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我要打十个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我要打十个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仙界独尊大主宰永夜君王巫神纪帝霸武侠世界大穿越

    罗兰和安若思都没有下马车。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拦路劫道的事情,都是由队伍里的长者或是佣兵头目去交涉。

    在年头,就算是劫匪也是有三六九等的。如果是那种比较“专业”的劫匪,大多都认识一些著名的佣兵团,自然知道这些人是惹不起的。

    然后依据这些劫匪和佣兵的实力差距,一般会选择直接撤退或是废话几句再撤退。假如是后者的话,这些佣兵返程的时候就必须回来拜访这些劫匪,然后识趣的上缴一部分任务赏金——大约是十分之一左右作为笑纳。

    像是这种非常资深的劫匪,要么是领头人实力强大要么就是背后有人,一般情况下是打不起来的。

    但是如果是那种民夫兼职的劫匪,突然袭击上来的结果就是被应付突袭更专业的佣兵们直接杀溃。要知道,法恩斯世界的佣兵可不只是考个证就能兼职的。

    从某种意义上,所谓的佣兵,是契约之神的神殿卫士。想要成为佣兵,需要精通至少两种武器,会两种以上的语言,会潜行、侦查陷阱、侦测毒物以及反突袭,懂得交涉、威吓和野外生存的知识。

    那是货真价实的高级职业,和武器大师同级的战系职业转职。成为佣兵时候,要以契约之神法芙娜的名义发誓,重视任务超过重视自己的生命,绝不首先背信弃义——因此,佣兵也是一种非常受平民尊重的职业,如同其他善良侧神明的神殿卫士一样。

    别看安若思在玛肯的队伍里实习,但实际上巫师是不可能成为佣兵的。因为所有的巫师都不信仰任何神明,包括契约之神。

    他们只尊重奥姆之墙。

    奥姆之墙是法恩斯世界最重要的一道屏障,在法恩斯世界的地位如同地球上的大气层,用来隔绝星界和人间,使得神明不得随意下界。同时,奥姆之墙还负责协调元素界和物质界的能量物质循环。

    巫师拥有特殊的视域,可以从奥姆之墙上直接看到组成世界的法则,而且越是离奥姆之墙近看的就越清楚,所以白塔巫师们才要建立起通天的白塔。

    正是巫师这种便利的视域,让白塔巫师们以超脱科技树制约的速度急速发展。

    在边远地区还如同中世纪的欧洲的时候,白塔就已经开始出现类似电话和汽车的民用产品了。在白塔倾塌前的半个月,白塔的研发部甚至已经建造出了计算机的雏形。

    可惜这一切都被众神亲手捏碎,研究这些知识的巫师几乎全部死亡,造物被摧毁了大半,仅余的白塔知识只有四十年以前的水准。众神以凡人无法抗拒的神力警告凡人不要想太多。

    直到瘟疫复兴结束,人类的魔导科技才开始慢慢复兴。

    而在几年之前,白塔巫师们开发出了低级巫师也能使用的大杀伤性武器,研究成果被一些黑巫师滥用,给他们惹了不少的麻烦。

    在五年以前,白塔巫师曾经统计过,在白塔研究十年的巫师有两成的数量叛变,其叛变比例在全世界占最高,比第二名高四倍不止。

    在这种尴尬的情势之下,白塔巫师们立刻意识到必须马上提高巫师的素质。

    于是他们开始让一些学徒毕业的正式阶巫师进入各个佣兵团,实践学习契约精神。

    但是要知道,这只是实习而已。

    一旦真正遇到危险,绝对不能让巫师顶上。按白塔的说法,他们只是来学习先进思想的,可以把他们当成佣兵团的一员,但绝对不能让他们心爱的学徒、人类的未来去挡刀。

    不然你们就等着瞧吧。

    而牧师和德鲁伊也是一样,作为神职职业,在这个神权高于王权的世界,他们的地位甚至比一些乡下小贵族都高。谁也不敢让这些牧师老爷亲涉险境。

    但有时这一条也不一定。

    和巫师那样真的只是把他们当累赘的情况不一样,牧师的声望和地位有时候也能作为一种筹码。

    能请牧师协助护送或是能被牧师老爷们委托护送的佣兵团队,就算脸看起来再陌生,也不能以普通的想法轻易对待。

    于是克洛德就拄着手杖笑眯眯的晃了下来,让克鲁维恩搀着和玛肯一起去沟通协调。

    但是当那些头目看到克洛德的时候,突然笑了出来,三个人的心不由得便是一个咯噔。

    “这张脸是……克洛德.诺卡萨斯,战争女神驻伦萨教区的区主教。您既然在这,我们就放心了。”领头的一个男子有着深褐色的卷曲长发,面目如同克鲁维恩一样微微发红,一看就能看出其山民纯正的山民血统。

    “看来,克劳迪娅.克劳利果然在这里。”

    “谁让你们来的。”

    老克洛德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身为主教的气场从他苍老的身躯上缓缓释放,让对面的领头人瞳孔一缩。

    “呵……白银阶。看来回去得让他加钱呢,一个白银阶强者的脑袋怎么也应该一千五起。”

    完全没有理会克洛德的意思,对面的领头人舔了舔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

    “我在,问你话!”

    铿锵有力的话语难以想象的从克洛德的苍老的身体中爆发出去,饱含怒意的声音轰鸣如响雷。

    于此同时,接近炽白的灿金火焰猛然从克洛德身上升起,整个人都仿佛包裹在巨大的火球中,根本看不清面目。

    灼热的热浪席卷,然后慢慢收敛起来。那一瞬间的热浪冲的玛肯和克鲁维恩连退几步,裸露在外的皮肤还有些滚烫的余热。

    白色的火焰渐渐收拢成人形,然后收回到皮肤以下。他苍老的皮肤此刻闪动着白金色的光辉,灿然若神人。

    “看来是不想回答了,”老克洛德沉声说道,随着说话,他的嘴里零星的喷出白色的火星,“那么——”

    “缠住他!”

    对面的领头人当机立断,一挥手,断声喝道。

    六个左臂带着厚重的拳铠,右臂则举着巨大的战锤,身披不对称的半身板甲的壮汉狞笑着扑向了克洛德。

    “惟愿战车碾过他们,让他们如同腐朽的枯骨化作飞尘!”

    苍老而巨大的声音从人堆中响起,闪动着灼目金光的剑刃从手杖中刺出。

    但那瑟可萨芬的六个人仿佛早有准备,像是墨镜一样从的茶晶板从头盔上锵的一声落下,把整张脸完全挡住,那灼目的光辉完全失去了效果。

    如车轮般的圆弧瞬间在人群中闪过了三次,却都被那坚硬的拳铠挡了下来。

    就算是深蓝色的防具都能一斩而断的剑势.圣轮斩却被青铜阶的敌人用看似普通的护甲挡住,那么只有一种结果——敌人肯定是准备了专门克制神术的金属护具。

    一时半会克洛德竟是无法冲破人群。

    “掺了精金吗……”

    玛肯感到不妙,刚想抽身潜行,却被两个同样打扮的人一前一后的挡住。

    他转头看向克鲁维恩,却发现他也是一样的困境。甚至还要更过分,因为克鲁维恩的体积略大,围住他的是三个人。

    “你们挡好,注意把他们互相隔开!其他人跟我先去把任务目标干掉!”

    领头人看现在形势一片大好,毫不恋战的带着剩下的六个奇异打扮的壮汉和三个全身披在黑色斗篷里鬼鬼祟祟的人往后面的车厢走去。

    突然,金色的结界从天而降,将他们一行人罩在其中。

    那毫无疑问是克洛德主教的手笔。

    什么情况?他要干什么?这是什么神术?

    领头人先是紧张的四顾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自己周围的一切声音都从耳边消失无踪。

    他顿时感到很疑惑。

    为什么克洛德主教要在自己被围困的时候释放一个消音结界?

    正当他感到疑惑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立刻回过头去,却发现落在队伍最后的两个黑袍人一个头颅滚落在地上消失无踪,猩红的鲜血如泉一般向天上疯狂喷涌。另一个脖子上还紧紧的缠绕着两条藤蔓,藤蔓的另一端在一个身穿大一号黑袍的纤细身影的袖子里。

    而那个突如其来的敌人单手提着一把被血浸的血红的单刃斩剑,正赤裸着双足踩在脖子被藤蔓束缚的黑袍人肩膀上,在收的紧紧的藤蔓的固定之下,无论那个人怎么挣扎都晃不下去。

    一阵大风吹来,把那个敌人的兜帽吹开稍许,露出其中精致的面庞。

    这时,在静寂的世界中,时间仿佛静止,头颅被砍掉的黑袍人之前喷涌而出的血液如雨一般在空中落下,沾染到所有还活着的人的身上,沾染到那个高高的踩在自己队友的肩膀上,如人偶一般精致的面容上。

    在夕光平原的昏黄阳光之下,如老照片一样的景象在此凝滞。

    只见那个杀人人偶一般的德鲁伊提着手中的斩剑,慢慢举起,在寂静的世界中张开嘴唇,满怀恶意的慢慢做着嘴型:

    我,要,打,十,个。

    还不等瑟可萨芬的几人有反应,那个身影便高高跃起,在空中猛然一收藤蔓,把那个黑袍人喉咙扼断的同时,从他身上借力——

    ——如鹫狮子一般凌空扑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