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这个死作的我给十分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这个死作的我给十分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永夜君王大主宰巫神纪神话版三国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罗兰大约已经知道之前自己的选民试炼为什么会失败了。

    “黄昏将至,倦鸟离巢,永不复返——”

    这是开启盒子的密码,冬精灵的叙事史诗《依拉玛特的乌鸦》的一节。

    冬精灵身为精灵的一支,其血脉在整个青铜种族中也能算得上最纯洁的那一批,要不是他们和魔鬼之间的关系一只不清不楚的,他们也不会被放逐到严寒的北地。

    可不管冬精灵们究竟有没有和魔鬼建交,人们都无法否认他们的历史之悠久。

    自从圣者从世界上销声匿迹,失去盖亚之父庇护的高等精灵们为了种族的延续,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放下了战争选择了信仰。

    因为白银之血太过纯洁,在他们选择信仰并因此迁居之后,他们的身体很快就因为要适应生活环境的改变而产生了不可逆的突变。就算失去了原本的形态之后,白银之血也很快变淡消失,却也给他们带来了继续在新时代活下去的本钱。

    比如树精灵的脚下生长起了适合爬树和跳跃的皱褶,夜精灵们得到了能在阴影中随意隐身的超自然能力。而当年选择投靠魔鬼的冬精灵也得到了和魔鬼相同的黑发黑眼。

    但要注意一件事——

    那就是冬精灵并不是因为被驱逐到常年落雪的北地才被称为冬精灵,而是因为这些精灵在选择和魔鬼交易前,都是冬果会的一员。

    冬果会的宗旨是收集、研究、掩埋。这群高等精灵中最具文艺气息的学者们在自己近乎无穷的生命中不停地寻找着各种秘密。和真理会不同,这群可能是世界意义上最纯粹的学者所想要的仅仅是对这些秘密进行研究,以此来填补他们永不消逝的好奇心。

    无论是古代的诗歌、传说,又或是什么古董,冬果会都来者不拒。

    而他们想要的仅仅是研究,却并不想以此为自己或是自己的种族带来什么好处。所以一直到精灵分裂为止,冬果会以外的精灵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研究究竟深入到了什么程度。

    当然,如果他们对冬精灵掌握的秘密有一个大体的了解的话,那么冬精灵毫不犹豫的与魔鬼进行交易这件事给他们带来的伤害也会更加无法衡量。

    当年白塔坍塌之时,罗兰曾经断言——对历史的研究,没有人能超越冬精灵;对未来的探索,也没有人能超越白塔巫师。这句话一直到罗兰来到法恩斯世界都没有人能推翻。

    也正因如此,冬精灵的诗歌被玩家们称作“由秘密写的诗”,许多玩家对此倒背如流。很多玩家调侃道连学习都没这么上心过。

    “永不复返”的下一句,是描写依拉玛特的乌鸦第二次出现在人视野中的故事——

    它在深雪中看向炼狱,烟气上腾如巨人烧窑。

    它心慈悲,垂泣落泪。荆棘额上长出,结桥救出多人。

    它被生者跪拜,高呼为王,荆棘为冠——

    罗兰本就对此有所预感,只是他没想过这次考验来的如此之快。

    因此,仅仅是过去一小会,他就想明白了自己失败的原因。

    是没有救下那些无辜的人吧。

    长眠导师不仅仅是掌握瘟疫和死亡的神明,就连新生、复仇、宽恕这些领域也是长眠导师的一部分。

    罗兰已经对长眠导师有了最基础的了解,他的一举一动开始被长眠导师感知到。而罗兰以极低等级成功焚城的举动明显是引起了长眠导师的关注,可他随后漠然的举动显然是让费了大工夫跨越盖亚之壁的阻隔把视线投来的长眠导师失望了。

    罗兰甚至都能猜到那位大人想要看到一个怎样的故事——

    无非就是引起大火,哭喊震天,人们心中充满绝望,濒死之时对过去自己的罪行做出忏悔,指天发誓来世绝对会成为一个好人。

    这时,放火的那个人又以拯救者身份把火中的人们救了出来,死里逃生的人们对他感激之至,甘愿为其献上忠诚直至死亡。随后放火者便循循善诱,告诫人们应做好人、做好事——于是充满罪恶的城市就这样在火中重生,人们被拯救,开始一心向善。

    破灭、灾难、阴谋、欺骗、拯救,还有一个积极向上的基调。

    ……简直深井冰。

    罗兰对这个无聊又狗血剧本完全不认可。奈何这就是老大想看的。要是这种简单的故事都演不出来,又如何让老大放心把代行者之位交予罗兰?

    那么很好,你想看我就给你演——

    这样想着,罗兰也是很光棍的就来到了财富之城。

    并非是找不到第二个病村——在卡拉尔,这种镇民脑子里的坑比路面上的坑都多的镇子并不少——罗兰只是很简单的想着,既然想做就要做到最好。

    没有什么是比财富之城的人更需要拯救的了,也没有什么是比财富之城的人更需要拯救的了。

    还是那句话——要是这种简单的事都做不到,罗兰又有什么脸面去当长眠导师的教宗?又有什么勇气去面对危险千万倍的黄昏种?

    罗兰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面前的一碗冰沙,和两位山民贵族谈笑风生。

    “所以说,赫尔兰姐姐你是来给你妹妹送介绍信的?”

    妮可眨了眨眼睛问道。

    “嗯,没错。”

    罗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在财富之城,没有介绍信连一个晚上都活不过去。毕竟这里是财富之城,整个法恩斯世界商业最繁荣的地方。要是没有介绍信就能轻松的在这里生活,那岂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进来了?”

    两位山民贵族了然的点了点头,一脸的感同身会。

    这种规矩哪里都有,并不难理解。更别说他们两个都是贵族,平时这种事情见到的也不少,自然不可能生疑。

    可就因如此,他们并不知道,这规矩哪里都有,唯独财富之城不可能有。

    仅凭这里披着秩序的虚假外壳的极度混乱,那些没有任何本领,纯粹等着碰运气的人根本不可能活下去——至少是不可能以人的身份活下去。

    被人抓起来逼着签下强制性契约,成为一名夜莺或是血指甲都算得上好的。灵魂被魔鬼骗走的人每天加起来能组一个加强排;还有不少亡灵也在这里定居,每过一段时间就需要新鲜的尸体修补自己的身躯;或许还有不少黑巫师需要一些人体试验的材料,女巫们也会想要一个安安静静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人偶娃娃——在不掏钱买苏泽那些比人贵出好几倍的人偶的情况下。

    就算是尸体在这里也会变成金币。在财富之城,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出卖的——除了身体和灵魂,就连死后的尸体也能卖出一个不错的价钱。

    当然,这是指没有被人骗着签下满是漏洞的条约,而是以正常的价格卖出自己遗体情况下。

    因此,财富之城根本就不会阻止任何人进入。因为除了极少数能从这里活下来的人之外,其他所有人进入此地的结果都是被疯狂的压榨每一分的价值,然后全部供给金字塔顶那极少数的人。

    “那姐姐你的介绍信为什么不托人送来呢?”

    妮雅疑惑的问道。

    “因为这些介绍信上面没写被介绍的人的名字啊,万一送信的直接偷走了怎么办,虽然再写一次也不费劲,但这东西在外界也能卖不少钱呢……说起来,你们的介绍信是谁写的?”

    黑发的贵族小姐不经意的问道。

    “唐纳德,”莱斯伸出手拦住了想要说话的妮雅,从容不迫的说道,“是唐纳德大人的。”

    “哦?沉默巫师唐纳德?那你们可要好好保护好你们的介绍信,可别被人偷了。”

    赫尔兰惊讶得檀口微张,语气中满是惊叹:“要知道卡拉尔的巫师可不多见——出身法拉若的巫师就更加少见了。”

    突然,罗兰身上突然显现出一道浅绿色的光辉,随后这光猛然波动了一下。

    来自法拉若的贵族少年眼神眯了眯,然后向妮雅使了个眼色。

    这种灵光看上去很像是魅惑怪物。但莱斯知道,德鲁伊的传讯神术也是这种颜色的灵光。

    “你到了吗?嗯,好,我这就过去。”

    看着“赫尔兰”小姐自言自语的说话,莱斯和妮雅都很有礼貌的闭嘴不言,等这位出生在财富之城的贵族小姐说完。

    “抱歉,我得马上走了……”

    “我结账吧,我们还得再吃一会,”莱斯突然开口道,“赫尔兰姐姐你快去接人吧。”

    “好吧,等下次见你们时我再请你们。”

    黑衣黑袍的少女点了点头,然后提起手提箱便匆匆走了出去。

    刚刚拐过一个路口,罗兰便停了下来。

    之前还焦急无比的神色也平静了下来。

    他抬起袖子,然后发现里面的介绍信不知何时消失了。

    “呵……果然不出所料,”愉悦而充满恶意的笑容挂在了罗兰的嘴角,他轻声说道,“这个死作的,我给十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