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悠闲的拷问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悠闲的拷问

推荐阅读: 青玄道主我真是大明星仙界独尊全职法师最强狂兵英雄联盟之传奇强者寒门崛起修真四万年洪荒之血道冥河枭雄终结者

    一个黑色的影子行在清晨的人群中间,他身着带着奇异银灰色纹路的黑色长袍,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如幽灵般沉默无声的行着。

    周围没有人对此感到奇怪,最多也不过就是投去好奇或是警惕的目光,脚步和动作却没有丝毫变化。

    不时的能看到神情疲倦的男人们从附近的建筑物中出来,偶尔还能看到妖精和欲魔的倩影一闪而过。在这里,似乎所有人都放下了作为生物的争斗性,一种矛盾的和谐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怪异而令人窒息。

    这里是青果大道,财富之城最有序的地方之一,也是核心区域之一。

    完全的混乱只会导致自身的毁灭,而仅仅榨取财富却没有地方消费只会让剥削者的剥削退化成一种低劣本能。应此种需求,青果大道就此诞生了。

    这里断绝一切争斗,凡是打破规矩的人必死无疑。

    当然,“这里”仅仅指的是大街上而已。

    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男子摇摇晃晃的在街上走着,不小心撞到了那个穿着黑袍的人身上,跌了一跤。

    “您没事吧。”

    穿着黑袍的人伸手将快要倒下的他轻轻扶住。黑袍之下,一个略为沙哑的磁性嗓音传来。

    “呃……”那个男子打个了嗝,“没事,谢了啊,兄弟。”

    “不必客气。”

    温和的沙哑声音从黑袍下传来,提着手提箱的微微抖了一下,灰黑色的藤蔓如蛇一般从里面钻了出来,死死咬住了路人男子的脖子。

    “咳……哈……”那人大张着嘴,完全喘不过气来。

    灰烬质感的藤蔓和皮肤接触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声音,一股焦臭味顿时扑鼻而来。

    顿时,冰冷的目光从四处刺来,黑袍的人影顿时被腾起的气势锁死。

    “打扰了,各位。”身着黑袍的人却丝毫不惊不惮,有礼貌的微微躬身,向周围人歉意的行了一礼。

    那好像音乐厅的指挥家般优雅的气质和他身边如同待宰的野狗一般疯狂挣扎却哪怕一个音节也吐不出来的路人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突显出了黑袍的施术者气度不凡。

    他就好像是牵着狗一样若无其事的提着手提箱向某个角落里走去。手提箱微微开了一道口,一条仿佛由灰烬组成的藤蔓从裂口中伸出,紧紧缠在了身后那个中年人的脖子上,而那个男子只能亦步亦趋的像狗一样跟着那个黑袍的男人一起走。

    看到这个黑袍人非常懂礼节的拉着身后的人往小巷里走,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一个个的离开,最后唯有一个冰冷无比的目光紧紧注视着他,直到他彻底消失在巷口。

    脖子紧紧被高温的藤蔓缠紧的中年男子都快哭出来了。

    那灼热的藤蔓散发着无法忍受的高温,他的脖子仿佛被烙铁按下一般,早已泛起了一圈焦黑的痕迹。在离藤蔓捆绑的地方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大片密集的小水泡在通红的皮肤上鼓了起来。

    声带被藤蔓以特殊手法压住,完全无法说话;气管几乎被高温烤裂,又痒又痛。

    哪怕稍微落后一步,恐怕脆弱的脖子就会被这流火一般的藤蔓直接扯断;可如果太靠前的话,在身前弯折的藤蔓又会因为藤蔓自身的重量拽着他脖子上的藤蔓往前移动。

    他只能竭力保持着和身前的人相同的步调,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后面,不敢逾越一步更不敢落后一步。至于和眼前的人拼了这样的想法,他连想都不敢想。

    身为阴暗之主的牧师,在五年前就迈入青铜阶的他暗杀经验丰富,就算是白银阶的人他也成功刺杀过。可就算那些白银阶的强者,也从来没有像眼前这个家伙一样带给他全身刺痛的恐惧感。

    他现在无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接下那个寻找并刺杀一个枯萎者的任务——

    想想也知道啊,敢进入财富之城的枯萎者岂是自己这种青铜阶的渣渣能去招惹的?

    在第一次的刺杀被察觉之后,中年刺客就发动了的侦测人形生物的神术去查探眼前的枯萎者。

    可让他惊讶的是,自己的神术如同落在空处一般,什么都没看到。

    接下来,他拼尽全力的发动了一次六环神术隐秘洞察,可依旧像是泥牛入海,一点浪花都没有激起。

    顿时,莫名的恐惧化作电流,从后脊一路攀援而上,一口咬在后脑之上。

    是了……他曾经见过无视隐秘洞察的强者。

    就像是阴暗之主的教宗一样,身为比黄金阶强者还要强大的存在,仅仅依靠无时无刻与阴暗之主相连的精神就足以让他无视六环以下的侦测神术。

    如果眼前的枯萎者是那种级别的强者,那么自己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有任何生机。

    盯着那破绽百出的后背,可中年人只能谦卑的低下了头,摊开双手,拼命表示自己毫无恶意。

    那肯定是故意露出来的破绽。不,如果是这种级别的强者,身上恐怕已经不存在所谓的要害了吧。

    他会把自己往阴暗处带,肯定是因为有什么事想知道。阴暗之主的牧师如此确定。

    为了让自己活下来,阴暗之主的牧师拼命地想着自己有什么可以出卖的。

    阴暗之主的教义里,也有提倡“不被惩罚的撕毁契约”和“出卖所能出卖”的几条。他做出这种事可以说毫无心理阴影。

    他是个父亲。他还有自己的女儿要养活。

    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他已经下定决心,哪怕这位强者想要知道阴暗之主的秘密,他也会和盘托出。

    在那可怕的高温之下,他脖颈处的皮肤早已开裂。他的动作只要稍微大一下,自己那被灰烬之藤紧紧束缚的脖子就会直接被拗断。

    事实上,要不是他身为青铜阶,生命力旺盛,早在半分钟前就已经昏厥过去失去意识了。

    就算是现在,滚烫的空气不断涌入肺部,肺部灼热无比,肺部的液体已经开始逐渐变干,他开始感觉到自己因为缺氧而眼前发花。

    突然,脖子上的压力一松——他足足过了三秒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死去。

    可随即,冰冷的寒风喷在他脆弱脖颈上的焦黑上,带来了比炙烤还要痛苦的、如同被万刀所割一般的剧烈疼痛。

    就算脖子不再被束缚,可他感觉肺部传来的剧烈缺氧感并没有因此减轻多少。他因持续性的缺氧眼前发花、全身发飘。

    在长达三十秒的高温束缚过后,哪怕一个正式阶的刺客都能轻易杀死他。

    他想要说话,可声音比他想象中的嘶哑的多:“我会说的,我什么都会说的。”

    “很好,你很识趣。”

    身着黑袍的枯萎者语气与其说优雅不如说是温柔。可亲身经历了这个人能做出来的事之后,阴暗之主的刺客并不敢小看他半分。

    “我首先想知道,是谁派你来的?”

    “青果之锁的首领。”

    他立刻答道。

    “听说青果之锁昨天进了一批新货?比如一对山民姐弟?”

    是的。

    他想要回答,却发现声带近乎无法振动,只能点了点头。

    眼前的黑袍人的表情笼罩在浓浓的阴影之下,可阴暗之主的牧师却似乎能感觉到他在微笑。

    “那么,你听过食脑妖的传闻吗?”

    食脑妖?

    阴暗之主的牧师竭力在脑海中搜索着,可他对此完全没有印象。

    他只得摇了摇头。为了避免面前的枯萎者误会,他扯着几乎发不出声来的嗓子拼命解释:“没……真没听……真……”

    破碎的词语从齿缝中挤出,越是说不出话他越是紧张,可越紧张他就越说不出来。

    就在他紧张的冒汗的时候,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拍在了他的右肩上。

    “放松,孩子,”那像是蛇一样的沙哑的声音在此刻听来如圣徒的祷言般动人,“你没有错。你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

    他几乎不敢置信。

    “怎么?不愿走?”

    不!我愿意!愿意!

    阴暗之主的牧师眼泪确实的流了下来。他为眼前之人的慈悲而感动,几乎要动摇了他十数年的信仰。

    因为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来,他只能跪下来拼命磕了几个头以表示自己的感激,随后唯恐枯萎者反悔,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小巷。

    在最后离开小巷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

    那一袭黑袍的身影隐藏在最深的黑暗中,就像一只不定形的野兽一般狰狞而危险。

    正当他极力想分辨出那位仁慈的枯萎者的黑袍与周围的黑暗的分界线的时候,钝器敲击的疼痛感从后脑传来,他眼前猛地一黑。

    最后的印象,竟不是脖颈的疼痛,而是那拍在右肩的温暖左手。

    ——————

    周一日常求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