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赫尔兰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赫尔兰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巫神纪永夜君王大主宰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唐纳德紧皱着眉头,快步走在东街上。

    因为那个冒充枯萎者在卡拉尔招摇撞骗的大胆狂徒,今天他非常忙。

    身为拉姆小镇的安全顾问,在镇子里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之后,他没有理由置身度外。就算再不想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日子里出门,但既然接到了法琳娜阁下的召唤,哪怕是出于起码的尊敬他也必须立刻走一趟。

    谁都知道,法琳娜阁下才是这个小镇真正的掌控者。她既然想要追捕那位不知道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想要冒充枯萎者的德鲁伊,那么自己这些人也就只好跟着她一起闹。

    至少样子还是要做的。但唐纳德敢打赌,不光是自己,其他被法琳娜传唤过去的顾问也绝不会对这件事真正的上心。

    不管怎样,那毕竟是一位德鲁伊,德鲁伊之间的事情只能由德鲁伊解决,何况法琳娜也并没有给出那位德鲁伊冒充枯萎者的证据。

    在他们这些顾问看来,这应该是一次迫害,一次对旧敌的公报私仇。

    能处理的完美自然是最好。可唐纳德他们也并没有得到那个所谓的“假枯萎者”的任何情报。

    因此法琳娜他们几个顾问在碰头会上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决定按法琳娜阁下的想法至少走一遍流程——也仅仅是走一遍流程。

    毕竟万一那个“假枯萎者”实际上是德鲁伊教派内的掌权者,那么等他反应过来,法琳娜倒不一定遭殃,他们这群顾问可是一个都跑不了。

    唐纳德所要负责的,就是各个人员聚集地的安全检查。

    卡拉尔的木材资源非常充足,在缇坦要卖三个金币一根的昂贵木材在这里甚至只要一个银币。也正因此,卡拉尔绝大多数的建筑都是纯木质结构的。虽然卡拉尔同样盛产铁木这种硬度堪比钢铁的稀有木材,但这并不代表卡拉尔能奢侈到用抗火的水晶木来造房子。

    因此,在卡拉尔的每个城市中,防火都是非常严肃的一个话题,安全顾问的地位因此变得非常重要。每当城卫队有任务无暇巡逻的时候,安全顾问就要去整个城市的火灾易发地区进行一轮检查。

    ——其实也还是过场。唐纳德撇了撇嘴角。

    他记得两天前,在法琳娜阁下的要求之下,他刚刚检查过一遍火灾隐患,而且进行了有效排除。更何况,在卡拉尔长期居住的人都对此火灾相当程度的防范意识,除非是以他们的专业知识发现不了的隐患,其他可能导致火灾的因素自然会被居民们自行避免。

    进了一家旅店,草草扫了一眼大厅,唐纳德便径直离开,连二楼都懒得上。

    他还有其他的地方要去。这么冷的天没事出来逛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早点弄完着一些回家写份“一切安好”的报告交上去然后美美的补上一觉才是王道。

    可就在唐纳德刚离开那家旅店时,一个悦耳轻柔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先生,请问南门怎么走?”

    一位有教养的女士。

    还未回过头来,这样的印象便在唐纳德心中成型。

    可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猜错了——

    黑色及腰的长发在寒风中飘动着,精致的小脸冻得通红,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怯生生如同一只小动物一般惹人怜爱。黑色的束身小礼服勾勒出纤细如精灵的身姿,略大一号的黑色风衣更显这位少女皮肤的白皙,貂绒的披肩也没有让佳人感到温暖,她只是哈着气,原地轻轻地跺着脚。

    ——礼服是典型的班萨贵族风,长筒靴的皮料是卡拉尔的雪鹿皮,披肩是今年冬天的货,风衣更是苏泽的奈斯瑟尔大师设计的当年流行款,夹层里用三重断章的手法写了保温的炼金术式。

    不知该感到羞愧或是自豪,身为一位从班萨的贵族学院毕业的优等生,唐纳德几乎是瞬间就计算出了这位美丽少女身上这身行头的总价。

    每一件都起码值三个金币,加在一起这身行头大约得值三十个金币。严格来说并不算很贵,而且总体风格比较杂。可在拉姆这种小地方是不可能有人买得起这一套行头的。

    如果把整个拉姆的“大商人们”的钱凑在一起还差不多。

    再加上那苏泽贵族的古老礼仪,那黑如夜空的美丽长发,和那雪白精致完全没有老茧和疤痕的纤细双手,眼前少女的身份呼之欲出。

    虽然早有家室,可男人特有的那种显摆的心理还是让唐纳德微微一笑,用苏泽语问道:“您是要找什么人吗?需要帮助吗?”

    大约是在他乡遇到熟悉的口音,美丽如妖精一般的少女明显呆了一下,随后她几乎跳了起来,微微前倾身子,欢快的带着皇都口音的苏泽语连连发问:“您会说苏泽话呀?那可真是太好了,您能带我去一趟南门吗?我的护卫……我的哥哥和我走散了,联系不上。我只知道他大约在南门等我,您能告诉我南门怎么走吗?”

    那种带着优雅的长长尾音、且发音跳跃如唱歌一般的地道皇都话让唐纳德听的头昏脑涨。他是在班萨自学过苏泽语没错,可那程度仅限于日常交流。一旦纯正的苏泽人用带着口音的苏泽话跟他说话而且语速很快的话,他就只能听个大概。

    虽说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少女要去南门找她的护卫或是哥哥,可她的口音已经暴露了她的身份。

    苏泽的皇都格雅萨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虽然处于极北之地,全年冰雪覆盖,可苏泽的皇家炼金术师们在格雅萨建立了一个巨型的恒温结界,使得那里四季如春,空气清新。再加上苏泽是永久中立国的原因,很多别的国家的世袭大贵族在退位以后都会选择来这里而非是缇坦养老。

    风景好是一个方面,另外就是缇坦虽然富裕,可那里的思想碰撞过于激烈,今天冒出一个思想,明天冒出一个理论,后天冒出一个主义——对年轻人还好,可对这些老人来说,他们宁可去交通没那么发达但静谧安详的苏泽去养老。

    不过话是这么说,可能活到退位的贵族也不多。

    因此格雅萨里的长期居民更多的还是苏泽各地方来任职的官员。在那里扔一把斧头砸到十个人,能有九个子爵以上的贵族,剩下那个八成是什么大商会的主管。

    能从小在那种地方长大的,随便一个护卫都不是唐纳德能够得罪的。更何况是这位明显出身不凡的贵族大小姐。

    别看她身上这一身并不贵而且搭配很杂,而且每一个部件都不罕见,至少在拉姆本地就能买全——可有一些内在的东西并不是外在的服装可以掩藏的。

    唐纳德在班萨首都的翡鸽贵族学院学习了四年的庄园管理和估价,虽然毕业之后依然无法在本地找到工作,但起码他的眼界和卡拉尔这群贱民已经不同了。

    这种流畅的格雅萨式的苏泽语发音绝不是一两年的功夫能学会的。因为毗邻冬精灵的地界,苏泽语的发音很多程度上都参考了冬精灵的语言。除非是专门钻研过语言学,否则一般人学习苏泽语时都只能学会最起码的发音。

    在苏泽本地人听来,瞬间就能听出这和本地人的发音差别。

    因为苏泽和冬精灵关系紧密,一些苏泽大贵族的子女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会被家族安排着和冬精灵高层的下一代接触。一方面是为了延续这种来之不易的友谊,另外一方面也是苏泽人希望能借助冬精灵的青铜之血优化自己家族的血统,让自己家的血统更加高贵,让后代天生就拥有更高的起点。

    传说,苏泽皇族的就是因为含有非常高浓度的冬精灵之血才会显出黑发黑眼的冬精灵特征。那么……

    唐纳德连忙后退一步,向着如同精灵一般的美丽少女恭敬的行了一礼:“请跟我来,大小姐。”

    “那就麻烦了。”

    嫣然一笑,黑发的少女歪了歪头,然后以无可挑剔的礼数谢过唐纳德:“还有,您叫我赫尔兰就好。”

    “失礼了。在下是唐纳德,没有姓氏。”

    唐纳德低了一下头,也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不知不觉间,唐纳德和赫尔兰之间谈话的主导权就反了过来。赫尔兰明明走在唐纳德身后,两人之间除了名字之外对对方一无所知,却给人一种护卫和大小姐之间的感觉——最奇异的是,两位当事人似乎也没什么察觉,就这样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下来。

    “说起来,唐纳德,”自称叫赫尔兰的少女有些好奇的问道,“我怎么看到这么多正规军一早的就在城里跑来跑去的?是晨练吗?”

    正规军?

    唐纳德苦笑一下。

    拉姆这种小地方,哪来的正规军。就连城卫队里能配甲的都是少数,其他所有的武装力量本质上都与民兵无异。

    于是他一边走着,一边随口回应道:“那些是拉姆的城卫队。今天早上出了件大事,有一个脑子出毛病的德鲁伊冒充枯萎者在城内招摇撞骗,那些城卫军就是法琳娜阁下派去追捕他的。”

    “诶?他为什么要冒充枯萎者呢?”

    赫尔兰语气中满是疑惑。

    唐纳德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不清楚:“我也不懂。不过在我看来,那位究竟是冒充的枯萎者还是真货目前有待考量。法琳娜阁下之前召见了他,又放走了他,现在又要通缉他……真是不懂这些大人物到底在想什么。”

    “通缉?你们有他的画像吗?”赫尔兰敏锐的发现了唐纳德的用词。

    “有。目前还没赶制出来,不过法琳娜阁下跟我们几个描述过,”唐纳德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说是……皮肤苍白,身形瘦弱,头发枯黄,大约十七八岁。身上还有一种腐臭的味道。”

    “……能确定吗?”

    不知为何,赫尔兰语气迟疑。

    “当然。”

    唐纳德理所当然的说道:“法琳娜阁下的记忆力是不可能出问题的。就连一个月的账本她都能在半个小时内完全记住……一个可怕的女人。”

    “这样啊……”

    赫尔兰若有所思。

    敏锐的察觉了这一点,唐纳德微微诧异之后表情严肃了下来:“怎么了?大小姐对这个人有印象?”

    “您是住在东区吧。”

    赫尔兰笑道:“我听西区的人说,在骡子旅店里有个外乡人,外貌和您的描述差不多。您一会去找骡子旅店的老板问问就好。”

    “外乡人?”唐纳德咀嚼着这奇异的用词,“拉姆的外乡人好像并不少……”

    “——是很远的那种。”

    赫尔兰打断了唐纳德的话,加重了某个词的读音,话中若有所指。

    唐纳德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闭口不说。

    他随手招过一个急匆匆的路过的卫兵,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随后那个卫兵有些惊艳的瞄了一眼赫尔兰,便立刻垂下了目光,行了一礼便匆忙走开。

    “我还以为你们这里的人信息都很灵通,”赫尔兰表情中满是意外,“毕竟……”

    “毕竟拉姆地方太小了是吧。”

    唐纳德哈哈大笑。

    等笑声平歇,他才微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确实,拉姆这地方确实有点问题。不光是地方小,这里的人也不太对劲。”

    “在班萨时一直听说卡拉尔民风淳朴,可来了以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用愚昧来形容也不过分……而且不光是性格的问题,就连精神状况……”

    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唐纳德立刻收住了话,爽朗的摸了摸后脑勺,向赫尔兰致歉:“真是抱歉大小姐,让您听了这么无聊的抱怨。”

    “没关系。”

    赫尔兰抬头微微一笑,那温柔的笑容令人心生温暖。

    “顾问!唐纳德顾问!”

    突然,一个带甲的卫士面色惊慌的往这边跑来。

    “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唐纳德小心的看了一眼赫尔兰,发现她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愉之色来,才神色一厉,低声斥道。

    那卫兵看了一眼赫尔兰,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位大人物。于是匆匆行了一礼,便伏在唐纳德耳边含糊的说了什么。

    瞬间,唐纳德脸色大变。

    “什么?你说镇长……”

    脱口而出之后,他的声音立刻压低了下来:“能确定吗?”

    那个卫兵用力地点了点头。

    唐纳德的脸色顿时铁青一片。他向赫尔兰恭敬且歉意的行了一礼:“抱歉,大小姐。这边好像出了点事……”

    “没关系。我能理解,而且我等的人已经到了。”

    赫尔兰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指向了前方一个身形特别瞩目的人。

    唐纳德随着手指看了过去,便认出那是一位山民。

    看那身后的大盾,大概是一位守护者。气势很强,起码得有青铜阶的水平,可能更高。

    那人此刻面露焦急之色,四处张望着。

    ……大约是在等这位大小姐吧。

    唐纳德心中了然,便再次歉意的行了一礼随后告退。

    他有事必须立刻禀报法琳娜大人。

    可就在这时,远方传来的一声巨大的爆破声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那是猎刀酒馆的方向。听说他们刚从苏泽进了一批高浓度烈酒……

    肉眼可见的,炽烈的浓烟呼的一下升起,那附近的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隐约间火光从建筑物的缝中漏了出来。

    仿佛约定好了一般,接连几声巨大的爆破声从拉姆的几个方向传来。镇民的惊呼声、怒骂声、哭喊声连成一片。

    大火在风势的带动下四处蔓延,眨眼间,浓密的火焰连成一片。

    之前还很急的唐纳德反而不动了。他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神呆滞。

    突然,唐纳德感到脸上一阵发凉。

    他怔怔的伸出手摸了一下。

    ——是雪。

    冬天来了。

    唐纳德、以及这座小镇的很多人所能经历的最后的一个冬天,已经到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