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善良的巫师老爷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善良的巫师老爷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人道至尊神级英雄位面祭坛武侠世界大穿越大主宰

    老汤姆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财富之城人,他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骄傲。

    是的,财富之城人——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卡拉尔人。

    从这里,他能接触到来自各国的人。无论是来自缇坦的翠丝夫人,来自苏泽的塔夫里老爹,哪怕是来自法拉若的沉默巫师大人,那或雍容或豪放或不畏死亡的气度,都让老汤姆对自己的出身感到了深深的自卑。

    是啊,卡拉尔人又有什么优点呢?土气,自私,斤斤计较——不如说正是因为自己是卡拉尔人,才会成为一个无所事事的流浪汉吧。

    没有人雇用自己,没有人原因给自己一个工作,无论怎么想都是因为自己是卡拉尔人的原因吧?

    老汤姆这样哀叹着,每天忧愁的蜷缩在角落里。

    总之,绝不是自己的原因。上个月曾经有个巫师想让老汤姆帮他做实验,能被这样看好的聪明的老汤姆又怎么可能完不成这么简单的工作?

    那曾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可是被他的一个嫉妒的“朋友”阻止了。

    那人说那个巫师对他不怀好意,那个巫师只是想把老汤姆当成实验材料,如果老汤姆跟他一起走的话一定会死之类的蠢话,然后在老汤姆回窝收拾东西的时候把那个巫师给弄死了。

    就算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分到了巫师身上的一半财产,老汤姆也对自己的那个“朋友”恨之入骨。

    自己怎么可能被骗?被当成那个什么……实验材料?老汤姆深深的相信,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优秀的人,一个在没有职业的情况下徒手弄死了好几个正式阶职业者的聪明人。

    要不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现在老汤姆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黑铁——不,青铜阶的强者了。而且能成为是个巫师!成为一个聪明的巫师!

    老汤姆一直记得那个阻挡了自己机缘的人的名字——贾斯丁。一个因为自己正式阶刺客的上身份就狂的不得了,家里有几个钱就虚伪的不行的缇坦人。从那以后老汤姆毅然搬出了贾斯丁温暖的家,顶着越来越寒冷的风住在了外面。

    不就是职业者吗?有什么好神气的?

    今天的老汤姆依旧抱着双膝,身上披了三张布,蜷缩在墙角里懒懒的晒着冬天的太阳,等着今天的面包。

    不得不说,沉默巫师果然是外地人,一点也不了解财富之城的规矩。

    金币在上,他竟然想把食物分给每一个自己街道的流浪汉!

    不过这样更好,就和在贾斯丁家里一样,每天什么都不干就有免费的食物按时送上,虽然吃不饱可毕竟饿不死。这样他也懒得打劫路人。毕竟在财富之城说不定哪个路人就是绝强的强者,有一根指头就能戳死他。

    突然,他感到一阵极为明显的震动从身下传来。

    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他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巨大的爆炸声便从离他大约半条街的地方响起。一股气浪卷着尘土扑进了他的眼中,让他什么都看不清。

    ……那个方向是,塔夫里老爹的酒馆?

    凭着之前声音传来的方向,他凭着记忆模糊的猜测着。

    “塔夫里老爹没事吧……”

    他喃喃道,刚想站起身子来,但看到某个讨厌的身影一闪而过钻进了酒馆,老汤姆撇了撇嘴角又蜷缩了回去。

    随便怎么样,反正不管他的事。

    “为什么不去救人呢?”

    一个苍老却严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管我什么事。”

    老汤姆嘟哝着,把差点因为刚才的暴风被吹飞的破布重新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不经意的往后一瞥,却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巫师老爷?”

    一个穿着黑袍、提着手提箱的身影纤瘦而锋利,面部隐藏在如同兽牙拧成的阴影中。

    老汤姆清楚的记得,当年那个说要让他当助手的巫师老爷也是穿着一身黑袍——在他的概念中,巫师都是穿着一身黑袍的。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阴影中的老人望着远方突然爆炸的酒馆,语气平淡。

    可就因为这种爱答不理的平淡语气,老汤姆反而坚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巫师老爷,您看能让我成助手吗?”胡子拉碴、棕色头发因营养不良而白了大片的中年男人腆着笑脸蹭了过去,“以前也有一个巫师老爷看上我来着,可是被一个混蛋阻止了。”

    “……呵,你有一个好朋友。”

    老人语气依旧如刚才一般平淡,但听在老汤姆耳朵里却是充满了义愤的嘲讽。

    这样也好,这样就好……能说上话就好。

    老汤姆从来没有接受过关于巫师助手的训练,甚至连字都不识。可他总觉得,只要能说上话就没有什么是说不同的。

    如果不答应的话撒泼打滚怎样都好。看这个老巫师的语气,他的脾气一点都不暴躁。像是这种好脾气的人,哪怕是巫师也是很好欺负的。

    “巫师老爷……”

    “巫师讲究等价交换,”还不等老汤姆把话说完,老巫师便用苍老的声音强调道,“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想做的事?

    老汤姆细细的思量了一下,发觉答案果然还是只有一个:“把贾斯丁的手打断。我现在就是想做到这个。”

    “那么,为什么不去做呢?”

    “我打不过他。他是一个正式阶的刺客,反手就能捅死我。”

    老汤姆很光棍的说道。

    “为什么不杀掉他呢?”

    “巫师老爷,我也不傻,”老汤姆笑了,“我杀了他就要剁手。我问过识字的人,沉默巫师阁下对致残伤势的人虽然有惩罚,但仅仅是关三天水牢而已,而且还管吃管住,比在这种日子里挨冻又挨饿好多了。”

    “那么很好,”老巫师从手提箱里掏出来一只棕红色的玻璃瓶,“这里有一管药剂。你喝了它然后就能有力量去对贾斯丁做你想做的事了。”

    药剂!炼金药剂!

    老汤姆的眼睛都直了。

    是了……他见过这样的瓶子,棕色,透明,里头装着某种液体。他见到贾斯丁花了六个金币才买到的弱效龙力药剂就是装在这种瓶子里的。

    但他看的很清楚,那瓶药剂是清的像水一样的,远没有这样的浓稠。

    老汤姆无法想象,把这瓶药剂冲淡了以后能兑多少瓶贾斯丁之前买的那种药剂出来。

    一瓶就是六个金币!能够买下一栋房子!能在青果之锁里玩上三个晚上,或是买上一年也吃不完的白面包!

    “这是……龙力药剂?还是浓的龙力药剂?给我了?”

    老汤姆喉咙干哑,不自觉的伸手想要拿过药剂瓶。

    “不,现在它还并不是你的。”

    老巫师把药剂瓶施施然收了回去,老汤姆的眼神瞬间变得危险起来。

    可随机,老巫师说的话打消了老汤姆的敌意:“既然你知道龙力药剂就好办了。这不是浓缩的龙力药剂,是我刚刚研制出来的新药剂,你就叫它威吓药剂吧……顺便一提,它本来就有这么浓,你如果兑水就废了。”

    “你把它喝了之后,你就可以去放心的揍你的那个叫贾斯丁的仇人。只要你在打他之前一脸愤怒的大声斥骂他,他就绝对不敢还手。你现在去前面看看爆炸的现场,回来告诉我,我就把它给你——这是交易。你知道的,巫师们都讲究等价交换。”

    “啊……等价……什么来着,我当然知道。”

    “还有,你上去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打断他的手,然后赶紧跑,直接去自首,别让他药效过了之后有公报私仇的机会。”黑袍的老者唠唠叨叨的说着。

    听到这里,老汤姆露出一丝狞笑:“放心,巫师老爷,这个我懂。看看爆炸的现场是吧,我这就去,老爷您在这等一会,一会就好……”

    抱着终于能报仇的心态,老汤姆迫不及待的冲向了顶塌了的酒馆。

    至于一开始他找到巫师老爷想干什么,老汤姆已经完全忘记了。

    “用生命来殴打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朋友……这种感人的智商,我都怀疑他能不能顺利进入水牢了。”

    在老汤姆听不到的地方,蛇一样的声音从黑袍的阴影下传来,声音中饱含嘲讽。毕竟谁都知道,黑巫师口中的“助手”就是“试验品”的指代词而已。

    说实话,这种被嫉妒心冲昏了头脑的蠢货罗兰不是没见过,可蠢得这么彻底的真心是不多。

    “等让碎喉大道的秩序崩溃之后,下一步就是写恐吓信了,”顿了顿,罗兰开口喃喃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水牢的确是和提兰斯大坝相连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