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玄幻奇幻 > 巫师之旅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乐池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乐池

推荐阅读: 青玄道主最强狂兵仙界独尊英雄联盟之传奇强者我真是大明星全职法师寒门崛起位面祭坛旧书大亨全民幻想时代

    一身宽大的灰色袍子,头上戴着印满紫黑螺旋纹路的苍白面具,一头金灿灿卷发散落,隐隐遮住右耳的永恒耳环,十天时间,格林进进出出于黑索塔三楼仿佛海绵一样吸收着炼金知识。

    因为大量魔石的而积累的知识和底蕴,格林此时愈发的神秘了,从面具的双眼下不时透露着智慧和思索的光芒,低调和高贵,甚至便是曾经熟悉格林的朋友,乍一看也绝对认不出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格林仿佛生活在一个独行者的孤独世界,忍受或者说享受着寂寞,为无尽的知识倾覆。

    十天后,格林记录了满满一本炼金术知识,在自己的小屋里利用基础材料不断做着一些炼金实验。

    一声叹息。

    “果然,炼金术绝非一朝一夕能够融汇感悟的学目,看来没有二十年的积累,便是最简单的魔导巫器也没法炼制。”格林有些疲倦的揉了揉额头,刚刚一次尝试制作最简单魔导巫器以绝对失败告终了,浪费了几十魔石的材料。

    不过,格林倒也没有灰心什么,炼金术这种学目虽然难以入行,但即使再没有这方面资质的巫师,只要大量的实验冶炼积累,也会达到一个不错高度的。

    半个月后,格林再次来带黑索塔三楼,这次却是进了一间药剂巫术的房间……

    就这样,格林在黑索塔三楼以巨量魔法石消耗为代价,获得了巫师单独教导的权利,甚至一些模棱两可的不解之处巫师都会凭借自己丰富积累告之。如此,格林的巫师知识开始以夸张的速度成长起来,而这个时期,同一届的巫师学徒们却还在不断为获得魔石学习新的巫术奋斗着,偶尔有小机遇会购买一件魔导巫器,只有那些自己专注的科目才舍得花费魔石去授课厅学习。

    时间流逝,渐渐地,距离试炼考试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时间了……

    最后的时间,因为新人中关于试炼考试的残酷越传越离奇,所有人甚至产生了一股生死考验的感觉,自然而然的,一种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开始在新人中弥漫。

    甚至零星一些没有学习够三个巫术的新人,在绝望中开始了最后享乐,真正的自暴自弃起来。

    血帆联盟聚合地。

    随着血帆联盟势力越来越大,甚至那些学校传承下来的巫师学徒组织也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个新兴组织起来,这番的大势推动下,血帆联盟在黑索塔巫师学院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立地盘。

    不同于那些老组织把试炼考试当做吸收新鲜血液的一个磨练筛选,血色联盟除了近三年零星收了几名上一届巫师学徒以外,其他大多数都要面对试炼考试。虽然说,因为曾经在海轮上的残酷挑选淘汰让剩下的人都有了不错的潜力,但正是因此,试炼考试才让经历过那些残酷的血帆联盟更加注重起来。

    只要能够成功让大多数联盟成员度过试炼,那么血帆联盟就算真正在黑索塔巫师学院立足了,成为学院巫师真正的学徒五大组织之一。

    而现在么,血帆联盟根本还不算组织,只算一个强大的团体集会而已,因为血帆联盟并没有自己的底蕴。

    在众多巫师学徒间流传着一个所谓的新一届“十大高手榜”,这个高手榜是根据出入荒院和偶尔在狰棘森林流出的战绩一些巫师学徒私下排名的。当然,这个高手榜上只记载了这一届新人中出类拔萃存在,往届那些巫师学徒高手并没有记录其中。

    血帆联盟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这十大高手榜中,足足有五人是血帆联盟此时的十三大长老,为了探寻其中的原因,甚至一些好事者私下里打听出血帆联盟曾经在海轮上的恐怖淘汰制度,这让知道的人对于被称为血腥磨盘的试炼更加惊惧了。

    试炼考试临近,血帆联盟高层安排了一场音乐舞会,为的是联盟内部的人增加友谊交际,以此为契机,希望众人在试炼中能够相互帮助。

    高雅而轻松的音乐弥漫着整个大厅,拉菲、阿米伊达、约克里斯、约克莉安娜、宾翰逊和一个陌生的女子坐在一起,看着乐池里一对对翩翩起舞的巫师学徒们。

    拉菲穿着一身银白色舞裙,高耸坚挺的胸前露出大片雪白,紧身的裙子突显出婀娜高挑的身姿和惊人的修长美腿,一对月牙耳环被此时棕黑色短发隐隐遮掩。拉菲慵懒的坐在长椅上,眼神里的高傲不加任何掩饰,一股女王风范不加遮掩的散发着。

    已经拒绝了十几名邀请跳舞的巫师学徒,这些被拉菲拒绝的人却只是礼仪性的笑了笑,没有敢多说什么。

    这三年来,因为拉菲的高傲和毒舌(直性子?驴脾气?任性?),已经惹到了不少人对她不爽,因此出入荒院几乎不下十次,到现在却依旧活得好好的,反倒是她的那些敌人,大多数再也没有出现了。因此这些傲人战绩,拉菲成了黑索塔这一届新人榜单的十大高手之一,暗地里也有了毒舌女王、毒舌美人的称呼。

    不过,血帆联盟里的十大天王,却根本从没有在乎过这个排榜。

    因为当他们看见这个所谓的十大高手榜里面竟然没有索朗姆、陨黎、比比利昂娜名字的时候,对于这个所谓的十大高手榜大都只是不屑一笑罢了。

    越是深入理解巫术知识,血帆联盟越是感到曾经那三人的深不可测,更不要说他们才刚刚一上岸,就有了二级巫师作为老师进行奢侈的培育,三年来再也没有见过。

    差距只会越来越大,甚至比当初更大。

    “也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过来……”低不可闻的,拉菲端着酒杯突然轻声说了句莫名的话,只能让身边的几人听见,却偏偏所有人都理解了她的意思。

    隐隐间,拉菲一丝忧郁沉湎其中,望着酒杯里的红酒失神着,仿佛回忆起了海轮上的那段日子。

    “格林哥哥,应该不会来了吧?毕竟,已经半年多没有他的消息了,也许他……”约克莉安娜戴着半边面具,遮住了失去的眼睛和脸上的伤痕,低声的说着。

    虽然只说了一半,但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意思。

    约克里斯弹了一下自己妹妹的脑袋,低声喊道:“瞎说什么呢,格林可是我们当初最亲密的伙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约克莉安娜没有再多说什么,切切的揉了揉脑袋,约克里斯见了,一声叹息。

    一边的阿米伊达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以上,金色的长发倒背过去,粗犷的络腮胡下露出结实宽广的胸肌,一身青色长衫就那么随意系在身上,却突显出一股魁梧、挺拔的威压。

    三年来,阿米伊达对拉菲的痴情几乎所有睁得开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出来,无论拉菲多么毒舌、多么倔脾气,阿米伊达都接受了,为的只是能够在她的身边。可是,足足三年了,阿米伊达已经数次向拉菲表明自己的心意,却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原本有些伤心的他此时心思灵活起来。

    “难道……拉菲喜欢那个人?可是,无论是在海轮上的时候,还是到了巫师学院,那个人都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啊,充其量是拉菲身后的一个跟班而已,凭什么值得拉菲念念不忘?”一番心慌意乱,阿米伊达试探性道:“他要是回来的话,你会怎么样?”

    惴惴不安中,阿米伊达紧紧的盯着拉菲。

    “我的事,不用你管。”拉菲不高兴道,随后仰头,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果然,她心里是那个人。

    阿米伊达脸色有些阴沉,是放弃,自己三年付出付之东流?还是以男人的身份,堂堂正正要求那个家伙公平竞争?

    “喂喂,你们这几个家伙,到底是真关心格林还是假关心啊?嘴上说着格林,却只有现在才想起来,难道你们平时就没有留意他的一些信息吗,看看这个。”宾翰逊突然发话,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纸。

    “巫师学徒名单?咦,有格林哥哥,真的有他!”约克莉安娜惊喜的叫着,旁边的拉菲和约克里斯也都抢过来查看,阿米伊达顺着拉菲目光看去,果然看见名单上有格林的名字。

    另一边,宾翰逊身边的女孩撩起棕色卷发,笑着问道:“没有想到你们感情这么好啊?”

    宾翰逊嘿嘿一笑,一把搂过女孩,打趣道:“我要是没记错,今年他应该是正好二十岁,我可是二十二岁,到时候我让他叫你嫂子!”

    “去你的,谁说我要嫁给你了……”女孩假装生气道。

    突然,原本慵懒坐着的拉菲和一边抉择徘徊的阿米伊达,以及其他十一名血帆联盟长老,似乎同时感应到了什么,目光望向大厅门口处,那个突然出、现双手抱、肩傲然而笑的巫师学徒。

    啪!

    一名原本正在与女巫师学徒风度翩翩交谈的血帆联盟男巫师学徒,无意间看见了门口这人,双目暴睁,手中酒杯被落地摔成无数碎片却浑然不知,口中不敢置信喃喃道:“索……朗……姆……?”

    没错,这个突然造访的人,正是对于血帆联盟所有人都如同神话般存在的索朗姆,那个被无相假面成为千年一见的巫师世界天才的人!那个当初与格林几人统一小队,却几乎从来没有说过话的人!

    除非血帆联盟的人忘记当初那一段在海轮上的事情,否则无论任何时候回忆,记忆中必然会出现这个名叫索朗姆的神秘、高大、可望不可即的巫师学徒。

    索朗姆自信而笑,双手环着肩,有些惊喜的看着乐池里欢快的气氛,目光闪动着。

    也许是索朗姆太过明亮,太过耀眼,仿佛那众生倾倒的主角登场,吸引了万众目光。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大厅远处那个姗姗来迟戴着白色面具的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