵山也是白来一趟啊。”

    听了这话中有话的话,胡老大眉头一皱,不明其所指为何,困惑道:“程大人何出此言?”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被唤作程大人的年轻南明官员拿手一指周士相,尔后对胡全怒哼一声,道:“你已然与鞑子搭上了线,如何还会做大明朝廷的忠臣义士!”说完,不待胡全有所反应,拂袖便起,那四名护卫明军见状,也赶紧迈步跟上。

    与鞑子搭上了线?这是如何说的!

    胡老大懵在那里,说他是土匪,杀人越祸,残害百姓都可以,可说他跟鞑子勾结却是万万不能的,眼看这程大人就要走,情急之下竟是上前挡在了他面前。

    程大人看到胡全要拦自己,不由气急败坏,颤声道:“怎么?你这便要拿我的人头去向鞑子邀功吗!”

    “保护大人!”

    那四名明军见势不妙,慌忙拔刀出来,他们一拔刀,胡老大手下这帮汉子也动了起来,纷纷抄起家伙。一时间,屋中剑拔弩张,气氛极其紧张。那四个明军护卫更是紧张得手心都渗了汗,这要真动起手来,他们可便立时便叫这帮土匪乱刀剁了。

    程大人虽也有几分胆识,可这会被这么多刀指着,小腿肚子也不由微微哆嗦,心中发苦:早知这胡全和鞑子勾结上了,何苦跑来送死!那张孝起当真是害死我也!

    “干什么?都把刀放下!”

    胡老大见这误会越闹越大,程大人的脸色更是吓得苍白,赶紧喝止住一帮手下不要乱来,他虽然已经不是明军而是做了土匪,可对南明始终还是亲近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绝了明军这条路,更不想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作汉奸。

    待一众手下都静下来后,胡老大方抱拳对姓程的官员道:“大人误会了,这位周兄弟并非鞑子的人,而是手刃由云龙那贼子的义士,鞑子眼下正到处通缉于他,大人若是不信,派人出去打探便知!”

    “杀了由云龙的义士?”程大人闻言,不禁诧异的再次看向周士相,道:“你就是新会秀才周士相?”

    周士相知道这年轻官员误会了自己,双方若因此真动起手来,他掺在中间不好办,毕竟他是准备往广西投奔李定国的,而李定国是南明朝廷的守护者,将来若是叫李定国知道因为他而死了个南明官员,这话便不好说。当下赶紧点头道:“在下正是周士相。”

    “原来是你。”

    程大人想是早就知道周士相大名,眉头顿时舒缓下来,心中戒备也随之而去,示意护卫将刀放下后,再次打量了周士相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道:“既是杀了由云龙的义士,自然不是鞑子的人,本官确是误会了。”说完,便不再理会周士相,而是对胡全道:“是否接受朝廷的任命,你心中可拿定主意了?”

    “这...”

    胡老大有些迟疑,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程大人见状,便从怀中取出一张盖有印章的空白文书拿在手中,又命身后护卫取出一枚大印来,对胡全道:“印章、告身本官皆已带来,只要你答应下来,立时便是我大明朝罗定州参将!”

    罗定州参将!

    望着那张告身和那枚大印,胡老大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从土匪摇身一变成为参将,这诱.惑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抗拒的,不过想到受了这任命后的麻烦事,他这决心便难下得很。毕竟,就他手下这几十人实在是没法去打罗定州,真要去了,恐怕参将没做成,这命却先丢了。

    见胡全见了告身和参将大印还在犹豫,程大人脸色立时变了,不满道:“罗定参将可是正三品的武官大员,天子那里也是知道名字的,你胡全若是不当,其他抢着要当的人可是多得很。”说完,又劝道:“本官也知道你的为难之处,可眼下朝廷危难,天下仁人志士都在为大明中兴奔走,所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你等虽是江湖草莽之辈,但只要心有大明,朝廷便断亏待不了你们,待他日北伐成功,封妻荫子岂不美哉?”

    这话还没说完,那边彭大柱就跳了出来,骂道:“朝廷?什么狗屁朝廷!鞑子打来时,朝廷在哪?俺们兄弟和鞑子拼命时,那永历天子又在何处!妈拉个巴子,一张破纸、一枚破印便要我等兄弟去卖命,你们朝廷这买卖还真是划算!”

    他这一嚷嚷,立时便有人跟着叫起来:“甭拿这狗屁参将糊弄咱们,你们若是真有心,便拨给咱钱粮,弟兄们看在真金白银的份上,说不定还能豁出去为你们打一打罗定城!可要是空口白话就要咱们卖命,没门!”

    “罗定州在清军手中,你们却封咱们大哥当罗定参将,嘿嘿,这倒是明朝的官,还是清朝的官?”

    “大哥别信这鸟官的鬼话,去年你领着弟兄们跟那姓张的巡抚去打新会城,结果怎样?死了那么多弟兄,那姓张的给咱一句好,一两银子了吗!”

    “........”

    听到这番叫嚷,程大人当真是气得不行,破口大骂:“你们这帮目无朝廷,无君无父,无耻无廉的土匪,当真是混帐透顶,混帐透顶!...”

    “姓程的,你别忘了,我们这可是土匪窝,这世上当土匪的能不混帐吗!”

    “若嫌咱们无耻,你大老远的从高州跑来做什么?怎么着,大明朝廷的官员跟土匪打起交道,还封土匪头做大官,这到底谁无耻,谁混帐?”

    “哈哈...”

    人群发出一阵哄笑声,汉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谩骂着,乱哄哄的实在不成体统。

    胡老大在那也是默不作声,显是心中已经考量好,打定主意不受这委任了,由这帮弟兄去和姓程的闹去,若是姓程的就此离去,自是再好不过。

    这边周士相听得却是一头雾水,他半是明白半是不明白,明白得是这姓程的南明官员是来给胡老大封官的,为的是让胡老大替南明卖命,而胡老大这头显然是不想白白替朱家天子卖命。

    不明白得是,胡老大手下就这么几十号人,那南明朝廷怎么就能看得上,还一封就是正三品的参将,莫非这南明的武官已经贱得跟狗一样了吗?再说,南明不是有原大西军改编的正规军吗,战斗力比之清军似乎也不差,何必要招揽些土匪,又能指望这些土匪做什么?

    这南明的官员脑子都坏掉了?

    周士相莫名奇妙,瞅见宋襄公站在人群后面好像看戏般神情,心中一动,趁乱就挤了过去,轻扯对方,低声问道:“宋先生,这来得什么人?”

    宋襄公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你别看这小子年轻,官却不小,他叫程邦俊,是永历朝廷的兵部职方司员外郎。”

    兵部职方司员外郎?

    周士相一时没明白这官到底是干什么的,又有多大,但想既是兵部的,那肯定和军队有关,再把今天这事结合起来,琢磨这人大概就是永历朝廷派出来专门收编各类杂牌军和土匪的。

    “什么都不给,就想要咱们去卖命,这永历朝廷也真是太不像话。去年咱们就吃了张孝起的亏,今年情形还不如去年,这回无论如何是不能上他们的当了。他们啊,这是自个没兵,又想哄那永历天子玩,便拿咱们当傻子使呢。”

    宋襄公说这话的时候可是明显不屑永历朝廷的,看他那幅表情,似是早就看透永历朝那些官员打得什么算盘,无非就是漫天撒网,能网住就是大功,网不住死得也是那些土匪杂牌,反正死得不是自己,所费不过些虚名,何乐而不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