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被欺骗者马可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被欺骗者马可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青玄道主超品相师雪鹰领主神话版三国巫神纪永夜君王大主宰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

    罗兰从一开始就没有和马可正面冲突的想法。

    虽然马可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玩家耳中,是在灰烬之环和南风之环分开以后,作为灰烬之徒的首领而被一些高端玩家所熟知。但实际上,他出名的日子远远比这要早得多。

    罗兰当时为了弄到灰烬之徒这个职业,专门研究过马可这个人。

    一开始,弃神者并非和后来那样是一个称号,而是单指马可一个人。

    那时候马可的名字还不叫马可。

    他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就在战争女神希维尔那里得到了七环神术,进阶成了一名白银阶的荣耀牧师,因其天赋实在是卓越,他被希维尔亲自邀请在祖尔撒行省担任区主教,可以说是年纪轻轻前途无量。

    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在成为战争女神的牧师之前,还曾是炉火与铁锤之神、痛苦与欺骗之神、生命女神的忠诚信徒,在背叛他们前,等阶没有低于白银阶过。在他使用化名进入战争女神的神殿的时候,他另外的三个名字还分别被三个神殿以不同的力度通缉着。

    这非常不可思议。牧师在进阶白银之后灵魂的本质就会改变,更靠拢自己的神明以此得到更长的寿命。

    从没有人能在白银阶以后转信他神还能取得更高的成就,更何况还分别是中立、邪恶和善良侧的三柱神祇。调查到这里的罗兰也感到很不可思议,这货简直是官方开挂。可他隐隐察觉到了不对。

    当时的罗兰猜测,马可的奇迹也许另有原因。

    在罗兰终于查到马可的第一个名字之后,一切水落石出。其身世之艰辛、其故事之狗血甚至让罗兰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马可最开始是一个平民,家里开了一家铁匠铺。他的家族天赋非常高,却患上了一种奇特的病症,全身会逐渐无力、力量和体质随年龄逐渐衰弱直到死亡。

    罗兰当然知道那是肌肉萎缩,而且当时在白塔已经有相当有效的治疗办法了。

    可是马可他们家在卡拉尔偏远的山区,消息闭锁,甚至连白塔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在他们那个小地方,因为有一个天然铁矿,镇子里的人都狂热的信奉着炉火与铁锤之神。

    还小的马可就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如果以属性来说,就是马可的天生感知就超过了三,达到了常人的三倍以上,而且他对神术非常敏感。

    敏感到,他甚至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能看到神术的灵光,而在他十一岁的时候,他就超越了他们镇子里所有的牧师,成为了一名白银阶的荣耀牧师。

    在牧师进阶到白银阶的时候,会有一次机会让他们与神明直接对话,于是马可的问题自然就是自己家的病如何才能得到医治。

    当时白塔与诸神势力不和,炉火与铁锤之神没有丝毫让他们一家搬到白塔去医治的想法,而且因为某种原因,炉火与铁锤之神与他们家乡那里的联系并不紧密,在卡拉尔德鲁伊的巨石阵干扰之下,甚至连他的年龄都无法感应到。

    于是,炉火与铁锤之神就把他当成了普普通通身患绝症的牧师,随便骗他说只要锻炼身体保持信仰就能得救,以求自己在这段日子里能赚到更多的信仰之力。甚至因为他觉得马可很快就会死,连小镇的牧师长的职介都没有给他。

    马可并不在乎那些位置,还很年轻的他非常轻易的相信了自己神明的话,然后回去兴致勃勃的告诉了开始发病的父亲。

    他父亲只是苦笑了一下,也不做声。

    从那以后,他父亲更加卖力的打铁。

    于是,在他父亲成为青铜阶牧师的那一天,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

    在临死前,他父亲跟他说,他被骗了。不光是信仰,锻炼也治不好这病,因为他的祖父就是白银阶的战士,却依旧在四十岁的那一天死去。

    深深感到自己被骗的马可在那一夜愤然把神殿中的神像推倒,然后带着全家逃走。

    在西行的路上,他的姐姐病发,绝望之下,他被痛苦与欺骗之神的牧师欺骗入教,全身全心的祭拜。他的母亲如何阻止也没用,于是他们就被骗走了所有的钱和行李,他甚至以为姐姐的病已经好了。从此便不再回家,专心侍奉痛苦女王。

    他这次只用了两年就成为了白银阶的牧师。感叹于他的潜力,那一伙信仰痛苦女王的牧师就坦诚的把一开始的骗局告诉了他,真挚的邀请他入伙并告诉了他白塔的技术足以医治他们家的病。

    马可痛苦的犹豫了很久,然后决定入伙。他连骗带抢,半个月的时间就凑足了路费和医疗费。

    可如果早两年知道就好。

    耽误了两年的时间,他的姐姐已然无法拯救,她的母亲也因饥饿和贫穷郁郁而终。

    他回去之后,看到的是两块墓碑。她们两个甚至连棺材都没有,浅埋的尸体散发着腐烂的臭味。

    他跪在墓碑前整整一夜,然后第二天迁怒于痛苦女王的牧师,把那群骗钱的牧师们在一日之内屠杀殆尽。

    于是他被狂怒的痛苦女王诅咒,并发动了卡拉尔全国的教徒追杀他。这时他身上的病症已然开始发作,又被痛苦女王诅咒,每天他的肌肉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极致之后便开始腐烂。

    他最后挂着一身烂肉,在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生命女神的牧师。她以神术短暂的缓解了他的痛苦,并成为了他的朋友。那是马可自背叛炉火与铁锤之神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后来那人无意间跟他提了一句生命女神甚至连死者也可以复活。

    听到这句话后马可便深深铭记在心,他找很多生命女神的牧师确认过,她们很多人都亲眼见过生命女神复活的神迹。

    在对亲人无穷的怀念之下,他这次只用了半年就进阶到了白银阶。他的存在甚至直接惊动了生命女神,她的圣女亲自赶来,施展了神降。

    但是面对马可的询问,生命女神只能是摇了摇头。

    生命系神术的复活,仅仅限于能保存灵魂的巫师和生命女神的信徒。

    像他家的那种情况,所有家属死后的灵魂都会出现在炉火与铁锤之神的神国里,而且像他的那种背叛行为,恐怕他的家人已经遭受折磨很多年了。

    生命女神表示,她的牧师战斗能力很弱,而且她一直是保持无害者的阵营,不能主动挑起战争,没能力帮他夺回亲人的灵魂。然后生命女神很歉意的说要不要提一个其他的愿望,马可沉默了一会,然后提出希望能治好自己身上的病。

    生命女神同意了。

    可她的圣女刚走,马可就逃离了生命神殿,转手就把自己的信仰和灵魂卖给了好战而又强大的战争女神,仅希望她能代自己教训一下炉火与铁锤之神。

    在他成为白银阶之后,却从战争女神那里得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炉火与铁锤之神正是战争女神安插在卡拉尔的暗线——他正确的神职是兵器之神,是战争女神的从神。

    于是马可终于彻底疯狂了。

    他的灵魂分成了四份,在互相吞噬之后凭借自己超凡的意志成功凝聚成了一个完整和可怕的人格。

    马可那一天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了“马可”——在卡拉尔俗语里是被欺骗者的意思。

    他视所有的神明为宿敌,抛弃了作为牧师的身份研究古代督依德的文化,最终凭借自己超凡的天赋开发出了一种全新的职业,专门为了对付牧师而生的职业。他发誓要把所有的神明拉下神座,至少也要让他们没那么好过。

    四度成为白银阶的牧师,并糅合了之前所有残留下来的力量,马可的所有属性甚至超过了一般的黄金阶。

    然后,他奔赴故乡,把所有信奉炉火与铁锤之神的信徒全部以极残忍的手法杀死。战争女神勃然大怒,以一名黄金三名白银带队前去围剿刚以新职业进入白银阶的马可。

    马可在那场战争中展露了自己新职业的力量。他能轻而易举的打断神术的释放,神术生成的匿形和幻象效果被他一眼看穿、强化能力被他一层层的驱散,最终他杀死了所有白银阶以上的敌人。

    四度弃置神明的恩典,最终选择了与所有神明敌对的路——于是他得到了弃神者的称呼。

    这样一位简直可以用龙傲天形容的大苦逼,让当时看他故事的罗兰哭笑不得,大骂编剧中二。

    在后来攻略马可的战斗中,罗兰提供的资料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在他的支援之下,和平议会轻松的解决了他,而其他的公会基本就是不断的看各种牧师和防御者瞬间爆炸。

    可是,在这个连白银都能当个地方官、黄金基本就是公国最高武力的年代,罗兰可是一点都不敢和他正面冲突。

    马可身上袍子的名字叫【人类意志】,他用牧师才会的神语、以一名黄金阶牧师的血写满了唾骂神明的亵渎之语,使得所有黄金阶一下的神术全部无效,黄金阶以上至高尖塔以下的神术效果削减三分之一——就算免疫效果只到黄金阶,但在七十级封顶的年代也是非常实用且高端的装备。

    毕竟侦测类神术和诅咒类神术很少有超过黄金阶的。

    虽然在那个年代挡不了什么很重要的神术,但是告死鸦的从低到高各级别的即死神术是出了名的恶心。就为了挡告死鸦的各种低等级瞬发即死神术,这个深紫色稀有级的袍子能卖出传说级的价。

    当然,在那个高端牧师能挥手招天火、随手一次攻击就能触发超过二十次的即死判定的年代,这个袍子的确是没什么用,可在罗兰现在这个时代,它基本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马可身上最可怕的装备还不是他的袍子,而是他手中的钢鞭。也正是被他提醒,告死鸦们才纷纷开始使用多节武器。

    那个武器叫【马可的无神秩序.碎心之手】,金色传说级异种武器,种类是九节鞭。

    不提这件武器其他的属性,单就其中一条属性就恶心的各大工会的防御者要死要活的。

    马可每次被格挡的攻击都会做一次基于感知属性的判定,如果没有通过就会随机炸裂一个内脏器官,如果通过也会造成少许伤害;同时,如果是牧师职业,判定通过的可能性就会下降三倍。

    换句话来说,就算感知属性再高,只要是牧师就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可能会通不过判定。而对绝大多数守护类职业来说,感知属性都不是他们的主要属性,甚至有相当部分的防御者判定通过的可能性比牧师还低。

    最可怕的是,如果是用盾牌之类近距离格挡,那么当马可的九节鞭以此从防御者的盾上掠过的时候,防御者就要做九次判定,每个没通过的判定就会无视体质的爆一个内脏。以马可达到七十级至高尖塔巅峰的速度,开战三十秒防御者和牧师就死了个干净。

    于是每次攻击都能做多次即死判定的告死鸦们纷纷开窍,从头开始练习多节武器。

    有练鞭子的,有改练拳法的,甚至还有练三节棍的……当时最出名的是和平议会的一位告死鸦,他是玩家中第一个拿到这个职业的先驱者。在他耗费半个月的时间学会了九节鞭而且拿上了马可掉的鞭子,一秒二百一十七次即死判定秒巨龙的他在当时风头一时无二

    在那之后三天,官方果不其然的发布了限制了每秒钟触发即死判定次数的补丁,这才让这股热潮渐渐淡去。

    罗兰就是从那时候学会的一手好鞭法,包括一开始躲开那只掠影的花哨规避也是从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正是因为罗兰深深的知道马可的可怕,了解他绝非是这个年代就能被几个人轻易杀死的存在,他才绝不相信克洛德能打败马可。

    从一开始,他的所有计划就没有打败马可这一条。在那个世界的历史中,马可是一直到黄金阶巅峰觉醒起源的时候才第一次遇到了瓶颈。如果这个世界的历史没有改变,罗兰就算有系统辅助练级,八成也没法在马可遇到瓶颈前赶上他的进度。

    更何况,这位可是越级杀人的老祖宗。

    等罗兰到了黄金阶,他早就把德鲁伊的职业换成牧师了,那时就算罗兰起源觉醒也是不敢随便招惹他。

    但是,马可战力可怕,不代表他没有弱点。

    风语者相比,马可更习惯以武力碾压。虽然他的理论和人格魅力吸引了相当一批支持者,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现在这个时间段,没有智囊的灰烬之徒整体脑子都不够用。

    比起马可,罗兰反而更警惕风语者。那个人一直到罗兰穿越过来都没死——很多情况下,衡量boss实力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活得时间长短。像是那种活的很长而且一直在动弹的黑幕,往往属于最危险的那一批人。

    罗兰看着那些灰烬之徒们一个个的都走干净了之后,便用自己鲜血设置的小型结界从离开,再次回到帕尔斯那边。

    他把帕尔斯的头颅切下来往腰间一挂,把投斧上的血擦干净之后,他再次激活了一发缠绕术,把自己吊到了树冠上。

    罗兰掏出投斧,割开自己手指,把极少量的血抹到了这颗翼树上面,划了六个血道。这样的话,在马可的自然感知里,这里应该是有六个生机很强但是故意隐藏气息的人。

    紧接着,罗兰就站在摸了血的高处,在把帕尔斯的头掷下去之后,就用自己在地球一开始玩网骗的时候学的伪声模仿他人的声音,向克洛德打了个招呼。

    之所以不给克鲁维恩打招呼,除了克洛德身为护教者,必定会认识神殿的高层,很有可能是诱饵战术的一部分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罗兰看出来克洛德这老爷子绝对是年老成精。

    果不其然,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跟自己打招呼,克洛德稍微愣了一小下就反应过来,甚至在配合罗兰的同时还想问出来罗兰的打算。

    毕竟他如今已经被马可的碎心之手打过一次了,虽然那把武器如今还没有未来那么无解,但克洛德的内脏也已经全是裂纹。

    假如把马可忽悠走了之后又来了一批人,克洛德没有把握以自己的半残之躯还能将他们击退。

    然后罗兰用另外一个声音说的一句话同时打消了马可和克洛德的疑虑——准确的说,被打消疑虑的只有马可,克洛德心中的怀疑反而更深了。

    那就是罗兰话中透露的“风语者”、“19号基地”和马可的德鲁伊圣名。

    这在社会工程学术语里有个专业的名词,叫做假托(pretexting)。罗兰以只有南风之环内部人才可能知道的消息博得了马可的新人,就是因为这三句一般人绝对无法知道的东西,马可才会毫不犹豫的相信了罗兰的话,随后被吓走。

    在看到罗兰出现的一瞬间,克洛德便放松了下来,同时他也想通了很多事情。

    或者说,自以为自己想通了很多事情。

    比如为什么第一次看到罗兰的时候,他明明在顽橡迷锁里却会被人背刺;或是罗兰是怎么从众人面前突然消失的——那和克洛德一开始想的不同,不是马可鞭子的捕获,而是其他人用缠绕术将罗兰救走;还有,罗兰的身上明明穿着黑袍却能用自然神术以及他对无光之痕和阴影翼龙的秘密的如数家珍和对马可所属组织的了解等等。

    ——克洛德确定,那头阴影翼龙的确是真的。因为战争女神那里也同样记载了这件事,只是不如罗兰所说的那样详细。

    他本来也是要在最后关头进入无光之痕躲避的。只是他遇到了罗兰,就提前了一段时间进入了无光之痕,也因此遇到了外出巡逻的马可。

    在克洛德的心中,这些片段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

    如果罗兰是某个一直在追杀叛逆德鲁伊马可的德鲁伊隐秘组织的一员,那么就可以理解了。

    克洛德猜测,马可的确是被诱饵战术击败的,他的基地也的确被抄了个底,但那个诱饵却并不是他所想的克洛德,而是罗兰。

    罗兰一开始是单纯的作为诱饵而行动。但当克洛德一行人正正的朝着阴影翼龙的方向走去的时候,出于怜悯和利用的心理,罗兰这时候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委托自己的搭档——就是后来用缠绕术把他救走的那个人对他施展了背刺。然后罗兰就成功的打入了自己的队伍中。

    紧接着,罗兰极力劝说他们不要继续在哑光小道长时间的呆着,而是进入了无光之痕。最后在发现了马可行动的痕迹之后,他的搭档就把他救了出去,脱离了马可的视野。

    然后罗兰就去报信,他们的组织很好的摧毁了马可的基地,然后过来协同罗兰威吓这边。

    能够知道克洛德的名字,第一个开口说话的肯定是罗兰。但是克洛德认为,之后的那几个人应该都是用本声说话的。

    因为就凭马可在无光之痕的视野之外都能找到克洛德两人的能力,在克洛德想来,他应该是感应到了树上有几个强者,也因此才会逃离。

    之后,战斗能力比较差的罗兰没有跟着追过去,而是先过来处理一下后续的工作——比如抚慰人心或是继续的欺骗之类。

    所以克洛德所说的“演技不错”指的不是罗兰的变声,而是他之前所说的督依德什么的,克洛德有一段时间还真信了……现在回过头去想想,克洛德不由得感叹自己果然是老了。

    不过说起来,他也不想怪罪于罗兰。因为马可的确是他们的死敌,而且他也老了,不想计较什么。反正结果是好的,这样就够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看着罗兰年纪不大但是无论是脑子、相貌还是能力甚至还有脸皮,都是一等一的好,老克洛德忍不住的心中有起了几分爱才之心。

    他却是不知道,自己猜测的结果距离真相隔了八条街不止。

    ……所以说,推理这种东西,没有确切的证据就不要把推得的结果当成真相,不然一定是一步错步步错。

    正如此刻的克洛德。

    ——————

    这章是六千字大章,二合一。为了阅读方便十弦我也就不拆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