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未学打人 先学挨打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未学打人 先学挨打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人道至尊神级英雄位面祭坛大主宰武侠世界大穿越

    苏辰是一个陪练。

    不是陪唱、陪酒、陪舞的所谓三.陪,但性质上也差不多,同样是服务行业。

    因为他是天武拳馆海城分部二组的“全防陪练员”,干的是伺候拳手的活。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同样,不想当拳手的陪练不是一个好陪练。

    从这方面说起来,苏辰就不算一个好陪练。

    相对于陪唱、陪聊,陪练就要苦.逼太多了。

    挨揍,挨揍,还是挨揍。

    自从高一的时候家中积蓄一空,苏辰就无奈退学担负起照顾小妹的生活重责,做陪练挣钱也是不得已。

    拳经有云:未学打人,先学挨打。

    这句话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实用的,挨打的用处太多了。

    首先,能锻练人的意志力。

    这一点全地球人都知道,被人狠揍,当然会痛,有时会痛得想哭。

    指望着拳手手下留情不用力,那根本不可能。

    你受不了不想干,可以,人事部在三楼,门口向南。

    如今就业难,拳手不好找,陪练员还是一招一大群的。

    痛苦当然能提升人的意志力,等到把痛苦视若等闲,就可以直面淋漓的鲜血,或者说可以忍受拳手打来的拳头。

    第二点好处,当然是技术,一门挨打的技术,这也是最无奈的技术。

    苏辰小时候跟顾妈妈一起看电视,每当看到女主角扇男主角耳光时,顾妈妈都会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哎哟”一声,似乎打在她自己身上,担心得不行。

    但后来苏辰明白,这其实是演戏的“假打”。

    女主角挥出白生生的小拳头,男主角偏头卸力,怎样才能让柔嫩嫩的小手扫过脸颊而不受伤害,这就是一门高深的技术。

    苏辰在两年陪练生涯中学会了这一招。

    在陪练时借力卸力,绝不硬撑。

    那些硬撑的同事,不是因为高昂的医药费导致入不敷出,就是在多次受伤后伤到经脉骨骼变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废人。

    所以,这一点也很重要。

    除了意志力和技巧,“挨打”作为习武开端第一课,最最重要的是能让身体强壮起来,变得更耐.操。

    药吃得多了,就会无效,挨打挨得多了,同样的攻击也会无用,更不容易受伤。

    这就是进步。

    但正是这最重要的福利,苏辰享受不到。

    “穷文富武”可不是一句空话。

    买不起各种洗浴药汤和各种内服补药,想让身体在不断锤炼中进化,只能是一个梦。

    妹妹的病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穷人的苏辰怎么可能舍得买那些昂贵的中药材,就算舍得也买不起。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两年来,天武拳馆的拳手、陪练死的死了,伤的伤了。熟悉、陌生的面孔来来去去,但苏辰却一直坚挺着,似乎还活得挺滋润。

    在别人眼中,这是一个奇迹。

    “力量不足,技巧来补。”

    虽然苏辰的力量仍然只有三百多斤,离入职拳手的最低要求四百斤相差甚远,但他却成了天武拳馆最受欢迎的“金牌陪练。”

    这一切是有原因的。

    苏辰有着一个秘密,从未跟任何人说过,就算最亲的顾妈妈和小妹苏灵,都不知道。

    从小到大,苏辰的学习从来不用人操心,他最大的担心就是怕别人发现自己是个天才。

    只要见到就能学到,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所以,他有时会怀疑自己的大脑是一台电脑。

    苏辰退学的时候,海城一中校长和老师劝了他三天,只因为他是一中历史上最大的学霸。

    满分,满分,还是满分。

    顾妈妈还在的时候总是很自豪的到处炫耀自家宝贝儿子,尽管这儿子只是收养的。

    这种行为引起许多老师同学的羡慕妒嫉恨,可以想象得到,待到苏辰长大后定然会有远大的前途。

    但天有不测风云,顾妈妈去世后,失去了家中的顶梁柱,苏辰跟妹妹苏灵相依为命,就必须考虑吃饭的问题了。

    再高的分数也敌不过现实的无奈,再厉害的学霸也不见得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因为他年纪太小。

    “你英语八级?去去,小屁孩一边玩去,别捣乱。”

    “你电脑编程是高手?诚实是一种美德,撒谎可不是好习惯,小小年纪首先得学会做人,才能做好工作。”

    于是,十六岁那年,苏辰做过搬运工、工地小工、饭店洗碗工,最后才找到天武拳馆陪练这分“很有前途”的工作。

    做为一个“金牌陪练”,苏辰对自己的工作有着独特的见解。

    他认为陪练拳手就象放牛,牛不喝水强按着头是没用的,只能引导。

    别人跟拳手玩力量,他就跟拳手玩技巧。

    只要见识过在苏辰这里能对自己的技巧提升有帮助,就算是最傻的拳手也会知道选择怎么打。

    于是,苏辰的陪练拳台经常变成拳法技艺交流会,这就是他能一直撑下来的原因。

    虽然他的名气大了些,不至于太过受人轻视,但作为一个服侍拳手的小陪练,终究是一种无奈。

    ……

    九月的海城天气已经有些凉爽,午后的阳光照在苏辰的身上,拉出一道淡淡的光影,这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

    他的头发理成板寸,眼睛十分明亮,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似乎很是享受这种极速奔跑的感觉。

    前面是一条小巷,尽头一堵高墙拦住,苏辰却象是没见到一样,也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的身子随着绵长的呼吸起伏前窜,如同丛林中穿梭的猎豹,流畅自然。

    突然,他奔跑的身体微微倾斜起来,向着一侧的高墙踩了上去。

    “蹬蹬蹬”几声闷响,他的身体几乎跟地面平行,在墙上跑出四五步,竟然直接跑上堵住前路的三米高墙,一跃而下,继续向前奔跑。

    动作极为连贯自然,给人的感觉就象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停顿。

    “还有十分钟就要迟到,天武拳馆的陪练工作是一份高薪工作,不能丢掉,我可要加快速度了。”

    苏辰心里这样想着,脚下却不停止,之所以在城市中这么跑着抄近路,是因为苏辰要省钱。

    “救命啊,救救我……”

    正奔跑间,苏辰听到女人的呼救声响起,他那像风一般突进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

    从急速奔跑到突然停下,他大气都没有喘一口,显然先前的运动量只不过刚刚热身。

    前方是一座烂尾楼,转过侧方就见到两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小青年,正对着一个女人动手动脚。

    那女人惊慌的坐在地上,害怕得向后缩,两腿乱蹬,手中的包包使劲挥舞着。

    但这并没有什么作用,她的力气并不大,很快就被两人按倒在地。

    “住手……”

    苏辰第一感觉就是十分荒谬,这还是大白天,这两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顾妈妈曾经说过:“要做一个好人。”

    因此,苏辰决定这事管定了。

    “小子,别多管闲事!”

    半黄半红头发的青年转过头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对着苏辰恶狠狠的吼道。

    另外一个青年只是回头看了苏辰一眼,见他模样微带稚气,“嘿嘿”笑了两声,毫不在意的继续手上的动作。

    “呲啦……”

    随着衣服被撕破,女人仓惶尖叫。

    苏辰眼神一冷,也不再多说话,脚下加力,一阵风般冲上前去。

    他闪过对方刺来的小刀,“呯、呯”就把两个青年踢倒在地,摔出两三米远。

    “喀嚓!”

    两个青年肋骨都被踢断几根,趴伏在地上哀嚎起来。

    苏辰伸手把那吓坏了的女人拉了起来,笑着安慰道:

    “这位大姐,下次记得走大路,这条小巷可是不太平。”

    “谢谢,谢谢大兄弟,要不是你,大姐今天可就……”

    这女人面容精致,头发蓬松着,她心有余悸紧紧抓住苏辰的胳膊,象是落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一脸的后怕。

    她似乎有些站不稳,向苏辰倒了过来,胸前衣服被撕扯破碎也没注意。

    苏辰连忙扶住她,却被那一片白色耀花了眼睛,鼻中也闻到女人身上浓郁的香水味。

    他脸上一红,有些不自然的把视线转开:“大姐,你的衣服……”

    话刚出口,苏辰眼角的余光看到两个倒在地上惨嚎的青年眼中神色很不正常,就好像是有些痛恨,有些兴奋期待。

    痛恨容易理解,被自己踢断了骨头,不恨才是怪事,但兴奋期待又是什么鬼?

    “不好,香水……”

    这女人有古怪,刚刚哭喊得那么凄惨的女人怎么可能眼中没有半点泪水?她身上的香水味浓得过份了。

    还有,她面对陌生的男子就上来拉住,并不在意前胸的走光,这完全不像一个被流氓欺负的女人。

    心中转念之间,苏辰就知道不好,他感觉到一股锐风向着自己腰肋处刺来,寒意砭肌刺骨……

    “喝!”

    顾不得回头去看,苏辰就想抽出手臂,就发现被那女人死死抓住,心知短时间抽不出来。

    他腰腹用力,骨头“喀啦啦”一声脆响,身体象一条灵蛇般弯成弧形,堪堪躲过即将刺破皮肤的利刃。

    被捉住的手臂“嗡”的一声,象一条鞭子般甩了起来。

    那女人此时眼神残酷,哪里还有先前那凄惶的模样。

    她从衣袖中探出一把锋利短刃,出手狠辣精准,突兀的刺向苏辰腰肾。

    手底一空,却是一刀刺了个空,苏辰的身体滑不溜手。

    她心中感觉不妙,就发现眼前景色变换,自己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然后胸腹一痛,狠狠摔在地上,吐了两口鲜血,瘫倒在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