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暗鸦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暗鸦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永夜君王巫神纪大主宰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没有什么秩序是没法摧毁的。

    再没有什么是比把一群混乱无比的生命用秩序约束起来更愚蠢的了。

    这些从阴沟里爬出来的家伙本身对规则这种东西毫无向往。之所以会遵循这里的规则,只是因为他们想要得到庇护而已。

    但反过来,他们享受着组成群体后的权利,却并不想付出组成群体后的义务——或者说,他们每个人都想唯有自己不被这里的规则束缚,每个人都想成为少数的特殊的存在。

    这样的思想来自于已有的特例。

    切实的存在于他们身边的街道管理者便是不被约束的特例,他们不依靠服从规则而得利,反而因为自己不服从规则的特权而得到了更多的利益。

    因为这些特例的存在,这种不完善的、拼合在一起的规则混乱不堪,岌岌可危。

    每个人都想得到更多的利益,哪怕他们并没有为此付出,哪怕他们并没有对应的才能——但无所谓。反正已经有了特例,有了没有才能也能掌控一条街道的存在。

    这种特例便是溶于血液的剧毒,给了他们一个不服从规则的借口,一个自认为高贵的步向死亡的理由。

    只要让几个人中了这样的毒,很快固有的秩序就会开始崩塌。

    ——人们什么都不缺。他们缺的只是一个头羊,一个明知必死也要走在最前面,开启新时代大门的祭品。

    值得嘲讽的是,这种祭品在更多的时候并不来自于崇高的自我牺牲精神,而是来自于短浅的目光、愚蠢的计划和远远超过自身能力承受限度的野望。

    罗兰几乎什么都没做。他只是从教授那里出来之后,随便找了个人把碎喉之杖要与青果之锁开战的消息告诉了他。

    在暗鸦的推波助澜之下,这个与流言无异的、虽然正确但毫无证据的消息便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在碎喉大道内扩散。甚至传到了沉默巫师本人的耳中。

    但无所谓。

    这本就是事实,没有什么好否认的。

    他这样想着,没有对流言做出任何澄清。

    他以为一个并非捏造的流言并不会造成任何的负面效应,但实际上,更多时候流言的破坏性并不在流言的内容上,而在流言本身。

    流言在最开始只是一个。

    可在它开始以指数增殖、而传递范围却被局限在一个地区内的时候,每个人都开始在短时间听到了复数的、第一个流言的多种版本,但本质相同的“更内部的消息”。

    一开始还能理智视之的人开始从这流言的频率意识到了异常。

    就算这个消息并没有任何问题,但他开始下意识的寻找——或者说猜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下意识的认为所有不符合日常的情况都有着某种更深层的原因。如果是有调查渠道还好,可数量更多的普通人却只能自行脑补出各种异常的原因,然后就开始自己吓自己。

    为了避免自己受惊吓,或者说为了分薄自己的不安,他们就会拼命把有个人特色的流言宣扬出去。

    这种情况在近乎没有约束,而且人群本身偏向于混乱的财富之城更加明显。

    沉默巫师本身是外来者,没有意识到得不到约束的流言在一个依靠无比脆弱的规则维系的区域具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而暗鸦却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并把话语削成剑,狠狠的刺入到了碎喉之杖的要害之中。

    罗兰站在没有人注意的阴暗巷口里,露出了一个近乎嘲讽的愉悦笑容。

    的确,在罗兰的刻意诱导下,暗鸦的人的确意识到了流言的杀伤力,并开始准备以流言作为武器,抢回碎喉大道的地盘。可是……

    ——太小家子气了。

    无论财富之城的内部争斗有多激烈、无论财富之城强者的数量有多可怕、无论财富之城有多富裕,都无法否认一点:它只是一个城市。而且仅仅是公国的一个城市。

    它不被征讨的原因也并不是因为它自身的强大,仅仅是因为它牵扯了太多太多的关系,一时之间理不清而已。

    就好像是自矜身份的两个棋手不屑于掀桌一样。可棋盘却以为是自己牵制住了两个人无法动弹——这种级别的愚蠢已经没法救了。

    罗兰大约静静的看了两个小时,然后发现暗鸦似乎只是在一个劲的在各种地方不断传播流言,却没有给自己留哪怕那么一条后路。

    如果罗兰没有记错的话,碎喉之杖——也就是当初的沉默之杖是以近乎全方位碾压的能力将暗鸦直接从街道管理者的位置上逼了下来,总计用时不超过一天。甚至人家就连周围的几条街道都事先打点好了,把暗鸦求救这一条路也一并堵死。

    虽然暗鸦弱到了在求救之前就被干脆利落的消灭了,这个后手也没用上。

    可就是这样一个弱的不行的组织,却认为能把打败自己的碎喉之杖打败的可怕流言是自己能控制的。

    大约是自信既然是自己放的流言,自己肯定能约束的住吧。

    这种蠢萌的举动几乎把罗兰逗笑了。

    不愧是几个刺客组成的组织。在罗兰看来,刺客这种职业某种意义上和狂战士没有任何区别,反正都是把所有脑子用在杀人上的暴力职业。唯一的不同点就是脑子里充斥的肌肉是红色还是白色的而已。

    假如这几个刺客的首领是个巫师、炼金术师或是牧师——哪怕是个诡刀巫师,也至少能让他们的计划不至于这么愚蠢,走一步看一步完全不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

    不得不说,马库斯比他们优秀多了,起码在他的短暂统治下这里的人能活在一个比较平稳的环境中。而且他的计划明显是一环扣一环。

    马库斯的地位之所以有可能会被流言这种简单的手段毁掉,只是因为他在财富之城中的使命已经失败了,本来就要离开这里,所以自然对碎喉大道不再上心了而已。

    暗鸦的人却把这当成了一个机会,一个马库斯大意之下露出的致命破绽。

    好在不需要顾忌这群猪队友的死活,不如说让他们把碎喉之杖掀下来就去死正好符合罗兰的心意。要不然罗兰真的要为怎么才能带的动这群坑货头疼死了。

    那么,自己也不能闲着了。

    罗兰下意识的紧了紧手提箱,往隔壁街道走了过去。

    就像之前罗兰去找教授前做的一样——用冥币买那些不识货的流浪汉为自己传几句话,大约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反正混乱的风暴已经卷起,不如刮得更大一些。将焦躁和不安传递到整座财富之城,对罗兰的下一步计划有着无法想象的帮助。

    至于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教授给罗兰的好东西不少,全部都是能Boom的可爱小东西。罗兰要去找几个比较好的地方安置好它们。

    ——它们才是这出戏剧第一幕的主角。

    ——————

    唔,今天去看了一下贴吧,然后发现贴吧的人好少……(远目)

    虽然这本书的贴吧就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但多少你们也去关注一下啊(捶地)

    ……好啦好啦咱抽空会去贴吧的。还有更重要的,书友群群号在简介最后一行,你们记得加啊喂(茶)

    还有,虽然不知道咱具体什么时候上架,但在上架前夕咱会开放调查,内容是关于这本书的感情路线。原定是单女主或无女主暧.昧,但最近河蟹大神略凶猛,我已经砍了两个女角色的戏份了……

    那么,大体来说候选选项应该有“坚定单女主”、“单女主暧.昧”、“坚定无女主”、“无女主暧.昧”四种。你们莫急,这件事急不来……(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