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震惊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震惊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巫神纪人道至尊大主宰永夜君王武侠世界大穿越

    克劳迪娅伸了个懒腰,打开了马车车厢的门,然后就被门口一团一团聚集成堆的黑影吓了一跳。最近的一个黑影甚至就在她的门口,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身影直挺挺的矗立在冰冷粘稠的黑风中。

    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被敌人围困了呢。

    等看清了身边人的面目,她才松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轻轻拍了拍克鲁维恩的肩膀:“克鲁维恩大叔,那边怎么了吗?”

    克鲁维恩却是一脸呆呆的看着人群那边,嘴里喃喃的念着:“洛达汗在上……这不可能啊……”

    克劳迪娅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反而燃起了熊熊的好奇。

    她绕过克鲁维恩,跳着脚往人群中看,然后吓了一跳。

    在德尔拉莫斯的呼吸中,只要是离得稍远一点就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被人群围在中间的那个人影,站在原地不动,一道寒光不断闪动着。

    那是……某种剑术吗?

    她定定的看着那边。

    克劳迪娅不像她哥哥,她没有学过任何武技。身为战神的牧师,在突破正式阶进入黑铁阶以后,她的老师克洛德神父自会来教导她神殿武技。不出意外的话,她以后的道路就是成为一名护教者,这是早就确定的命运,无法更改。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学过武技,可这不妨碍她从最单纯的“好看”的角度欣赏剑术。

    那确实很好看。

    那个人影的移动非常轻微,一剑最多走一步,或者就是干脆原地不动。

    但以他为中心,银白色的月牙不断在他身边闪动着。没有任何死角,前后左右全部被银色的刀光覆盖。

    明明是竖直的剑,但挥舞起来却给人一种剑弯曲了的错觉。剑光扭曲成月牙,在大幅度的挥动的过程中照亮身边的一切。

    那是非常安静而又锋利的剑术——没有不停的跃动、没有她在班萨时看到的像斗牛一般高举着剑原地蹦跳的动作。

    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是舞蹈一样优雅。

    对,正是舞蹈。

    没有旋转,没有大跳,甚至连弯腰也没有,只是单纯的伸展着躯体,但却依旧给了克劳迪娅舞蹈一样的感受。

    那是男性特有的雄浑的美感,又被静谧的气质渲染,使其神圣。

    渐渐的,那团刀光移动了起来。仿佛被气势所逼,他移动的那个方向围观的仆从们大片的退了出去。

    刀光渐渐变密了起来,如同一个移动的旋风,最大范围的捕捉着敌人,将其卷入金属的风暴,然后层层撕碎。

    从之前很稳定的一秒一次的刀光,到现在的每秒闪动一到两次,明明数量增加了,却给人一种和之前仿佛没什么区别的错觉。

    偶尔,刀光会突然停止一秒多的时间,而后猛然闪动出一道更璀璨的光辉。

    “洛达汗在上!那是剑势!”

    她身后克鲁维恩猛然蹦跳着大喊,神情无比激动,那圆滚滚的小眼睛几乎要用眼眶里蹦出来。

    “克鲁维恩大叔,那边那个是谁?玛肯队长吗?”

    克劳迪娅对那种神秘而优雅的剑术充满了好奇。在她看来,那一定是一个非常强的剑士。

    “玛肯?不,不可能。那小子干的是指头沾血的活,他的剑光里你只能看到血光。再说他现在还没下床呢。”

    克鲁维恩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语气中的惊吓还没完全散去:“那边那个是罗兰那小子……我是说罗兰.白槲,那个该死的德鲁伊……”

    “你是说……罗兰先生?”

    克劳迪娅吃了一惊:“他不是那什么……督依德吗?”

    “对!我知道!所以我特么的也不明白!”

    克鲁维恩大声的嚷嚷着:“我以洛达汗的名字发誓,罗兰刚拿起斩剑的时候动作业余的不能再业余,别说是没拿过斩剑了,就连别的什么兵器肯定都没拿过!”

    “但他现在……”

    克劳迪娅一辆茫然的往后面指了指。

    这种程度的剑术放在尚武的班萨也绝对够当子爵以上贵族的剑术家庭教师了。如果这样的剑士还属于不会用兵器的那种层次,她觉得自己苦练一辈子剑术也不可能踏入见习阶了。

    “所以我不明白啊……他一开始的剑术业余的不能再业余,就好像是没握过剑一样,完全不会控制剑的重心。”

    “可是,只是站在原地漫无目地乱劈了数十剑,他的手就稳定了下来,然后脚步也开始慢慢移动。但是攻击的时候脚还是停滞不动的。我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就觉得他挺有剑术天赋的……然后我接着往下看,我特么就想把我刚才的想法喂狗肚子里去!”

    “接着……就变成这样了?”

    克劳迪娅反而是渐渐平静了下来,接着向克鲁维恩。

    她不懂剑术,所以也不懂这究竟难在了哪里。可这不妨碍她感觉到罗兰的才华横溢。

    “接着,他的步伐和攻击就结合在了一起。然后就是攻击的角度变得刁钻,动作也从僵硬逐渐变得流畅起来。那群家伙就是从这里开始看的。”

    这么说着,克鲁维恩闭上了好久都没合上的嘴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向人群那边努了努嘴。

    “然后他的动作就开始有条理,不再是单纯的好看的乱劈,而像是某种剑术……我怀疑那是督依德专门学习的剑术……”

    “那不是卡拉尔的任何军用剑术。任何使用单刃斩剑的剑术都没有这样的剑术。”

    玛肯平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克劳迪娅抬头望去,发现克洛德和玛肯正从马车上小心翼翼的下来。

    玛肯缠的如同绷带尸怪一样,全身都用洒了圣水的白布严密的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一双冷静而虚弱的眼睛——那是为了防止伤口被空气中充斥着混乱魔力感染,体内混入无法轻易根除的杂质。

    见克鲁维恩和克劳迪娅一起投来了探寻的目光,玛肯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罗兰的剑术,然后无比肯定的回答:“这绝对不是卡拉尔的军用剑术。我非常肯定。”

    “也许是你权限不够呢……”

    克鲁维恩底气有些不足的顶了一句。他实在是被罗兰吓的有些怕了。

    “跟那没关系,”玛肯轻描淡写的否定了克鲁维恩的看法,“你没怎么学过剑术,所以你不懂——那何止不是斩剑的剑术,那根本就不是剑术。”

    “但是——”克鲁维恩的声音骤然大了起来,“我确定你只和他拼剑术也拼不过。你确定他是乱舞的?”

    “我什么时候说他是乱舞的了。”

    玛肯懒得搭理克鲁维恩,只是怔怔的看着罗兰在远方舞剑,眼中露出灼热的光。

    “那你刚才——”

    “好了,克鲁维恩,”克洛德神父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的确不是剑术。”

    “那是?”

    见克洛德神父出面,克鲁维恩也安静了下来,疑惑的看向他。

    克鲁维恩至少知道,克洛德神父这么大年纪了,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自己。

    “从细节判断,那更像是暗精灵的影月刀术,”克洛德一脸严肃的看着罗兰,“其中或许还掺杂了欲魔的鞭法。”

    “我只能看出那里面有鞭法。”

    玛肯声音颤抖,虽然身体虚弱,可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

    “我从未想过卡拉尔单刃斩剑如此适合鞭法!我认识一个鞭法大师,回去我一定要向她学学……这是一个天才的想法!如果卡拉尔斩剑前端重而且厚,那么与其费力不讨好的用斩或者切,倒不如用抽的——对!然后抽击的过程中,配合步伐和灵活的收招……这招漂亮!”

    忍不住为罗兰一击精彩的在二重斩击中掺杂了剑势.圆弧斩的剑术喝彩,玛肯目光灼灼的把目光投向了克鲁维恩:“小罗兰……不,罗兰大师他学了多久的斩剑剑术?”

    “……我要是说出来,你一定不信。”

    克鲁维恩嘴角抽了一下,然后伸了一个手指。

    “一年?不可能吧?”

    玛肯惊呼道。

    “一个小时。”克鲁维恩斩钉截铁的说道,“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完整的向我展示了一个人是如何从刚开始接触斩剑剑术到成就大师的——就如同我们学习十几年剑术的缩影一般,每一个环节都没有拉下,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加的强大——我以洛达汗的名义发誓我绝对没有夸张。”

    他甚至不敢说,罗兰在一开始握剑的姿势就和没握过剑的人一样。

    “我可以证明。”

    就在这时,安若思紧张兮兮的声音传来。

    几人回头望去,发现他一手扶着自己的单片眼镜,一手把一个水晶护在怀里,从人群那边一路小跑跑了过来。

    他先是喘了几口,然后颤抖着把水晶掏了出来。

    “他拿剑的时候我就醒了,感觉不太对,就爬起来一路跟了过来……”一边说着,他咽了口吐沫,“发现他找克鲁维恩请教剑术,我就拿着记录水晶躲在一边录了下来……本来想记录下来以后留着嘲笑他的来着,没想到……”

    玛肯他们顾不得不礼貌,打开记录水晶,看到了一个看不清面目的黑影缓缓舞动着斩剑。

    以十倍速度看完过后,他们纷纷沉默了下来。

    的确,正如克鲁维恩所说,罗兰真的是在一个小时里学会的斩剑剑术。

    克洛德缓缓开口说道:“他如果是装的,那演技也太可怕了……而且这毫无意义。有这一手从易到难的剑术变化,小罗兰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能为继承人教导剑术,完全没有必要在我们面前……嘲笑我们的才能。”

    “所以,无论多不可能,都只有一个答案了。”克鲁维恩接道。

    玛肯无力的摇摇头,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他曾经还以为自己是个剑术上的天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