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怪客(中)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怪客(中)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人道至尊神级英雄位面祭坛大主宰武侠世界大穿越

    罗兰不会读心也不会算命。当然,他对玛肯说的话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算命了。

    不过那并非是星象巫师特有的的窥视命运,而只是单纯的忽悠而已。

    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也好——那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硬要给其一个高大上的名字的话,那就是冷读术。

    这门学问大多数都运用于星座、塔罗牌之类的民间占卜。如果用比较官方的话来形容的话,可以称冷读术是一种使用会话、心理策略建立信任关系的技巧。

    很多骗子、占卜师、魔术师都会巧妙的运用这门学问在陌生人面前给自己建立优势。罗兰在很久以前就擅长用这门学问对陌生人建立起一种信任关系。

    当然,在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很多人都对陌生人有着很高的警惕心。因此罗兰的沟通并不是希望一次到位、仅仅一次就达到自己的目标。比起那种不切实际的愿景,罗兰更多的是想要通过冷读术得到更多相关的资讯,并以此为跳板进行进一步的接触。

    比方说,假如罗兰用某种不惹人警惕的语气说出“看得出来,你经常把一件简单的事情想复杂”或是“我觉得,你是拿女朋友高兴会比自己高兴来得更重要的人”,对方一般来说的反应就是惊奇的看罗兰一眼,然后“确实,我曾经……”

    在那之后,罗兰就会根据对方所说的内容而调整自己下一步的对策。

    而对于玛肯就没有那么多的门道。

    在揭露一个人的秘密——或是他自认为罗兰揭露了他的秘密以后,罗兰在他记忆中的形象就会和这种秘密联系在一起。这和秘密的大小、紧要程度无关,而是只取决于玛肯什么时候忘记罗兰现在说的这件事。

    但恐怕他是一辈子也不会忘了。

    更何况,罗兰跟玛肯所说的话也不是完全的忽悠。在一天多的相处中,罗兰多少也从细节中摸到了一点玛肯的性格。虽然罗兰的忽悠有些神神叨叨的,但其中的本质却的确是真的。

    玛肯心里绝对有某种目标。而加入卡拉尔的军方甚至哑刃部队可以让他更接近他的目标,却无法让他直接得到满足。

    在他的目标达成之前,哑刃部队就无法得到玛肯绝对的忠诚。

    之前罗兰脱口而出的马尔诺斯将军一词也并不是说罗兰和他有多熟——罗兰对马尔诺斯将军的了解,只有“机制蠢得出奇的木桩boss”一条而已。

    但罗兰对卡拉尔军方所表现出的了解、能随口说出军方保密条例上等级很高的长官,这件事其实是和之前罗兰拆穿玛肯的沉默剑士职业的性质是一样的。

    在罗兰敌我不明时,这种行为只会让玛肯加倍的提高对罗兰的敌意和警惕。

    和一旦他认定罗兰是督依德——是他的上司,是自己人的时候,这种表现出来的对玛肯所处环境的了如指掌反而在不断加深玛肯心中的推定。

    到罗兰进门为止,玛肯对罗兰最后一丝警惕也随即消去——马尔诺斯将军是卡拉尔军方的保密人物,属于藏在暗地里的杀手锏。到现在为止,虽然马尔诺斯挂了将军职,可除了他直属的沉默剑士之外,甚至其他部队的将军也不认识他。

    克鲁维恩是特殊情况——那是因为他被马尔诺斯将军救过一次。而且他至今还不知道救了他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这种情况之下,罗兰能张口说出马尔诺斯的名字,玛肯就把对罗兰的所有警惕全部放下了。

    下意识的,玛肯也相信了罗兰之后说的那句话。

    信任是有惯性的——这就是九句真一句假的理由。

    被人一言拆穿心中暗藏的秘密,玛肯心神大震。

    虽不能说玛肯一定会对罗兰怎样。但至少在对上级汇报这次行动的过程的时候,要不要说出罗兰的存在却是值得细细思量一下的。

    快速的稳定了一下心神——在旁人面前不过是一瞬间的愣神,玛肯就连忙转身跟着罗兰走进了旅店,也忘了擦洗身上的汗迹了。

    这是他下意识的把罗兰当成领袖的反应。

    “一份烤梨。”

    还不等看一眼菜单,罗兰随便找了个地方罗兰,然后随口说道。

    慢悠悠的擦着桌子,有着一头火红色长发的老板娘抬起头来看了罗兰一眼,可当她看清罗兰的打扮之后便是全身一颤,立刻垂下了眼,嘴里含糊的应了几声,快步走开去给罗兰准备早餐了。

    罗兰也懒得回头打量这个心里明显发慌的老板娘,只是倚在座位上,微微闭上了眼睛想要休息一下。毕竟今天起得有点早。

    之所以老板娘看到罗兰会发慌,无非就是和铁匠的儿子有事而已。当年在游戏里罗兰又不是没走过这条任务线。

    ……真是的,枯萎者又不管这些东西。你就是和全镇所有男人都有事也不关罗兰的事。

    而玛肯就直直站在罗兰身边,神色有些不自然。

    之前他是想出去擦洗一下的,可是下意识的跟着罗兰进来之后,他再自己出去,似乎是有些不太好——

    “啊,对了,”罗兰闭着眼睛,轻声说道,“玛肯,你要有什么事就先去办吧。我吃饭不喜欢有人盯着。”

    “那我去擦洗一下。那位大小姐应该也醒了,现在大约在做祷告。”

    玛肯沉声说道。

    逐渐远去的轻盈脚步声让罗兰变得有些迷糊。前一天晚上罗兰一直在回忆关于法琳娜日记中的细节,几乎是一点没睡。这也保证了罗兰早上不可能睡过头——他自过了午夜,银月西斜之时就已经醒来。

    之后罗兰的神经更是绷得紧紧的——和在无光之痕里不一样,在那种纯粹依靠技术和地利就能风筝一群人的地方,罗兰从来就没有多少紧张的情绪。

    可在拉姆不一样。别看罗兰一直都仿佛很平静的样子,和他心里紧张的要死——因为他的性命直接挂在了法琳娜这个女人的一句话上,而他却和法琳娜根本就不熟,完全猜不到她的反应。

    就算是罗兰算对了法琳娜所有的反应,可那个女人恼羞成怒之下什么都不管,直接把罗兰拍死了怎么办?

    罗兰以前就觉得,把计划的成功与否寄托在女人是否闹小脾气上,这件事的蠢度和看黄历骗人几乎没什么区别。

    反正总之就是看日子骗人而已。

    可是,他却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沦落到必须做这种蠢到没边的事的情况。

    那种生命完全被别人掌握在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这就是罗兰不会向任何可能会脑抽的存在献上忠诚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罗兰必须要得到告死鸦职业的原因。

    在所有的神职中,唯有告死鸦的自由度是最高的。就算是同属圣者牧师的耶洛哈之子,也必须行耶洛哈认可的事。

    而长眠导师她只看结果。因此她永远不会故意坑自己的信徒,而且只要结果是她想要的,无论告死鸦们采取什么手段、无论是否虔诚她都全然不在意。

    因此,告死鸦虽然是所有职业中最强的一个,却也是最不团结的一个。好在上头有老大压着,起码不会真的打起来。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这是因为告死鸦是唯一一个没有神下最高领袖、神的地上代言人的牧师团体的原因。

    如果罗兰能成为长眠导师的代行者,成为告死鸦们的教宗,把这股庞大而散乱的力量凝聚成一体,说不定在失落圣诞的时候这个世界的损失就不会有这么大了。

    ——甚至,说不定南风之环在开启失落圣诞之前就会被罗兰给清剿了也不一定。

    罗兰这样胡思乱想着,很快就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可就在这时,罗兰却突然感到有人接近了自己——而且不是送烤梨来的老板娘。罗兰之前迷迷糊糊就已然感觉到老板娘来过一次了。

    而且罗兰也能听的出来,那也不是玛肯或是克鲁维恩,而是全然陌生的、罗兰从没有听过的脚步声。

    陌生的脚步声在离罗兰还有两三米的地方就很有礼貌的停了下来。

    罗兰能感觉到,这人绝对是冲自己来的。

    ……是法琳娜的人吗?她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或者说是暴力之主的人?不,不可能。那群脑子里都被肌肉和烈酒塞满的家伙绝对没有这样的礼貌。

    在大约两秒后,一个优雅、拖着缇坦人一样但并不是那么标准的尾音的年轻声音从罗兰面前地方响起:

    “尊敬的枯萎者,艾斯特.艾伯伦向盖亚之父致敬——”

    罗兰眼皮抖了一下,有些不悦的挣了开来。

    看不出他在睡觉吗?明知道他是枯萎者,为什么还敢打扰一个枯萎者的休息?

    不过竟然知道盖亚之父——罗兰心中也对那个突然来找自己的年轻人有了几分好奇。

    于是罗兰微微的抬起头来,看向那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

    带着金丝眼镜,黑发黑眼,身高很高,大约一米九左右。他穿着和这个小镇非常不撘的素朴礼服,给人的而感觉就像是学者一般文质彬彬。

    不是错觉——罗兰总觉得在哪见过他。而且艾斯特这个名字也有些耳熟——他绝对在副本以外的地方见过这个名字的主人。

    “年轻人,有什么事吗?”

    出于这种警惕心,罗兰把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沉,配合他天生有些沙哑的声音,变得如同迟暮老人一样。

    “枯萎者大人,您听过雅利吗?”

    “……很抱歉,能再重复一遍吗?”

    还有些迷糊的罗兰差点听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