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谋杀游戏(中)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谋杀游戏(中)

推荐阅读: 青玄道主我真是大明星仙界独尊全职法师最强狂兵英雄联盟之传奇强者寒门崛起修真四万年洪荒之血道冥河枭雄终结者

    奥克利福等人面面相觑。

    虽然对字条上的说并不完全相信,但是他们的感知能力的确已经失效了。在这种事情的基础上,就算字条上的话再荒诞也会下意识的相信几分。

    迎着身边下属投来的无措的目光,奥克利福咬咬牙,重新戴上了兜帽以隐藏自己的慌乱,向周围喊道:“所有人,都向我这里集合!”

    周围嘈乱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然后开始整齐有序地向奥克利福这里涌了过来。

    一旦失去了感知能力,这些灰烬之徒在无光之痕里和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是视线被压到五步以内,视野之外尽是一片漆黑。

    不如说没有自然之心提供的超凡视域的普通人的情况反而还更好一些。因为当那些普通人从夕光平原开始,一路穿过晦光丛林和哑光小道,视线一步步的受限。在他们进入无光之痕的时候虽然会被一路越来越黑的环境累积下来的心理压力影响到实力的发挥,可是毕竟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

    而灰烬之徒们则不然。他们突然失去了自然之心的感知能力,就好像是一个在烈日下的人突然进入了全然无光的地下室,或是一个在黑暗中潜行了很久的盗贼突然被强烈闪光术照了出来一样,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可以说比普通人要瞎的多。

    甚至在心理作用之下,他们的视野比理论上的五步都要近,除了离自己很近的人之外基本上就只能看到自己了。

    “大家应该刚刚都听到那个伪装成帕尔斯的人给我们留下的话了吧,”奥克利福向周围大声说道,“我们不能因为自大而给小贼可乘之机。现在,大家每个人都盯住身边的所有人。一旦有人出意外那么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要立刻发出警示!”

    “大约只有两分钟时间,希望大家提高警惕!”

    奥克利福很狡猾的偷换了一下概念。

    他将那个“你们惹不起的人”这个可能是指代某个人也可能是某组织的称呼替换成了伪装成帕尔斯的那一个人。这样的话灰烬之徒们多少会放松一些,要不然在紧绷的精神下迟早会出事。

    就算真的消失了几个人实际上奥克利福也不怕。他不在乎自己这里被杀掉几个人,但如果那个人的恐吓并不是一次的……比如说,在出现一个死者之后,那该死的纸条再次出现,又声称自己要杀掉一人之类的。

    真要是那样的话就糟了。灰烬之徒的意志力在所有的邪教徒中都是垫底的,甚至会出现严刑拷打之下供出聚集地的先例——并非是在什么严格的军事基地里,仅仅是某个小镇的警备队的拷问而已。

    奥克利福有些着急了。

    这些灰烬之徒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感知消失弄得有些混乱了,一旦发生连锁恐吓,他很担心自己压不住场。

    真要是忍不住恐慌四散逃走……那就完了。

    在所有人心神不定之下,两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出乎他的意料,并没有什么人突然消失。

    难道恐吓者真的只是吓唬人?他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逃走吗?

    发觉并没有什么人突然消失,周围喧哗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就在奥克利福脑海中飘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彷如霹雳在他的脑海一闪而过。

    “所有人!在我身前排成一列纵队,然后从后往前报数!”

    灰烬之徒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匆匆聚集起来。一些比较聪明的已经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顿时脸色苍白的紧了紧袍子。

    互相拥挤着,大约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就排成了一列纵队。在重新安静下来之后,后方的人开始报数:

    “一!”

    “二!”

    ……

    “五十二!”

    “……”

    奥克利福沉默着,双拳紧攥,并没有出声。整个队伍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气氛顿时压抑了下来。

    所有的灰烬之徒,加上他只有五十三人。

    从祭台附近出来的灰烬之徒加上了伪装的帕尔斯一共是五十五人,但如今却只有五十三人……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不见的?

    奥克利福不禁有些混乱了。

    “等等,让我想一想……”

    奥克利福左手扶着额头,语气低沉的念道。然后,他随手摆了摆手示意这些人可以解散了。

    就在这些人的队形刚刚打乱,还没有完全散开的时候,无意间往后退了一步的奥克利福撞在了一颗漆黑的翼树上。感觉到触感不太对劲的奥克利福立刻回过头去,却发现漆黑的翼树上轻轻卡上了一张白色的纸张,并在刚才的一撞之下掉落在了地上。

    不顾心中不详的预兆,他猛然低头把那东西捡了起来。

    不出他的意料,那是和之前质地相同的白色纸张。

    奥克利福的脸色顿时很难看,可他却什么都不顾,自顾自的展开纸片低声念着上面写的东西:“不错,你找到了我留给你们的第二张纸片。现在,你应该已经看到了我的态度和能力。你老爹我说过,我有足够的能力收拾你们这群小兔崽子。”

    “怎么?还不认输?还想玩?好,老爹我陪你们好好玩玩。”

    “我说:下一个死者的死法是被同袍杀死。时间还是一分钟,记好了小伙子,你尽可以让他们随意逃离,我就这样告诉你,不管离我多远我也能用一句话杀死你们。”

    “顺便一提,你也在死者的选取范围之内啊。”

    一个可怕而又令人雀跃的可能性在他脑海中浮现。他立刻攥着纸条,冲着还没有完全散开的人群喊道:“大家立刻散开!每个人不要接近他人一米之内!然后所有人都不要动,注意一下身边的人!任何身边有人有所异动立刻高喊并阻止他——那个杀人者就在我们之间!”

    灰烬之徒们把诧异的目光投向了他,奥克利福心中满满的都是信心和找到线索的雀跃。他高声对所有人解释道:“先保持不要动,然后听我说。我已经识破了那个人的诡计!那个人努力的想让我们认为他拥有某种远程杀人的手段,可是,他在第二张纸条中漏了一个破绽!”

    “他绝对不是用什么诅咒的手法或者律令法术在远方杀死我们的同袍!他称呼我小伙子,可我是在他离开我的视野之后才摘下的兜帽,而且在很短的时间我就重新戴上了。灰烬之徒的兜帽连侦测阵营的神术都能隔绝,绝对不是寻常的巫术可以看穿的。那么,如果说他是离开之后在远方咒杀我们的话,又是怎么知道我的性别和年龄的?”

    “所以说,他绝对没有离开!那个人绝对没有离开这里!之前我们看到他远离这里一定是某种障眼法,那个谋杀者一定从一开始就在我们的队伍中——不,他不是谋杀者,他是一个指尖带血的暗杀者,一个无耻的欺骗者!”

    就在奥克利福说的兴致勃勃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一直在思考让他的大脑活跃起来了,一个被忽视的细节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于是他立刻再次喊道:“那个谋杀者衣袍上有血!我记得他的后背被锐器切开,露出了里面的皮肉,而且那人的衣服上有血迹!”

    “大家站在原地不要动,查看一下身边的人有没有身上有血的!有血的那个就是那个暗杀者!”

    就在奥克利福的话刚刚出口的时候,就立刻有人在远处高声应道:“我找到了,就是她!”

    顿时,所有能看见的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个人手指的方向。在看清那人背后的确有血迹之后,其他人也纷纷高声嚷道:“确实有血迹!”、“大家快来就是这个人!”

    ……不对。回答的太快了。

    奥克利福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可他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对策,只好顺着人流往那个方向挤了过去。

    可突然,前面的声音一下子沉寂了下来。就在那瞬间,奥克利福就立刻意识到,那边一定出事了。

    他一边高声嚷着让让一边奋力往前挤着。直到完全脱离人群的围墙的时候,却发现所有人都成一个圈形让开了里面的空间。强烈的不详感袭上心头。

    奥克利福感觉到脖子有些僵硬,他强迫自己看了过去。

    只见在所有人的中间,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身影侧躺在地上。

    她微微张着嘴,口中满是鲜血。大概是在众人“制服”她的时候从嘴里掉出来的吧,在离她的嘴不远的地方,一张浸了血的字条落在地上。她的背后倒是的确有血,可在奥克利福看到她的后背的时候立刻感到全身发冷。

    在她的后背上,赫然插在一根正在融化的猩红色尖刺。

    那是被称为猩红犬齿的,唯有灰烬之徒才能使用的武器——由灰烬之徒的血液凝成,握在血液的主人手中会变得无比锋利,而每当接触其他的生命的时候,它就会融化一部分。这样的话,无论是被他人握住或是掉在草丛里都会以极快的速度融化成一滩血液。根本不可能被其他人握住然后杀死别人。

    在猩红犬齿凝聚的过程之中,如果往血液里加入一些毒物,那么在刺入体内的同时,就会有一些毒物被融化,渗入敌人的体内。准确的说,不光是毒物,无论是麻痹用的草药汁液或是强酸之类的液体物质基本都能掺入。一旦灰烬之徒强大到马可那种级别,甚至还能凝聚一些小型的猩红犬齿长期保存在身上作为暗器,或是突破半臂长的极限,将猩红犬齿化作长枪或是刺剑之类的武器。

    一般来说,灰烬之徒们使用这个武器的正确方式是往里面掺入一些魔鬼的体液或是亡灵的分泌物。这样的话,在这种特质的猩红尖刺刺入圣职者体内的时候混有杂质的负能量就会从伤口处直接侵蚀内脏。一旦这些牧师们试图使用神术,在神术刚刚凝聚的时候就会因为能量的冲突引爆他们的内脏,而且事后便会融化成一滩血,丝毫不留痕迹。

    这毫无疑问是只有灰烬之徒才能使用的武器,可它现在正插在另外一位灰烬之徒的身上,而大致望去她全身只有这一处伤口,于是答案不言而喻。

    又……实现了吗?

    奥克利福全身颤抖着。他似乎能感觉到周围所有人都在嘲笑自己的无能,又清晰的感受到了众人心中的恐慌和畏惧。

    ……或者说,是自己心中出现了畏惧?

    奥克利福苦笑着,从地上捡起了被血液染红了大半的第三张字条。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动摇。

    这谋杀者真的在我们之间吗?我所看穿的……是否是那个人想让我看穿的呢?他又是怎么样连杀两人的呢?

    奥克利福暗自叹了一口气,展开了纸条。

    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恐怕是快要到极限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