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谋杀游戏(上)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谋杀游戏(上)

推荐阅读: 青玄道主最强狂兵仙界独尊英雄联盟之传奇强者我真是大明星全职法师寒门崛起位面祭坛旧书大亨全民幻想时代

    打个粗俗一点的比喻。算计人这活计,不论阴谋阳谋这种高大上的区分,本质上就和啪啪啪实际上没什么区别。

    最高境界自然是别人舒服你也舒服,被算计了一次还想第二次,上赶着求你算计他。当然,能达到这种境界基本上也算不上算计了。

    稍微次一点就的就是别人不舒服而你舒服。这是一种强X他人意志的行为,就算自己的目的达到,也很容易招人恨。这种人除非手段确实高明否则一般都活不长。

    再次一点的,就是别人舒服而你不舒服。通常意义上这应该算是算计失败被反算计了,也就是通俗所说的强X不成反被艹,但这种被算计本身还可能是你其他计划的一次基础。一个很鲜明的例子就是追女孩,有时候女孩子从来不找你要东西男人反而会心慌。这种时候就要上赶着去送一些东西以最简单的方法表达心意,这种事很难说清最后到底是谁比较赚。

    可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两个人都不舒服。

    大多数情况下,这大约是两个人被第三方当猴耍了。不过也不排除第二种情况中被艹的一方醒悟了过来,却并非给自己找利益转化成一种情况,而是破罐子破摔开始报社,而且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比如说,现在的罗兰。

    阳谋之所以是阳谋,是因为哪怕你知道也无力抗拒,只能从中选择一条相对较好的路走下去。所谓围三打一,一般情况下那条路就是布局者最想让你走的路。

    但无论阴谋阳谋,都是对信息的操纵。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除非信息渠道绝对可靠,否则所有的计划必然有其漏洞。

    在风语者的计划中,他唯一没有算计的就是罗兰自身的能力。

    毕竟希格斯降临过,想让罗兰成为一名呼啸者,所以罗兰的意志等级必然不超过五,以人类的平均素质夸张的估计一下,很有可能罗兰刚刚脱离正式阶进入黑铁阶。就算保守估计,无论罗兰有多强、伪装的多么仔细,绝对不可能是黄金级的强者。

    进阶黄金阶的一大基础条件就是意志高于十。这保证了黄金阶的强者不可能被低等级法的惑控法术迷惑心智,意志属性带来的豁免也足以免疫低等级的巫术和神术,保证了黄金阶的强者很难被人海战术战胜。

    在风语者的角度上想,罗兰不是找人埋伏这批灰烬之徒就是设置了大量的陷阱。绝对不存在罗兰以自身能力挑战那群灰烬之徒的可能。

    毕竟罗兰如果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歼灭所有的灰烬之徒,一旦被哪怕一个人发出了求救的信号,那么他面对的就是由风语者率领的其他所有南风之环的成员。别说是黑铁阶一下的罗兰,就是马可进阶到了黄金阶,也不可能一击灭杀五十名以上的灰烬之徒。

    罗兰嘴角一挑,露出一个略显癫狂的笑意。

    他本来的计划有了一些更改。

    原计划,是通过建立在缠绕术基础上的陷阱击杀几人后,一边嘲讽一边把他们引到克洛德神父那边。但见到风语者后,一个疯狂的计划从罗兰心中浮起:

    他准备,自己一个人杀退所有跟出来的灰烬之徒。

    不能将他们杀死太多,不然就等于是趁了风语者的心。最好是杀掉一半的数量之后,稍微挑拨一下就放他们立刻回去,把正在准备转移的风语者堵在里面。

    能产生争端最好,就算不能也要保证马可与风语者的势力均衡,一旦撕破脸皮,要让这两个人谁都得不了好。

    稍微瞥了一眼后面的人,罗兰快速点算好了来人的数量和等级。

    正式阶的最多,二十六人。然后是黑铁阶十七人,青铜阶十人,白银阶一人,一共五十四人。

    正面冲突肯定必死无疑。罗兰会在一个呼吸间被轰的连渣都不剩。

    潜行暗杀的话,罗兰倒是会。可他现在没有潜行职业的等级,无法做到消去身形。而且在灰烬之徒这类感知类职业面前想要持续不断的有效偷袭的确很难。

    不过,感知太强的话,也并非不可利用。

    下定主意,那些白银阶的为了保持平衡,罗兰不能动,而且也的确动不了。

    黑铁阶可以杀一到两个,正式阶最好杀掉一半以上。

    在脑海中盘算了一下,罗兰想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计划,他几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于是他把右手伸到怀里,在身后的人看不到的地方从黑藤套装的内兜中撕下一张纸,然后藏在左手袖子里,一边跑步一边专心的盲写着什么。

    跟在罗兰身后的人们一开始也没怎么说话,后来也不过是聊天性质的互相念叨了几句。可罗兰带着他们走了很久之后,他们便是有些紧张了。

    按照距离来说,他们现在应该都快走出无光之痕了。

    “帕尔斯,还没到吗?”

    “帕尔斯,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帕尔斯?”

    罗兰低着头,一直往前冲着。不管身后的人怎样喊自己也不回头。

    终于,一直跟着罗兰不停往前冲的人们开始感觉到有些慌了。

    “喂!帕尔斯,站住!”

    “停下!我说停下!”

    差不多了。

    罗兰也不做声,只是突然回过头来,伸出右手,把正在急速奔跑的人惊的急停了一下。

    然后从视野之外的黑暗中猛然钻出一条粗壮的藤蔓,闪电般的向罗兰身上探去,抓住他的腰就猛然撤了出去。

    在其他人反应过来要阻止罗兰之前,罗兰就已经飞离了他们的视野。在他还飞在空中的时候,另外一条藤蔓便从更远的地方伸了出来,接力一样的抓住了另外一棵树。就这样好像猴子以上肢力量挂在树上迅捷的荡来荡去一样,以两条藤蔓交替前进的罗兰很快就彻底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彻底消失在众人视野之前,一张纸片在空中缓缓飘下。

    为首的灰烬之徒伸手将它接住,然后挥手阻止了其他人的追击。

    他把兜帽摘下来,露出里面绚烂的金发。

    那是在卡拉尔极少见的发色,班萨王国的金色头发也并不多。北方的苏泽虽然有金发,但那是接近银色的白金色。像这种隐隐透出火光的纯粹金发,整个法恩斯世界只有一个地方有。

    那是在卡拉尔南方的南方的南方,比法拉若比白塔还要往南的国度——缇坦帝国。

    那里的气候温暖而湿润,是卡拉尔和班萨这种北方国度中生活的人民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当卡拉尔的农夫听起传授施肥知识的德鲁伊以满怀憧憬的语气讲起缇坦一年只有两个月的冬天、那里就算在阴影之月也是灯火通明或是夏天热到了要吃冰的时候,既对此感到羡慕也对缇坦人的思维暗中发出了不解和嘲讽。

    热了脱衣服不就好?为什么在好不容易到来的夏天还要吃冰?这不是找罪受吗?他们肚子不会疼吗?阴影之月里夜晚无法外出为什么不干脆早点睡觉?为什么外头要点灯?

    卡拉尔人无法理解缇坦人的思维,但这不影响卡拉尔的文化人们把缇坦人视作天生的贵族。为了证明自己是个体面人,卡拉尔的贵族在站在外面一小时也出不了汗的夏天还要吃着从缇坦进口来死贵死贵的冰食,一边被冻得瑟瑟发抖一边还要表示自己是多么喜欢吃这东西。

    而大多数的缇坦人的认知中,从法拉若以北都属于文明以外。法拉若的山民们是一群大山里的猴子、班萨是战争狂的聚集地以及充斥搏斗和碎骨的野蛮国度、卡拉尔是一群除了会种地什么都不会的乡下土老帽。甚至在他们的认知中,一旦越过白塔的边境往北走甚至要事先写好遗书。

    在这种人成为了一个北方人才有的德鲁伊类职业并加入了一个北方的极端组织之后,自然很轻松的就能在其中获得一个不错的地位。而在文化普及率很高的缇坦,认字的人非常多。

    所以其他的人也没有争夺他手中的东西——他们只能认为那张纸片这是一种巫师们喜欢用的什么东西。就算他们都是德鲁伊,属于知识分子也无法理解外表光滑雪白如霜的纸。

    甚至这个缇坦人都为这张纸的质地感到震惊。在看到并触摸这张纸的瞬间,他就认为自己的组织招惹到了某个无法抗衡的组织。

    能有这种工艺,毫无疑问这个组织的根据地只能是在白塔。据说前年白塔的研发部就掌握了以低成本量产纸张的手段,只是不用看他也知道那种纸的质地绝对没有这么好。

    “奥克利福大人,这上面写了什么?”

    身边有一位少女以清脆的声音发问道。奥克利福稍微定了定神,把目光投在了纸上,朗声读道:“你们好,南风之环的诸位。你们不用问我是谁,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惹上了惹不起的人就可以了。南风之环必定会毁灭,想要活命就尽早退出。当然,如果你们愁苦于怎么称呼我——不如就叫我老爹吧。”

    “——真是大胆狂徒!”

    奥克利福脸色一黑,忍不住怒声呵斥。

    稍微发泄过后,他把目光投回到字条上,继续念道: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那么,我就稍微证明一下我的能力。你可以试着感应一下周围的环境,你会发现你们的感知能力已经完全失效了。”

    念到这里,奥克利福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稍微试了一下,他的感知的确完全失效了。本来在他的心灵视界中本应能看到周围的圣职者和德鲁伊,还能分辨东西南北和生者与亡灵,这也是德鲁伊们在无光之痕里保持高速移动也不会撞到树上的依仗。

    可是此刻,在奥克利福的感知中周围茫茫一片,整个世界充斥着强烈的自然气息,就好像淹没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之中,什么都看不清。

    的确,他这样什么都看不清了。

    压下心中的不安,他继续往下读:“现在你们大概稍微相信我说的话了吧?那么接下来是正餐——”

    “我说:你们中的某一个人会在两分钟内无声无息的消失。”

    “最后是你们老爹我善意的提醒,想要活命的就尽早退出南风之环。我不会再说第三遍了。还有,就在你们的身边,还有第二张纸片的存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