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演出开始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演出开始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巫神纪人道至尊大主宰永夜君王武侠世界大穿越

    就算之前碎喉大道发生了可怕的爆炸,马库斯也仅仅象征性的派出了两个巫师去发生爆炸的酒馆去检查了一下。

    在确定并非有人在酒馆里安设炸弹之后,两个巫师简单的设置了路障就立刻回去了。

    从那时候开始,所有人都知道,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

    自从爆炸发生,碎喉大道的喧哗声越来越大,心中有特殊打算的人跃到了阳光之下,大声的讲着些什么,聚集起了大量困惑而不安的群众。而不安和恐慌也开始如瘟疫一样互相传递着,甚至伴随着逃离这里的人逐渐蔓延到了附近的街区。

    但令那些稍微有些理智的人们放不下心的,是沉默巫师阁下对眼前的混乱景象却是一言不发。无论那些像小丑一样蹦出来叫唤着什么的人或是在混乱中已经开始抢劫的浑水摸鱼的人,都没有被碎喉之杖的巡逻巫师按律处死。

    就好像是马库斯阁下放弃他们了一样。

    这时,罗兰正好从下水道口走了出来。手提箱中的药剂已经只剩下了二十五瓶。

    虽然目前只在碎喉大道和附近的几个区域布置了炸.弹,不过目前罗兰需要的也只是这些而已。

    混乱是会传染的。只要在一开始的地方引发了洪流一样的混乱和恐惧,在四处奔逃之下这些混乱自然会传递到整个财富之城。

    他抬头看了看开始混乱的奔行着的民众,看着开始打砸、尖叫、扭打在一起的人,看着在桥上高呼自由和新秩序的小丑,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退回到了小巷的阴影中。

    就在混乱到达一个顶点的时候,淡到近乎无色的浅蓝色光晕从马库斯的驻点那里闪动了起来,像是黑夜中升起的火,又像是暴风雨中的灯塔,几乎是瞬间就让碎喉大道的民众平静了许多。

    微弱的跳跃了几下,浅蓝色的光晕突然变亮了几百倍,剧烈的跃动着凝聚成水桶粗的光环,银灰色的流光在光环上方闪动着凝成大段的符文,如同蓝水晶一般的人影在符文的环绕中逐渐凝成实体。

    随后,和真人一模一样,只是表情呆板的灰袍巫师们陆陆续续的从光晕中走了出来。

    但罗兰知道,这不是结界巫师的传送技术,而是战斗巫师的拟像实体。

    虽然说起来高大上,但不过就是一个改进过的镜像术而已。

    在瞭望白塔,就算是战斗巫师也分为好几个流派:有灵活的利用飞行术和储法道具进行无法抵抗的高空轰炸和空中战的;有像是诡刀巫师那样利用各种近身巫术限制削弱敌人,再用武器干脆利落地干掉敌人的;还有利用各种防不胜防的幻术和防御巫术把自己置于绝对安全之地,然后再从容不迫动用各种手段解决对方的。

    沉默巫师率领的碎喉之杖就是最后那一种。

    因为巴兰山上恒久环绕的混乱魔力场,整个法拉若都被各种魔化生物所包围。为了缓解压力,法拉若甚至在契约之神的神殿那里有几个永久雇佣协议。

    被这种环境逼迫,每一个在法拉若长大的人都要学会如何与各种稀奇古怪的魔化生物战斗。好在法拉若的南边就紧挨着眺望白塔,因此法拉若人也不像卡拉尔那样因为不了解而恐惧厌恶巫师。从法拉若的老王那一代开始,在十几年的积蓄中,法拉若人也组建了几支巫师团作为精英贮备。

    碎喉之杖就是其中的一支。

    只见一个个半透明的虚像在空中凝成实体,然后消失在原地,又在另一个地方随机出现,勾勒着一个个银灰色的基点。

    不就,空中便开始隐隐传来打雷一样的轰鸣声。

    但最显眼的,便是他们手中那一米多长,与长柄斧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的钢铁法杖。

    掺了金属的法杖不能书写关于温度变化、预言和逻辑打击类型的法则,还会让空间和风暴系的巫术变得狂暴而无法控制,因此大多数的巫师都会避免在法杖中使用金属材料。

    不过碎喉之杖之所以敢使用以纯钢铁打造的法杖——或者说斧杖,却正好是利用了这一特性。

    法拉若人自出生就沐浴在混乱魔力之中,血脉中奔涌着魔力,是除了苏泽人之外最容易转职狂战士的民族。可同样的,法拉若人并不像缇坦人那样对奥姆的法则足够敏感——换句话来说,就是他们的血脉属性偏高,但感知属性天生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法拉若人想成为巫师很简单,但想成为一名青铜阶以上的巫师却是极为困难,而成为白银阶巫师基本就是不可能的情况。

    毕竟如果不能感知到奥姆之墙的法则,他们的灵魂根本不可能从中得到升华。

    马库斯是一个特例。他之所以能在巫师之道上一路前进到黄金巅峰,甚至隐约触碰到自己的起源,是因为他特殊的血统——

    他是一名半魔人。

    并非是指魔鬼的混血,而是魔化生物的混血。

    准确的说,他的父亲是一只嘶嚎之子——一种两头、不断发出可怕的嘶嚎和轰鸣的巨狼,天生白银阶的强烈魔化生物。

    他血脉中流淌的混乱魔力让他天生就能随意释放轰鸣术和恐惧悲鸣,因此他理所当然的被同村人视作怪物,多次被村民迫害生命垂尾。可他却同样因为自己的血脉,天生就比其他巫师都要敏感的多。

    他的故事暂且不提。总之,在他成为老山王最信任的巫术顾问之后,他就提议以自己为样板组建一支巫师团——马库斯的意思并不是说让他们被狼艹,而是让一些天赋不足的巫师在训练过后试着驾驭狂暴的力量。

    他把自己的血注入到这些年轻的巫师身体里,然后给他们全金属的法杖,只教导他们少数的几个空间和风暴的巫术以求速成。

    在训练完成之后,他们必须亲自击碎自己的喉咙。给自己定下沉默誓言换取无声施法能力的同时,还能顺便约束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发出的可怕轰鸣。

    然后,碎喉之杖出现了。

    这是一支只有黑铁阶的等级,却能发挥青铜阶破坏力的可怕军队。

    就算现在在这里的只有五十人,但见到空中开始聚集的乌云,没有任何人怀疑他们会把青果之锁瞬间毁灭。

    这是纯粹以五环的落雷术作为样本巫术进行的仪式级联合施法,以降一阶破坏力为代价,将打击面增加数百倍。

    这不是什么深奥的巫术仪式。如果是五十人黑铁阶巫师进行联合施术的话,那么只需要不到二十分钟就能完成施术。

    可以预见到,雷霆轰下之后,不光是青果之锁,恐怕就连青果大道附近的区域都会一同被从天而降的雷霆击碎。虽然木质的建筑可以起到一定的绝缘作用,可它们根本无法承受雷电的高温。

    而且这些巫师的本体都隐藏在别的地方,利用拟像实体的传递施术特性远程布置巫术仪式。可以说,如果不知道他们的本体在哪,就根本无法打断这个仪;如果不打断这个仪式,这一场战争就会在开始的瞬间立刻结束。

    “那就太无聊了,不是吗?”

    罗兰倚在巷口,抬头看了看越来越昏暗的天空,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仿佛是有些头疼,他把右手握拳轻轻按压额头,指缝中隐隐透露一丝银色的金属光芒。

    “以团结、互助、平等、繁衍的名义,”罗兰开口,用无比温和的声音轻声念道,“五号、七号、十三号、二十号、二十一号,立即引爆。”

    那一瞬间,仿佛整个街道都安静了下来。

    唯有罗兰和教授知道——

    演出,开始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