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罗兰的特制药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罗兰的特制药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仙界独尊大主宰永夜君王巫神纪帝霸武侠世界大穿越

    “嗯,好,就这样……涂完了防感染的药草之后,我就可以用神术加速愈合了。”

    回到了被弃置在晦光丛林里的马车上,克洛德从医疗箱里取出了观察用的单片眼镜,以神术照亮马车内部,伏在玛肯面前轻声说道。

    罗兰点了点头,从旁边拿了一片干净的白布稍微擦了擦手上的药膏。

    他们很幸运,之前被弃置的马车和随从也很幸运。他们都没有因为掠影的问题而出什么问题,而是很平安的等到了罗兰一行人回来——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老神父推了推单片眼镜,眯着一只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你涂药膏的手法很专业啊。”

    “哪里,平时随便学的而已。”

    罗兰谦虚了一句。

    “小罗兰,过分谦虚可就是虚伪了,”克洛德把单片眼镜摘了下去,“不管是清洗伤口还是草药的配置,就算以我的标准来看也是相当出色。重伤以下的伤势你都能独自处理了吧?还有,你这个草药配的也不错……”

    “——看这手法,你在你们组织是主要负责治疗的?所以你才没有前去追击?”

    冷不丁的,克洛德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罗兰也不搭话,只是抬起头冲他笑笑,然后手法轻盈的把还在昏睡的玛肯的头垫高,回过头去从克洛德的医疗箱里熟练的捡了几种草药放进了嘴里。

    克洛德见他不回答,也不生气,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有了谱。

    随即,他伸出左手,左手从怀中掏出了圣徽,紧握在胸前。

    “我神我主希维尔慈悲,愿战车行过百草无恙。”

    随着克洛德闭上眼睛低声祷告,一团金色的火焰簇的在他手上燃烧了起来。他也不觉得痛,只是在玛肯上方把手松开,燃烧着火焰的战车车轮圣徽就漂浮在了空中,金色的光晕往玛肯身上照去。

    一个标准的六环神术【伤势否定】落在了全身涂满防感染的冰凉药膏的玛肯肯上。

    这个神术的功能是在六个小时内否定致命伤以下的【伤势】——当然,不能愈合伤口,仅仅是让伤口不在影响身体机能而已。

    在这六个小时之内,不光是伤势没有继续恶化的可能性,而且身体恢复能力会如同全盛时一般。最关键的是,因伤势造成的属性减值也会被移除,在高体质的情况下恢复能力自然会加快。

    简单来说,这就是罗兰在这个世界上接受的第一个神术【伤势稳定】的加强版。

    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玛肯紧皱着的眉头便放松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缓了下去。青铜阶强者的恢复能力顿时体现了出来,罗兰涂上去的草药每几分钟就会变薄一层。

    那是被身体吸收了。

    战争女神不像生命女神,拥有在短时间内直接让伤势愈合的能力,她更多提供给牧师的是直接攻击和能力提升类型的神术,以及少量的侦测神术。

    在治疗这个领域上,希维尔的牧师更擅长的方向是镇痛和缓解伤势。当然,身为牧师,很多情况下治疗都是本职,就算克洛德身为护教者这种守备机关,但他毕竟以前也当过驻扎神父,处理伤口的技术多少也是大师级的。

    因此,在他的盛赞之下,罗兰面前幽绿色的光幕瞬间展开。

    【你对玛肯伤势(烧伤)(重度伤势)的完美处理让玛肯得到了更好的恢复。】

    【伤口感染可能性-80%,恢复速度+20%】

    【你完美的处理了一次伤势,得到了2点经验。】

    【在伤势处理的技能上,你得到了白银级护教者克洛德的称赞】

    【你对于处理重度伤势(烧伤)的能力已经达标】

    【你对于处理中度伤势的能力已经达标】

    【你对于处理微伤的能力已经达标】

    【你得到了特性擅长治疗外伤(个人特性)】

    擅长治疗外伤(个人特性)

    效果:你可以独自处理重度以下的外伤,或是烧伤类型的重度伤势而不会受到成功率减值;你可以在战斗中以三到五个标准动作使致命伤以下的伤势减弱一级。

    ——你处理一般伤势的能力已经得到了专家的认可。

    完成。

    在光幕划完的同时,罗兰对草药的处理也是完成了。

    说实话,罗兰毕竟不是专业的治疗者,比起治愈他更擅长摧毁。如果没有克洛德帮助,他在其他地方很难独自一个人处理这种程度的伤势。更别说提前拿到这个个人特性了。

    前面一个效果对罗兰还没什么用,但是后面那个效果在罗兰转职成告死鸦之前,简直是可以救他一名的存在。

    罗兰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并没有遮掩。

    克洛德见他露出了笑容,也欣慰的笑了。

    在克洛德看来,因为救助他人而得到喜悦的人,绝对不是什么恶人。看到罗兰的笑容,他不由得对这个年轻人放心了许多。

    毕竟笑容是不是发自真心的,他这把老骨头还是看得出来的。

    这时,罗兰把嘴中咀嚼的草药轻轻吐在了自己手上,见状,克洛德微微皱眉。

    “小罗兰,我倒是知道你们德鲁伊没有工具的时候喜欢这样处理草药,但我这里不是有研磨用的工具吗。”

    “啊,克洛德神父您误会啦,”罗兰朝他笑了笑,“我是半妖精,这样对玛肯队长好。”

    “哦……怪不得小罗兰你长的这么漂亮。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克洛德恍然大悟,随后向罗兰保证道。

    妖精和魔鬼这种白银阶以上的种族,身上可以说是处处是宝。

    就算是半妖精,身上的体液也富含了相当程度的生机。

    强身健体一点都不夸张,返老还童也并非不可能。

    毕竟能够起到青春永驻效果的驻颜术,其施术材料之一就是妖精的血液。

    也因此,在班萨这种非人种族无法享受法律保护的国家,妖精这种珍惜血统的生物都会遭到非常严重的捕杀。

    正是因为妖精的体液饱含生机,所以克洛德不阻止罗兰这种在人类角度来说不太卫生的行为。在人类的治疗者看来,当草药在嘴里咀嚼的时候一些食物残渣和细菌就会混进去,有反而会感染伤口的可能性。

    可对于自然之子的妖精来说,别说混进去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就算是从中提炼出一些特别的成分也并非做不到。

    在督依德的故乡埃尔卡特,有一些黑袍德鲁伊刻意与妖精交好,却并不捕捉她们。而是利用她们帮忙提纯毒.品。

    这种名为妖精之吻的毒.品在班萨和缇坦这种国家非常有名,以成瘾率极低、效果好而且价格昂贵著称。罗兰在游戏里的时候为了赚取本钱,也专门找从事这方面加工的半妖精朋友学过这个能力。

    于是在他把处理过的草药涂在玛肯身上,立刻得到了系统提示。

    【你以自制的药膏对玛肯涂抹,接下来所有效果都要分别经过判定才能发挥全部功效】

    【判定成功……玛肯的痛觉被麻痹了,你的药膏对他的痛觉神经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

    【判定失败……玛肯的伤势恢复速度+2%】

    【判定成功……玛肯的伤势恢复速度+6%】

    【判定成功……玛肯的伤势感染可能性下降-5%】

    ……

    罗兰轻柔的在他身上涂抹着药膏,等待着最关键的那一条判定。

    假如这一条没有出现,那么罗兰就需要另外找一个机会才能在哑刃部队里打入自己的钉子。

    很快,那条提示就成功出现在了罗兰眼中——

    【判定成功……玛肯被妖精之吻(来自罗兰.白槲)初步感染,当前状态未成瘾。三年内,当玛肯再次受到妖精之吻(来自罗兰.白槲)感染时,会立刻进入深度成瘾状态】

    罗兰若无其事把剩下的草药涂完,灿烂的笑着。

    这个毒品之所以被名为妖精之吻的原因与妖精的传说有关。在民间的传说中,妖精是一种非常浪漫的生物,这个印象主要来自广为人知的妖精二吻定情习俗。

    妖精非常的敏感,她们可以感知到对方的真心与否。只有确认对方全身心的爱怜自己,妖精才会尝试着和对方交往。

    而在妖精两次全身心的亲吻过后,就会答应求爱者的请求。并且一旦爱人死亡,妖精也会立刻自杀。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习俗的下半截——

    如果被妖精亲吻过两次人不再真心的爱着和自己定情的妖精,那么他们就会在三天之内因为各种原因而猝死,一般来说是心碎而死。这个三天就是最后的悔改期限。

    除了巨龙这种拥有黄金之血的种族,哪怕是高等精灵这种同样流淌着白银之血的存在也无法豁免。就算是巫妖——假如妖精会喜欢巫妖的话——也会命匣破碎而死。

    当时罗兰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被瘆的不轻,然后他不由得感叹还好半妖精没这个功能。

    这简直是种族性病娇啊有木有……怪不得绝大多数的半妖精都找不到自己的父母。

    妖精最多活七十年,而二十年才会成长到正常体型。也就是说要一颗真心不动摇五十年……何其难。

    所以说第一个开发这种毒.品并为之命名的德鲁伊绝对是一个文艺的德鲁伊,一个博学的德鲁伊,一个……心狠手辣的德鲁伊。

    一旦同样一只妖精的制造的妖精之吻在三年内两次被同一个人使用,那么他就会立刻深度成瘾,而且无法用绝大多数方法戒绝,只能越来越严重,直到死亡。

    哑刃部队在把沉默剑士们招进来的时候,会做一次大规模的检测。其中包括各种瘾症检测和拷问检测。一旦没有通过就是直接秘密处死,不会有泄露这个部队的可能性。

    为了保证玛肯能进入哑刃,罗兰甚至把他的痛觉神经都破坏掉了大半。这样他在拷问检测中就能支撑更多的时间。

    而为了让他通过瘾症检测和其他心灵控制测试,罗兰也不敢用什么立即生效的东西控制他,而是选了一个具有延迟性的控制手段。

    虽然自己对一个男人用了妖精之吻这件事听起来让罗兰自己挺恶心的,但他是一个坚定不移的实用主义者。如果需要,色.诱杀这种事他都能干的出来,要不然他玩女号是干嘛的,他可是一个妥妥的直男。

    在确定这里不需要自己帮助之后,罗兰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克洛德让他嫁给克劳迪娅这样开玩笑的言辞,离开了马车。

    抬头看了看在黑风中完全看不出日夜的天空,罗兰眼神越发坚定。

    就算那些N已经成了真实存在的人……

    想到这里,罗兰不自觉的抓握了一下自己的右手。

    用克鲁维恩的投斧斩下帕尔斯头颅时的血仿佛还一直粘在上面,怎么洗也洗不掉。

    想起了那个被自己在树上扼死的男人,罗兰的心情变坏了很多。也许,那些被罗兰杀死的都有着自己的家庭,有着关心他们的人,有着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

    罗兰叹了口气。

    玛肯是个好人。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自己安排在他身上的后手永远不要有用到的一天。

    但如果有一天真的不起用这枚棋子就无法得救,他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无论怎样的心理准备……我都已经做好了。”

    罗兰低声说道,漆黑的眸子如同深渊一般望不见底。

    接下来,他准备拿到……或者说骗到克鲁维恩的好感,然后取得战士的兼职。

    他必须尽快、尽快的变强。

    不惜一切代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