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武侠仙侠 > 龙符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遭遇突袭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遭遇突袭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人道至尊神级英雄位面祭坛武侠世界大穿越大主宰

    </script>

    </div>

    火鲨大舰动力很奇特,乃是巨大机械,却不用蒸汽来推动,而是有铭刻阵法的符文,加上某种宝石,所以航行之间,没有巨大声响,真如鲨鱼轻盈凶狠,哪怕是逆风都快如奔马。

    这江面极其宽阔,现在天气寒冷,也极少有船往来,行驶如此之快也不怕撞到别的船只。

    火鲨大舰逐渐离开京城,开始是一马平川,四周望去,运河边都是密密麻麻的城镇,但行驶了数百里之后,人烟就渐渐荒芜起来,平原也变成丘陵,千里之后,运河两边都是高山,江面也狭窄了一些,水流明显很急,怒吼咆哮,火鲨大舰居然都有些颠簸。

    在那高山之中,还时不时传来猿猴啼叫之声,夜幕之下,就显得有些凄凉恐怖。

    “郡主,现在已到戊时,船已到石州,我们是找个地方靠岸歇息下,还是继续前进?如若继续前进,黑灯瞎火,恐有危险。”有人又来禀报,此人身躯笔直,如标枪挺立,刺破苍穹,武道气势锐利。

    “什么戊时,是二十点。”楼拜月掏出怀表来看了看:“皇上新颁布的时令,你们要好好学习。等回去之后,我赏你一块怀表。不用靠岸,继续前进,开启月石射灯,连夜赶路。”

    “谢郡主。”那人连忙跪下:“枪奴遵命。还有,古十九殿下离开房间,到甲板上透气去了。”

    “下去吧。”楼拜月披上衣服,也走到大舰顶上的甲板。

    甲板很是宽阔,容纳数百人都不拥挤,全部钢铁锻造,四面也都是粗大铁栏杆防止颠簸之时人掉下去。

    只是寒风凛冽,站在甲板上会吹得让人踹不过气来,如果普通人,甚至有可能被吹飞。

    古尘沙却纹丝不动,大风把他衣服吹得猎猎作响,看着远处如墨的山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传闻当年这石州是延绵群山,足足几千里,猿猴难渡,根本无这条运河。而父皇登基之后,千里群山突然被劈开,就形成了这条运河,随后逐渐扩宽,已然成为重要水道。这简直就是神迹,我想象不出来,需要多大的神通。我现在的力量,最多就是移动万斤巨石。一万个我,花费上百年,都不可能在群山中开辟出这样巨大的运河。”古尘沙看着四周刀削斧凿的悬崖峭壁,还有深深激流,宽阔江面,很难想象这是十年前人力所为。

    他学习过地理,十多年前这里的地图是一座山连接一座山,无路无桥,更别说河流。

    从小到大他都未出过京,现在出来,沿途都给他很大震撼。

    “整个石州可谓是穷山恶水,历朝历代都是隐患,在群山之中,无数邪教,盗匪,江湖人物盘踞其中,大军根本无法围剿。只有天符此朝,皇上以无上之法,移山转岳,划陆成江,使得石州情况大为好转,在以前要前往边关,必须要绕过石州,这样大军要多走几千里,至于其他好处,就多不可数了。”楼拜月也上了甲板,天色渐渐黑暗下来,四周群山层层叠叠,如巨大魔神俯视江面,加上夜风凄厉寒冷,猿啼不绝,恐怖意境逼迫而来。

    古尘沙倒觉十分新鲜,比起京城景色别有风味,他观察山川地貌,似对武学又有更深领悟。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唰!

    说话之间,从船上激射出道精芒,扩散出去,把江面上照得雪白,再也不怕漆黑赶路撞上山崖什么的。

    这是月石射灯,也是天工院玩意儿。

    就在这时,突然两边群山夜鸟纷纷飞起,无数猿猴发出惊恐鸣叫,在山林中逃窜,仿佛有什么可怕事情发生。

    而在月石射灯照到的江面上,出现黑影在水中沉浮跳跃,快速朝着火鲨大舰接近。

    “敌袭!”船舱上高手也发现不妥,当!当!当!警钟长鸣,整个船上高手有条不紊开动起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楼拜月早就预料到,脸若寒霜。

    “这些是什么人?好大胆子,敢袭击钦差官船?”古尘沙目光锐利,看那江面上黑影,是身穿黑色鱼皮水靠的诡秘之士,刚刚冒头,又沉下水底,随后已到火鲨大舰船底。

    这江面激流澎湃,水底更有暗流漩涡,哪怕是鱼儿都会筋疲力尽,更别说是人。在这里落水,基本无法生还,而这些人居然能潜游之间如履平地,要么是天赋异禀,要么就是实力高强。或两者兼有之。

    嗖嗖嗖!

    这些人在水里靠近大船,居然壁虎似爬上船来,身手敏捷,气质冷酷可怕。

    火鲨大舰四周光滑溜溜,没有任何可攀爬物体,但那些人手掌配备吸盘,轻松就跃上来。

    “这些是蛮族,他们身穿是黑龙鱼皮,此皮坚韧可抵刀枪,在水中更有增速保暖防水之能。”楼拜月眼神轻蔑:“应该是冲我来的,那日在南山猎场,数十个蛮族献祭,勾动蛮族邪神之灵,变化为妖魔,却被我杀死,这在蛮族眼中,已经亵渎神灵。那邪神也察觉到,定然是在蛮族各个神庙中降下神谕,谁能杀死我献祭,谁就可得到邪神无上赏赐。加上我本身得到上古天子‘虚’的真谛,本身就是强大无比祭品。如果抓住我献祭,所获之丰,恐无法想象,你是不是后悔上了我的船?”

    “这些蛮族人形兽性,对付他们无法感化,只有以杀止杀。他们抓住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斩杀献祭,然后吃肉,我也正想锻炼武艺,增强施展经验,有蛮族来袭更好。”古尘沙说话间,就见几个黑影跃上甲板,做猛兽俯冲。

    嗤嗤嗤.....

    细如蚊须的黑线闪烁就到眼前。

    “该死,破甲蚊须针!”楼拜月大袖挥舞,那些黑线全部卷入其中。但随后她袖子冒出黑烟,居然被毒性腐蚀。

    “破甲蚊须针!”古尘沙也机灵,全力闪避,那些蚊须针射到甲板上,钢铁都冒出来了刺鼻气味,更别说是血肉之躯。

    破甲蚊须针乃极其恶毒暗器,装在铁管机械中,喷射而出,转眼间可百步之内击中敌人,连铠甲都抵挡不住,上面有腐蚀性毒药,人稍微沾染上,就会化为脓血。当年江湖上最神秘大门派“巧手阁”禁忌之器。

    “巧手阁”被朝廷所灭,许多有价值工匠都被收服,纳入天宫院做研究,但还有些重要人物逃走。

    这些资料在皇室都有记载,甚至皇子们上课都要阅读。

    嗤嗤嗤嗤....爬上甲板的蛮族越来越多,每个蛮族高手手中都有破甲蚊须针,朝楼拜月古尘沙乱射,只要中上一枚,除非修炼到道境第三变,铜皮铁骨,不然必死无疑。

    “给我去死!”楼拜月速度激增,肉眼都无法捕捉到她移动,那破甲蚊须针根本射不中她。

    砰砰砰!

    她大袖又是一卷,三五个蛮族高手被击得五脏破碎,掉落下水去,转眼被激流冲走,葬身鱼腹。

    古尘沙也知道这才是真正实战,在南山狩猎虽和蛮族大将交手也惊险,却全程都有皇室高手陪护,如真遇到危险,高手不会眼睁睁看着皇子受伤和死亡。可现在就不同,如中蚊须针,就死无葬身之地。

    这种惊险刺激使得他浑身鲜血都沸腾起来。

    巨灵神功,搬山,翻江,倒海。

    三式不假思索就打出,在甲板山狂风呼啸,气流成了漩涡,让人立身不稳,他靠近蛮族高手,长臂探出,抓到对方面孔,五指用劲,向内勾挖。

    砰!

    那个蛮族高手脑袋如烂西瓜被抓穿。

    古尘沙突然想着:“蛮族凶残,乃最恶之辈,人面兽性,古天子的功绩也是杀蛮以祭天,我现在能不能试试献祭?”

    当下,他心念一动,沟通了脑海深处那祭天符诏所化的祭天之台。

    顿时,在他爪下,似乎有团蛮族鲜血和灵魂组成的球体被吸入祭天之台那个青光空间内。

    而那蛮族高手轰然倒塌,似被抽走所有生命精华,成为朽木。

    古尘沙为怕楼拜月事后起疑心,脚猛踢,就把这高手踢下江去。

    “想不到,祭天符诏变化为空间祭坛之后,还有这种能力。我明白了,祭天符诏是古往今来最强法宝,怎么可能只有献祭之能?我拿到之后,之所以没能开发出其中能力,是没能有天子之气。只有天子,以天子之气滋润此符,才可使此符逐渐显现出玄妙。”古尘沙福至心灵,已然明白。

    祭天符诏需要的就是天子之气。

    天子之气,就是让众生对你俯首称臣,听你命令的玄奥之力。此力,就是规则。

    想想,哪怕是病床上手无缚鸡之力的皇帝,奄奄一息,他一言令下,就可让天下流血漂橹,诛人九族,赐人富贵也就是一念之间,凭的是什么?就是权威和规矩礼法,而权威规矩礼法孕育到极点,就冥冥之中,诞生出天子之气。

    “我拿圣旨来祭祀,始终是杯水车薪,无法开启祭天符诏真正力量,只有成为皇帝,号令天下,集众生之力,天子之气就会源源不绝。难道....我要夺取皇位?”古尘沙冒出这个念头,让自己都吓了一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