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交涉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交涉

推荐阅读: 青玄道主我真是大明星仙界独尊全职法师最强狂兵英雄联盟之传奇强者寒门崛起修真四万年洪荒之血道冥河枭雄终结者

    相比较和教授一起闲聊,罗兰宁可去和风语者扯淡。

    这个人太危险了。从各种意义上。

    罗兰有些忌惮的看了教授一眼,端起桌上的果酒轻啜一口。

    “怎么,不合你口味吗?”

    教授把自己的白色外衣挂在衣架上,露出了里面的羊毛衬衣。他有些苦恼的歪过了头,走了过来,一屁股坐下。

    “请将就一下吧,我这里可没有脑浆贮备啊,食脑妖小姐。”

    “别开玩笑了,教授,”罗兰毫不遮掩的用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你还真相信我是食脑妖不成?”

    “呵。”

    教授轻笑一声,把自己的白色外衣随手挂在门口,取下了带着一丝刺鼻气味的白色手套,转身过来坐在了罗兰对面。

    他包含兴趣的打量了一下罗兰,开口道:“我的确只是开个玩笑。不过现在我倒开始怀疑了。”

    “如果我是食脑妖,我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教授。”

    罗兰针锋相对的说道。

    “谁知道呢?也许吧,不过我想说的是……也许你该尝尝这个。”

    这么说着,教授把一小杯闪烁着诱人晶红色的液体推了过来。

    “万灵酒……是吧?这可是好东西。”

    罗兰把它放在鼻子底下轻轻闻了闻,深深的望了一眼教授,然后将其毫不犹豫一饮而尽。

    教授露出一丝了然的微笑,抬起双手撑住,轻声问道:“你就不怕我在里面下药吗?”

    “所有有害的药性应该都会被万灵酒消泯掉。我认为您应该知道这件事才对。”

    罗兰眯了眯眼,开门见山的说道。

    “哦?是这样吗。”

    教授的语气毫无起伏,只是他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然后和罗兰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是万灵药的果浆以教授的独有工艺做成的酒。虽然理论上万灵药不过是槲寄生的浆果,但假如这浆果来自白槲德鲁伊的化身,再由金橡德鲁伊以神圣的仪式、在神圣的日子上用黄金镰刀取下,那么它就得到了升华,成为了可以治疗一切自然疾病的圣药。万灵酒更是万灵药精华的萃取,喝下之后的效果等同于接受了一次八环神术【完全康复】。

    可如果将其喂给地底种族,那么顷刻间就会使他们陷入长久的昏迷。这不是因为自然能量对地底种族有所克制,仅仅是因为德鲁伊的先辈对地底种族的敌意,让他们专门设置了德鲁伊的所有恢复能力都对地底种族无效而已。正如同圣职者的治疗能力对亡灵无用——不是因为本身体质的缺陷,只是因为阵营的对立而留下的后门。

    不过罗兰之所以痛快的喝下万灵酒,除了告诉教授自己是人类之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从侧面透露了自己对万灵酒的了解。

    要知道,教授就是这一年才把万灵酒研制出来的,而只有在下雪以后白槲德鲁伊的化身才会开始结实……换言之,教授把这个东西弄出来最多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天。

    而教授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每开发一个新的东西,他都会确保这东西无害以后才会给别人用。

    罗兰在教授把这东西给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教授绝对已经对万灵酒做过实验了。而开发者教授才刚刚弄清楚万灵酒的效果,罗兰就能直接说出来,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某些东西。

    比如说,有什么伟大的存在已经盯上了教授。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凡人可以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监视教授。

    教授打量着罗兰,心中快速的划过大片的可能性,随后又一个个的被否定。

    然后,他心中有了两个可能性。

    要么就是罗兰意外的发现了这件事,过来想要他的某样东西;要么就是罗兰本身就归于那个伟大存在所属,过来同样是想要他的某样东西。

    教授心里很清楚:这个穿着黑袍的“食脑妖”专程过来告诉他这件事,不可能没有所图。虽然教授个人基于某种谨慎,更倾向于后者,但无论从哪个方向来看,区区一个黑体阶都不到的人都不可能对教授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失。

    那么问题就来了——

    “你想要什么?”

    教授用几近无情的银灰色瞳孔注视着罗兰,语气却温和而有节律。

    罗兰在黑怕的阴影下露出一个笑容。

    “我想要送你一个人情。”

    “送我?”

    中年炼金术师以陈述的语气缓缓发问。

    罗兰轻轻点了点头,开口重复道:“我要送你一个人情。”

    迎着教授那逐渐活化,开始像一个人而非冰冷机器的眼神,罗兰开口,将自己的计划徐徐道来。

    于此同时,碎喉大道的一个酒馆里,一个流浪汉小声对旁边的好友神神叨叨的念叨着:“听说了吗,沉默巫师好像被什么人威胁了。”

    “你喝多了吧,唐纳德阁下可是黄金阶的强者,哪有这么好被威胁?”

    他的伙伴瞥了他一眼,只是灌了一口黄油啤酒。

    流浪汉挠了挠头,语气也是有些迟疑:“也许吧。”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迟疑,他立刻大声补充道:“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谁都知道唐纳德阁下要和青果大道开战。”

    “呵,真要开战就好了。那群细皮嫩肉的夜莺怎么可能打得过我们的碎喉之杖——”

    就在流浪汉的伙伴眯着眼睛晒着太阳喃喃着的时候,一个黑影却突然挡住了他们的阳光。

    等他们看清了眼前人的身份,瞳孔立刻收缩了起来:

    那是一个全身身着颜色黯淡的紧身皮甲的身影,就算在清晨的阳光之下那身影身边的阴影仍然浓郁,完全看不清来人的面庞。

    当然,流浪汉更庆幸自己看不清他的面庞。

    在碎喉大道附近能有这身打扮的只有暗鸦的杀手们——那是沉默巫师阁下的坚定的反对者,碎喉大道原掌控者的直属部队。

    “先生们,”来自暗鸦的杀手语气低沉,拉着长音,“我很想听听呢。给我讲讲吧。”

    在恐惧造成的静谧持续了好几秒。这时两枚银币掉落在地上,清脆可爱的声音响起,回荡在流浪汉的耳边。

    来自暗鸦的杀手一脚狠狠跺在了流浪汉的朋友偷偷伸出的手上。便随着骨骼开裂的声音和痛苦的哀嚎,他那拖着长音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不错的答案。如果我知道我因为一个流浪汉的胡言乱语而耽误了三分钟的话……我想你明白的。”

    流浪汉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藏在怀里最贴身之处的一枚金币,按照那位穿着黑袍的先生的指示把今天早上的事情原原本本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没有丝毫隐瞒。

    其中的内容包括那封送给信、穿着黑袍的人、面色突然变得紧张的巡逻巫师、愤怒的咆哮从家里直接传到大街上的唐纳德阁下,彻彻底底的对那个杀手仔细的说了一遍。

    但他唯独没有说关于那个穿着黑袍的人对他交代的话,还有那枚被他如性命般珍重地藏在胸口的,刻着翼树叶图案的金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