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人类绝望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人类绝望术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人道至尊神级英雄位面祭坛大主宰武侠世界大穿越

    【你亲手杀死了三名牧师(黑铁阶),抽取本源力量……因为你越一阶杀死你的敌人,你得到的经验获得120%的加成,你最终得到了76点经验】

    提升一级灰烬之徒的等级——

    罗兰毫不犹豫的在心中说道。

    【灰烬之徒等级7,晋级需要66点经验】

    确认!

    【你从白槲的姓氏当中领悟到了神术槲寄生之触】

    就是这个!

    罗兰感到心里一阵振奋。

    之所以当初选择白槲的姓氏,除了金橡德鲁伊这种高大上的职业基本只能当辅助、前期没有战斗能力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这个神术。

    金橡的强盛期在黄金期。单论辅助能力来说,在瘟疫复兴后期众神陨落以前,没有任何职业的群体辅助能力在黄金期能超过金橡德鲁伊,就连战争萨满也要稍逊一筹。

    然而,罗兰是不可能在灰烬之徒这个职业上练到白银阶以上的。一旦罗兰以灰烬之徒的职业达到白银阶,灵魂本质就会发生异化。

    罗兰自认做不到马可那种神奇的灵魂分裂。一旦灵魂异化,很有可能会感受不到长眠导师的声音。

    毕竟马可以后一定会成为罗兰的敌人,用敌人创造出来的职业去攻打他——罗兰还没这么傻。更何况以后长眠导师座下的告死鸦一定是最强职业,这一点毋庸置疑。

    罗兰觉得自己既然到了这个世界,能选择的就一定要选最好的。

    而且罗兰之所以不选金橡,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槲寄生之触这个神术。

    橡树一系的姓氏都很强很强没错,可它自带的神术毕竟只能提供辅助能力。在罗兰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以前,像是槲寄生一系这种拥有足够的灵活性和攻击性的姓氏才是首要之选。

    槲寄生之触——通过接触攻击汲取对方的体力和生命,很多邪恶侧的牧师都有类似的能力。以罗兰的感知属性,两次汲取的治疗量基本够回满自己血的了。

    哪怕现在罗兰没有真正学会它,每天只能借用两次,也足够扭转当前的局势了——

    罗兰把袖口的两条藤蔓收回到袖子里,脚尖点地,两条新的藤蔓从罗兰的腰上种了出来,在腰背处缠绕了两圈,又从长袍的尾端伸了出来

    腰间藤蔓发力,重重的鞭打在地上,腾起一阵烟尘。罗兰借力便向领头的牧师冲去

    看着一个身上只有正式阶能量反应的白槲德鲁伊举着把奇形怪状的斩剑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了手下的三个黑袍牧师,又向自己这边冲过来,领头的牧师不自觉的感受到一丝畏惧。

    这绝对不可能是区区正式阶的德鲁伊!

    谁家正式阶的德鲁伊能举着剑一下一个的杀死三个黑铁阶的牧师啊?更何况,暴力之主的牧师在前期能造成的伤害比起其他神明的牧师少说多出三倍,还有一个能越一阶抵挡伤害的强力护盾。

    别说被人越阶杀死了,就是越一阶杀掉战士这种职业也只需要一次偷袭。

    在领头牧师的常识中,能解释现在这种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罗兰其实是一个白银阶甚至于黄金阶的刺客,然后被枯萎者雇佣前来消灭他们。

    他们为了建立基地,烧了一大片树,枯萎者盯上他们很正常。而枯萎者限于创立者所发的神圣誓约,不能招收任何不具有德鲁伊职业等级的职业者加入组织。

    所以,想要让这名刺客有充足的理由杀死他们,就必须给他一个名头——比如说,临时兼职一两个等级的德鲁伊,然后加入枯萎者,以五年为单位接一个长期的订单。

    他并不是脑洞大开想出的这种情况,枯萎者是有前科的。

    就在前年,狩猎女神的一个区主教想要办个活动,从一片银松木的林子里划一片区域举办狩猎比赛。这本来也说不上什么,枯萎者也不想过问。

    问题是,当时有一个狩猎女神的年轻信徒,在完成神殿给自己的清理树林的任务时,因为一时发懒,自己设了两条自制的防火隔离带就点了火,想要用火把这片树林清理干净,完全无视了被派来的德鲁伊监督员强调的不能点火的禁令。

    于是悲剧就发生了。起因是一颗灰松木发生了剧烈爆炸,然后引发了森林大火。

    灰松木经常伴生在银松木里面,在外观上除了叶片略微黯淡、整棵树稍微矮小一些以外和普通的银松木没有什么区别。德鲁伊以外的人很难辨认。和用来榨取松子油的银松木不同,灰松木是一种昂贵的木料,是擅长进攻的巫师最常使用的法杖杖芯材料。

    灰松木最出名的特性是,完好的熏烤脱水处理以前,灰松木遇明火就会发生剧烈爆炸。因此很多水平不够的巫师用品店天天会爆炸,就是因为手法不利落学徒在用酒精灯炙烤灰松木的时候因为温度上升过快而发生了爆炸——而那只是一根小拇指粗细的木条而已,其威力就足以将冒冒失失的学徒的手指炸断。

    而亲手给一整颗灰松木点了火的年轻信徒当时就被炸死在了原地,尸骨无存。而爆炸的灰松木在一堆富含油脂的银松木里面,立刻就引起了难以熄灭的森林大火,而大火又引爆了其他的灰松木,发生了连锁爆炸。

    大火持续了一天两夜,将整个树林几乎烧成了白地。

    枯萎者震怒。

    然而狩猎女神一边推脱说那只是普通信徒,不是正式牧师,狩猎教会不对此事负责,一边排除了大量的底层牧师,利用神术系职业对其他神术系职业的模糊感应,一层层的搜索着白银阶以上的德鲁伊,同时还对城市戒严,对无知的市民慌称有一位强大而邪恶的德鲁伊准备要潜入城市,要求市民积极举报看到的德鲁伊。

    第二天,在这种严防死守之下,狩猎女神教会的区主教被复数的黄金阶刺客直接暗杀致死,整个教会无一幸存,原地还发现了枯萎者教会的审判标记。

    按照法恩斯世界的传统,狩猎女神的信徒严重违反了德鲁伊教会的教义,德鲁伊教会的确有权发起一次正义的回击,任何第三方都不可以干涉这件事。但同样的,枯萎者也不能申请外援,,只能以自己组织的力量进行神圣复仇。

    狩猎女神的教宗听说了这件事,义正言辞的称那几位刺客并非德鲁伊,不可能是枯萎者内部的人,不享有神圣复仇的权利,坚决要求德鲁伊教会立即交出凶手,并亲自出面,请出一位真实之眼的枢机主教作为裁定。

    而在那位枢机主教对现场进行专业勘察之后,宣布:杀人者的确是德鲁伊教会的人,符合神圣复仇的判定标准,德鲁伊教会无罪,任何人不得在对此事进行追究。

    当时所有人都傻了。

    不得不说,德鲁伊的三教首智慧英明。他们早就意识到了这种可能,并且针对于此事先做好了准备。

    暴力之主的领头牧师在当年作为和狩猎女神的建交队伍的一员,亲身经历了这件事,所以他下意识的想到了这种可能。

    至于为什么这些刺客要为德鲁伊教会卖命——不说德鲁伊教会所持有的知识和财富,单就说成为一名正式阶德鲁伊的福利就不是一般人能拒绝的。

    一旦成为过正式的德鲁伊,职业者起码能增长十五年到三十年的寿命,哪怕之后想办法把德鲁伊职业洗掉也不会收回。

    单凭这一条,就有成百上千刚刚进入老年职业不可能进阶的白银阶和黄金阶强者挤破头也要加入枯萎者。一旦他们的寿命多出十几年,他们的老年就会冲淡成中年。而中年的职业者是可以进阶的,只要进阶成功,他们的寿命又会凭空多出十几年。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般人想要就职德鲁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德鲁伊这个职业不像巫师,他们不会存在任何的书面材料,所有知识都由导师亲口教导。

    如果不是这些特殊的编外人员,普通的学徒而且想要从导师那里毕业,至少要学习二十年的杂学。上至众神的喜好徽记,下到辨识昆虫公母的手法,德鲁伊学徒要无一不精,甚至比绝大多数的巫师学徒都要博学。

    无论这位暴力之主的牧师怎么看,罗兰都是那种被长生的诱惑吸引为枯萎者卖命的刽子手。

    打定主意不和罗兰正面冲突,这位首领牧师决定让那些无生之拳不惜一切代价缠住罗兰,自己则赶紧把任务完成了走人。

    ——不,不能这么想。说不定任务的发布人和枯萎者是一伙的,目标就是引蛇出洞。

    要不然,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巧正好在这个队伍里?要么是有人通风报信,要么,就是他在这个队伍里已经等待多时了!

    不只是冷静的分析还是因为畏惧而变形的思考,领头的牧师转眼间就否决了自己刚才的决策。

    ……还是直接逃了吧。

    但他却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中隐隐有两条紫线浮游在瞳孔附近缓慢旋转着。

    ——人类绝望术!

    那是罗兰的黑藤长袍上最后一个唯一附魔神术,在之前的战斗中他没有找到机会使用这个神术,而如今终于是用上了。

    人类绝望术是邪恶阵营才能学会的神术,位阶是四环,每天充能一次。意志检定没有通过的话,可以引导一个人的思维往绝望的方向发展。

    在罗兰的好运、或者说他的厄运之下,明明身为白银阶的牧师却失去了抵抗之心。而此时罗兰在藤蔓的助跑之下,已然接近了他。

    战斗的结局,此时已经注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