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怪客(上)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怪客(上)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巫神纪永夜君王大主宰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罗兰把自己紧紧的裹在黑袍之中,看了看天色,脚步又是加急了几分。

    一直在走到某个没人的路口的时候,他才悄无声息地把袖中的手抽了出来。

    只见他左手捏着的介绍信掩藏之下,他的左手无名指和小拇指紧紧夹着一张有些发黄的字条。

    “呵,法琳娜那个蠢货。”

    罗兰冷笑一声,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的确,就算那个盒子已经被罗兰用白塔语激活,在法琳娜的卫兵从头到尾的看护之下,罗兰根本没有时间说出口令拿出盒子里面的东西。但惟独有一个时候,罗兰却是能正大光明的念出密码的。

    那就是他把盒子快要递给法琳娜的时候。

    在他说出密码的瞬间,他就用拿着盒子的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快速的从中把字条抽了出来,然后直接松手把它扔在了袖子里。

    随后他用手递出黑色盒子——因为法琳娜比罗兰高一点,他就必须抬起手。这样的话字条就滑到了袖子里的深处。

    在法琳娜的注意力都转向那个盒子的时候,罗兰就在拿着左手拿着的介绍信的掩护之下,用左手的小指轻轻夹住了右边袖子中自然滑落的字条。

    而同时,法琳娜虽然知道了密令,可她不知道这被白塔密语加密过,更是不知道“指令:开启密层”的白塔密语怎么说。

    在她查明这一切之前,罗兰就肯定已经离开了这里。以法琳娜的身份,她是不敢轻易离开拉姆小镇的。

    ……更何况,一旦离开了她的主场,法琳娜究竟还能否威胁到罗兰都是一个问题。

    罗兰能让一群灰烬之徒在他面前如同瞎子,就能让法琳娜同样变成瞎子。

    心中满是轻松,罗兰把有些发黄的纸条在面前轻轻展开。

    “……这是在逗我?”

    短短的一行字让罗兰感觉自己被耍了。

    只见那上面用白塔密语写着半句话——

    “荆棘之冠,凶兆之鸟。尔等需以水银为血——”

    到此,整句话便戛然而止。

    很明显。因为白塔密语没有标点符号,罗兰甚至都不用分析其中的语义,单就语法来说他就能看到最后那句话绝对没有写完。

    也许是顾忌了什么,又或是他想要通知的那个人只需要这半句话就明白他想说什么。

    可无论罗兰如何绞尽脑汁的搜寻自己的记忆,他也无法想起任何和这两句话有关的信息。

    “……可恶,我不擅长解谜啊。”

    站在原地大概想了两分钟,罗兰完全想不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或者说,他所想起的应该和正确答案完全不沾边。

    说到荆棘之冠,罗兰第一时间想起的是耶稣受难时,头上被人戴上用长满尖刺的荆棘编成的圈状冠。

    而凶兆之鸟——这个用来指代乌鸦的印象,倒是无论地球还是法恩斯世界都是一样。

    正当罗兰愁苦于解谜之时,他却仿佛想起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打开了因为嫌挡视线而关上的系统提示——

    果不其然,在那行如同刷屏般不停往下流淌的系统提示的最下端,罗兰看到的连续三次出现的重要信息:

    【你得到了长眠导师的相关信息】

    【你得到了告死鸦的相关信息】

    【你得到了告死鸦转职的相关信息】

    罗兰眼中精光一闪。

    他知道这是什么了!

    如果他所料不错,这东西存在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给他做一次提示而已。

    这种东西叫做“接触”。罗兰在拿到这张纸条的同时就等于是进行了一次“接触长眠导师”。如果他没有这东西,恐怕就要尝试着在感知突破十八点的时候在某些特殊地方给自己注射水银试图接触长眠导师——这也是为什么罗兰需要把巅峰感知顶到十八点的原因。

    可是他接触长眠导师以后,只要常驻感知达到十点,他就能在某些时候听到长眠导师的低语。

    在听到低语以后,罗兰自然而然的就能接到转职任务了。

    罗兰眼中光芒闪动。略微思考了一下,他决定还是把这张纸条留下。

    虽然自己已经通过它完成了接触,但罗兰还并没有解开上面的谜题。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谜题非常简单。只是自己没有找到其中的诀窍而已。

    “……如果换做姐姐,在拿到纸条的一瞬间就解开了吧。”

    罗兰揉了揉因刚才的险境和自己的思考而变得有些痛的太阳穴,低声喃喃道。

    那是罗兰从小到大,仰望一生的真正天才。

    和自己这种只会用小聪明投机取巧的人不同,罗兰的姐姐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与凡人不同的人。

    如果穿越过来的不是自己,而是姐姐,恐怕早就在几百年以前世界就真正意义上的平定下来了吧。

    不,如果细想的话,姐姐或许也无法改变着一切。

    她太仁慈了——或者说,她太过软弱。和罗兰完全相反。

    让她来到这里的话,恐怕最后的结果就是被背叛而死。罗兰相信,能在这个将会变得越来越混乱的世界中制止所有战争的,绝不可能是慈爱和贤明,而是信仰与暴力、铁与血、基于正义之上的屠杀与肃平。

    “……怎么想到姐姐了。”

    罗兰甩了甩头,把那个熟悉而阔别已久的面容从脑海中驱散。

    随后,他的眼神再次坚定下来。

    绝对能做得到。

    绝对能做得到。

    在心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罗兰的表情重新变得平静下来。

    他将纸条贴身收好,随后快步走回了玛肯一行人所住下的旅店。

    因为罗兰没有耽误哪怕一点时间。从他离开旅店到现在甚至还没有过去半个小时。

    若无其事的,罗兰顶着他行过所造成的绝对寂静的氛围走了回去。

    刚刚走到门口,罗兰便看见了因晨练全身密布细密的汗珠,正想要去擦洗一下的玛肯。

    于是罗兰眼珠一动,抬手向他问好。

    “玛肯,早上好。”

    “早上好……”

    玛肯一低头,看见了从外头走过来的罗兰,眼中有微微有些讶异。

    “这么早,你去哪了?”

    “我去和这座小镇的守护者德鲁伊交换了一下情报。”罗兰的语气非常平静。

    一边这么说着,他还把目光微微往客房里瞄了一下:“……毕竟如果不事先打好招呼,等我们走了他们的处境会很危险的。”

    听罗兰这么说,玛肯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行啦,别装了。马尔诺斯将军没告诉过你督依德无所不知吗。”

    罗兰的语气不知不觉的灌上了些许的好笑。

    “……也是。”

    玛肯一直板着的脸也是微微松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此刻表情的轻浮,玛肯重新板起了脸:“那么罗兰大人,你要和我一起回总部汇报情报吗?”

    “‘我’?”

    罗兰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些什么,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对,‘我’,”玛肯沉声道,“克鲁维恩另有任务。他需要去南边的……那个地方去一趟。”

    “是财富之城吧。”

    罗兰恍然。

    和克鲁维恩这种从法拉若北上的山民不同,真正土生土长的卡拉尔人其实对那个地方是有些羞于启齿的。

    那种程度大概就和地球上在公交车里谈论关于大宝剑问题的地球人一样。

    “……没错。我去那个地方不太方便,很容易就会被看出是从别的地方派来的探子。可是克鲁维恩不同。”

    玛肯犹豫了好长时间,才有些干涩的说出:“……其实克鲁维恩本来就是财富之城的人。只是被马尔诺斯将军救了一命,才决定加入卡拉尔的军队。我也是在那前后认识的他。”

    “怪不得……”

    罗兰一脸的恍然大悟。

    这种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生硬的重复对方的话。那是说谎者最容易辨识的特征。比如如果罗兰说出什么“原来他是财富之城的人啊”之类的话,就等于是直接告诉了玛肯自己有隐瞒了什么。

    虽说玛肯以前不是财富之城的人,可他以前毕竟是一名刺客,干的是指头沾血的活。一点察言观色都不懂的话,他也不可能活到青铜阶。

    任何从刺客组织中离开的人为了保证秘密不丢失,都会受到组织的秘密追杀。可从玛肯一进入卡拉尔军方,那个组织的人就忌惮着不敢报复来看,那也绝不是什么大组织。至多不过占据一城而已。

    那种小组织的人可不会像是绝对律令和银月之刺那些大型刺客组织安安静静的等新人刺客的技艺磨练到了黑铁阶才放出去。

    从不懂得任何超乎常人力量的十二三岁的正式阶开始就接受各种杀人任务,还能完完整整的活到如今的接近四十岁,这种年龄带来的经验甚至能让他越级刺杀白银阶的敌人。

    正如一开始的马可一样。以马可的感知属性,配合自然感知,却在玛肯出手的一瞬间才能感受到身后有杀气。

    而玛肯就连马可的躲避也一同计算在内,因此选择的第一次攻击目标不是脖子之类容易丢失目标的致命处,而是选择了腰间这个不易躲避且弱点多多的地方。那一剑没有碰到任何的骨骼,却击碎了马可的肝和肾。要不是马可使用灰烬强行止住流血,并将玛肯烧伤,再给玛肯不到两秒的时间他就完成对马可的刺杀。

    不过越是这样成熟到心态甚至有些苍老的人,他的内心想的便是越多。

    罗兰的存在肯定不能曝光。因为这个时间段,卡拉尔的督依德们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无光之痕。可以说他的存在被玛肯向上级汇报的同时便会暴露。

    可如果罗兰直接跟他说“你不要跟上级说我的事”什么的,玛肯反而会怀疑罗兰。

    也就是说,罗兰需要让玛肯自己隐瞒其关于罗兰的事。

    这并不难。

    甚至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了。

    从上一句说出口之后,罗兰明显的顿了一下。那种明显在玛肯眼中便化为了一种疑虑。

    可随后,罗兰那如深渊般深邃的黑眼睛便变得平静了下来。玛肯不自觉的把更多的注意力投了过去。

    “玛肯,我能看的出来,你的外表看起来好像很有自信,但内心却有浮躁不安的一面,在不同的场合你通常属于不同的人,”罗兰的声音变的柔和了下来,变得缓慢而有节奏,“其实你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但一直认为没有机会得到,所以一直停滞不前。”

    玛肯瞬间瞪大了眼睛。

    但还不等他有所反应,罗兰就径直迈步走入了旅店内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