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内脏占卜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内脏占卜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雪鹰领主位面祭坛神级英雄飞天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巫神纪

    光想着这个亡灵牧师是柯蓝沃的牧师,有可能知道长眠导师的某些信息,罗兰却因此忽视了更重要的东西。

    没错,早在罗兰发现那个外乡人是个亡灵的同时,他就该有所察觉——

    要知道,法琳娜在成为告死鸦之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德鲁伊。

    就算她的姓氏是绿藤,擅长各种毒剂的制作,但想让一个亡灵彻底死掉,以她的水准是绝对做不到的。

    只要做不到这一点,谁都无法灭一个亡灵的口。就算是罗兰,只不过是让那个亡灵的身体失去活性而已。

    等那个年轻的亡灵重新复活,罗兰早就离开了这里。就算他反应过来,去告诉法琳娜有一个德鲁伊冒充枯萎者也没用。毕竟法琳娜本来是在逃的德鲁伊,杀死了这个小镇本来的守护者才上位的,绝对不可能把罗兰的信息上报——那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罗兰身为白槲都做不到,善用毒的绿藤德鲁伊又怎么可能毒杀一个亡灵?亡灵的毒抗本来就非常高,除了妖精之血这种用白银种族以上的材料制出来的毒,所有常见的毒全部无效。

    因此,法琳娜绝对不可能毒杀一个亡灵。

    换句话就是说,法琳娜的日记上并没有记载真实的情况。

    日记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给自己看的,她没可能一开始就认为自己会死,故意在日记里记下了错误的情况。

    出现这种故意记错的情况,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法琳娜知道有人会看自己的日记,而且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看。为了误导那个人,法琳娜在自己的日记里九真一假的把很多关键性的事故意记错了。

    而告死鸦传承、外乡人这些资料的误导一定有它存在的意义,不然法琳娜没道理会故意隐瞒这种无法复制的事件。假如她的记载是真的,那她也已经得到了传承,那个人也已经死了,她大可以直接大大方方的写下来。

    所以只有一个答案——法琳娜得到告死鸦传承的地方并不是那个外乡人牧师身上,而是和监视者相关的某个人。而她杀死的那个人其存在与否就有巨大的意义,活着与死去会极大的影响到法琳娜的利益甚至安全,她才会故意隐瞒那个被自己杀死的事实。

    反过来说,法琳娜日记里没有记载的事情,反而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罗兰感觉到一个被隐藏的真相离自己越来越近。

    联系一下罗兰在游戏里所见的情况,以及法琳娜得到告死鸦传承的前后发生的事,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法琳娜日记中,她记载她得到告死鸦传承的日子前不到两天,她还写道:“钟楼下的那个老骗子说我最近要倒大霉,真是晦气。每天都见到他真是烦死了。”

    可在那个日子往后推一天左右,老约翰就消失了。

    差不多就在老约翰消失的那一天前后,法琳娜就得到了告死鸦转职的重要信息。

    在那之后,她的日记中再也没有提到过老约翰。在那一天之前,几乎每天都会念叨两句老约翰的烦人,可正当他失踪以后,法琳娜却再也没有提到过他。就连“不知道死了没有”的记录也没有。

    那只有一个答案。就是她已经清楚地知道老约翰已经死了。已经清楚的知道了的事自然是不会再感到疑惑。

    再联系一下老约翰那和他身份完全不符、玩家发现他的尸体时已经被弄坏了的星象测量仪器,以及那句“我除了他身上的钱都没动”的证词,那么其中矛盾之处显而易见。

    想到这,罗兰毫不犹豫的转身下楼,随口说了一句“把尸体处理干净”就立刻往西门的阴沟跑去。

    也许现在去还来得及。

    “早就该发现的……”

    罗兰喃喃道。

    一套白塔正规的星象测量仪器,少说也要八百金币。那已经是一个小贵族一年的赋税了。甚至能买两头品种优良的战马。

    而那个测量仪器的残骸——几乎完全被泡坏的东西居然都卖了几十金币。那种级别的东西,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老约翰这种人手里。就算是在物价最贵的白塔,这东西也能换一套海景别墅。在比较小的公国,买个终身制的子爵都足够了。

    如果罗兰没有猜错,老约翰极有可能是在做贫穷试炼。

    那是黄金阶白塔巫师感受起源的一种隐秘传承,完成试炼之后有很好的几率会初步感受到自己的起源。

    简单来说,就是在一段时间内放弃自己所有的施法能力,然后舍弃一切道具和金钱,在一个每天都切实威胁到自己生命安全的地方活过一年。这样的话,巫师回到白塔再举行一个仪式就可以直接呼唤自己的起源了。

    这种觉醒起源的方法简单直接有效。但因为它所具有的显而易见的危险性,那群把自己的命看的比别人高一等的白塔巫师除非必然,肯定是不会选择这条路。

    大约老约翰是已经老到了极限吧。如果不能觉醒起源就活不过两年,为了延续自己的研究,才会接受这样苛刻的试炼。

    而他之所以能带上那个测量仪器,恐怕是因为那个测量仪器根本就不是“道具”,里面是空心的!老约翰判断天气应该真的是凭借星相计算的。

    他很聪明的选择在卡拉尔边境的一个小镇进行贫穷试炼。这样的话,他既不会没事就遇到几位清剿巫师的枯萎者、也不会因为不小心得罪了什么有权有势的人而被干掉。

    本来老约翰是很有机会度过贫穷试炼的,可惜,在第三个月,他就被法琳娜给干掉了。

    也许是从有人监视自己这件事上法琳娜醒悟到了“老约翰”身上的怪异之处;也许是单纯的想要弄到老约翰的测量仪器——于是她就把老约翰给干掉,顺便把他身上的传承一并拿走了。

    就连杀死他的方式恐怕也不是法琳娜记在日记里的在哔里下毒——她本来就厌恶老约翰到极致,而且她也没有地方得知老约翰是一个能力被限制的黄金阶巫师,自然不会多此一举的选择用这种方式杀死老约翰。

    不出意外的话,那个测量仪器中很可能就隐藏着罗兰想要得到的东西。

    如果现在过去的话也许还来的及——

    这样想着,罗兰毫不遮掩的把藤蔓从袍子底下伸出,在地上推动着借力快速前行。

    路上根本没有人敢阻碍罗兰的行进。

    一个黑袍行色匆匆的路过,每一个发现他的路人都一脸惊恐的迅速退到了路的最边上,以防自己因为挡路的原因被似乎有什么急事的枯萎者大人给顺手干掉。

    从三楼下来,罗兰不到一分半的时间就到了拉姆小镇的西门,并找到了那个阴沟。

    见到阴沟中并没有出现当年罗兰见到的视频中的破损测量仪器,罗兰便立刻松了口气。

    还有希望。

    罗兰二话不说,也不怕脏,直接操纵着和自己共享感官的藤蔓钻入阴沟的污水之中,捞动着寻找起来老约翰的尸体。

    那并不难找。

    那个大约受法琳娜的指示或是被她引导着杀死了老约翰的路人大致之前从来没杀过人,就连翻起淤泥来把尸体浅埋都不会,直接慌张的把尸体丢进了污水中。

    就算现在是冬天,一周的时间也完全足够一句泡在脏水里的尸体腐烂的了。到了那时,阴沟里的味道必然会将警卫队引来。接受过督依德的教育的卡拉尔警卫队甚至比他们的一些军队都要全能。在神术的辅助之下进行简单的尸检,查清一个星期之前谁到过这里来也只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那么,之所以罗兰一直到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得知杀死老约翰的凶手是谁,那只能是因为法琳娜已经杀死了那个中年人、或是整个警卫队都已经把被她完全控制。

    罗兰指挥藤蔓将老约翰怀中的测量仪器取了出来。至于其他的东西基本就没碰。

    “果然不出所料。”

    罗兰低声道。

    只见一个四四方方的一掌大小的小黑盒连湿都没湿。更别说被脏水泡坏了。

    罗兰以前见公会里的人用过这种东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伸手举起黑盒颠了颠,找到比较重的三个角,然后伸手轻轻敲了三下。

    “Saor-sorrso。(指令:开启密层)”

    随着罗兰的指令落下,小黑盒开始嗡嗡的震动起来,凭空漂浮在了空中。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中传来:“Gageter?(密码?)”

    ……密码?那是什么?

    罗兰挑了挑眉。

    但他心中并没有什么担忧。既然法琳娜那个女人能打开,身为灰烬之徒的他没道理开不开。

    这么想着,罗兰暂时无视了悬浮着的小黑盒,而是抽出卡拉尔斩剑,把老约翰的胸腹完全剖开,然后用藤蔓把他的尸体侧了过来。

    在发黑的鲜血刚刚流出来、内脏还没有流出来的时候,罗兰眼中幽绿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内脏占卜,开启!

    罗兰眼中最后的一个画面是老约翰的肠子刚有流出来的预兆。在那之后的一瞬间,一种来自更高层面的意识投影便将他的五感覆盖了起来,得到神启一般的感觉就这样出现在他的眼前——

    快速的,老约翰的一生从他面前快速划过,画面昏黄而黯淡。

    罗兰紧紧抿着嘴唇,双眼盯着任何一个从眼前划过的画面。

    进入白塔……

    进阶白银……

    发现塔尔.约翰定理……

    进阶黄金……

    争端……

    贫穷试炼……

    “就是这个!”罗兰眼神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仿佛画面连同老约翰的尸体一同被被剖开一样,在罗兰想要看的更清楚之后,画面流动的速度凭空慢了数十倍。

    这是老约翰决定开启贫穷试炼之后的事情。

    之后,罗兰看到的老约翰和什么人发生了争执,然后进入了自己的实验室,掏出了那个漆黑的盒子!

    罗兰心中一动,整个画面的流速变得和正常的世界一样。

    老约翰身穿深紫色,绣着繁复花纹的导师长袍,面色严肃的展开了自己的星象监测器,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它里面置空,又塞进去了一张纸。

    “Orfe-Gageter。(设定密码)”

    办完这一切,他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Gageter?(密码?)”

    老约翰沉思了一下,然后用一种轻灵而欢快的语言念道:“黄昏将至,倦鸟离巢,永不复返——”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

    罗兰眼前一花,然后他看到老约翰的尸体似乎刚刚被什么人踹了一脚,重新滚下了阴沟里。因为他的内脏流出节奏被打乱,而且离开了罗兰的视域,这种来自盖亚之父的神启也到此为止。

    之后,罗兰发现一个身着全身铠的卫兵站在自己面前,他腰间的佩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而在他之后,十二三名全副武装的卫兵严阵以待的看着罗兰。

    罗兰却没有在意他们,而是回忆着之前看到的画面。

    对于画面的真实性罗兰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凡是从大地上出生的生命,他的一生都不会瞒过盖亚之父。就算现在盖亚之父被黄昏种污染成了眼里有蛇的希格斯,但这条能力他却从未失去。

    让罗兰更在意的是,老约翰为什么最后用冬精灵的语言而不是白塔巫师之间通用的白塔语进行加密?

    白塔语是从魔鬼的语言中衍生出来的一种高级加密形式。用这种语言交谈、写字,无论是牧师还是他们的神都无法听到、看到这种语言。

    如果老约翰只为了掩藏某种东西,无疑用白塔语加密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他最后念出却没有念完的那句话,罗兰也知道它的来源是什么。

    黄昏将至,倦鸟离巢,永不复返。

    这是冬精灵的长诗《依拉玛特的乌鸦》的一节。

    那首长诗是冬精灵的智者写下的暗藏预言和人生教导的精神诗篇,其中还揭示了三个远古宝藏的位置。

    罗兰还甚至记得永不复返的下一句是什么——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突然,罗兰听到面前的卫兵突然怒斥道。

    罗兰甚至懒得做出回应,只是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他,那个卫兵就因恐惧而稍微退了半步,手中紧握的长剑也低垂了下去。

    可随即,那人仿佛是感到羞恼,马上又上前两步,长剑也重新架了上来,甚至更加贴紧罗兰的脖子。

    罗兰甚至能感到他的手在颤抖。

    “我是拉姆的城卫队队长!我们怀疑你冒充枯萎者,犯下多起杀人案——现在要把你交予法琳娜大人提审。”

    城卫队队长咽了口唾沫,声色俱厉的说道。

    法琳娜?

    果然是她。

    罗兰冷笑一声。

    “好啊,我跟你们去,”他说,“可是,把你的剑握的稳一点。你这样抖来抖去,我怀疑你有刺杀我的意图。”

    “——你要是一剑砍不死我,就等着这个小镇的人给你陪葬吧。”

    仿若从死者之国里传来的声音,幽幽的在卫兵队长耳边响起。

    于是,那人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不甘的、恐惧的、畏缩的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剑。

    ——————

    4k字大章,算今天两更一起发了吧……咱也懒得拆了。

    总之,求推荐(严肃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