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书盟 > 游戏竞技 > 水银之血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对撞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对撞

推荐阅读: 我真是大明星神话版三国超品相师雪鹰领主位面祭坛神级英雄飞天人道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巫神纪

    在无光之痕最深层的祭台上,一个无比庞大的深红色怪物把它的三个脑袋如同枕枕头一样担在祭台上,睡梦中沉重的呼吸卷起黑色的暴风。

    但站在它脑袋边上的一个身穿黑袍的高大人类却毫不畏惧,英俊而削瘦的面孔毫无表情,如同雕塑一般,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眶让人和他对视时如同直视深渊。

    他静静的看着两个身穿红袍,学者打扮模样的人架着一个头生羊角全身血红的生物走到了深红色怪物的面前。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那个生物就发出极其剧烈的哀嚎,皮肤表皮融化着往地上流淌着油脂,露出的内层却不是脂肪和肌肉,而是一个全身漆黑,如同阴影一般半透明的人形怪物。

    说来也怪,在它完成转化之后,它原本对那些身穿红袍和黑袍的人充斥着的憎恨和敌意似乎也消失不见,安静的离开祭台被身穿红袍的人指引着离开这里。

    “下一个。”

    站在祭台上的黑袍人漠然说道。

    于是,又是两个红袍架着一只奇形怪状的生物踏上了祭台。见到了之前那个“同类”的下场,这只生物剧烈的挣扎着,疯狂的嘶吼着希望将那个深红色的巨大怪物吵醒。但直到它被转化成新的形态,深红色的怪物都没有任何动静。

    “哼。愚蠢。”

    背靠着祭台坐下,一个穿着绣有大量黑色繁复花纹的红袍光头男人手中拿着一个本子不断写着什么。听到身后传来的惨烈哀嚎,他头都不回的冷笑一声,贯穿左眼的刀疤狰狞的抖动了一下。

    “嗯?”

    突然,红袍光头把目光朝某个方向投去。

    “怎么了?马可。”

    察觉到他的目光,那个站在祭台上的高大男人低头缓声问道。

    被称为马可的光头朝那个方向眯了眯眼,沉声说道:“有牧师进入无光之痕了。白银阶的,应该还带着一个正式阶的徒弟。”

    “之前他和他徒弟在哑光小道用过一次神术,我以为是两个偷渡客就没管……现在看来,”这么说着,马可眼中隐隐流露几分凶光,“恐怕不能留呢。”

    “我继续销毁失败品,”黑袍立刻做出判断,“你多带着几个灰烬之徒搜捕他们。以眼中有蛇的希格斯的名义,一个不留。”

    马可点了点头,随意的摆了摆手,也不回头看他一眼,只是路过的时候随后拍了两三个人,示意他们跟上自己,然后就匆匆地向某个方向奔去。

    黑袍男人目送他们远去,沉默了好大一会,然后把深渊一般可怕的目光继续投向下面的教徒们,沉声说道:“下一个。”

    用所有人都没有听到的声音,他在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单词:“……自大的白痴。”

    ——————

    玛肯到现在为止,还以为他的那些同事们还在无光之痕里呢。

    殊不知,早在半个月以前他们就被南风之环的人当成试验品去做恶魔转化实验了。

    不光被做了人体试验,而且还都失败了,被转化成了没有知性的掠影生物。如果玛肯仔细搜索一下无光之痕里的掠影,说不定就会见到几只掠影的脸型和身材比较熟悉。

    罗兰嘴角微微翘起。

    在进入无光之痕里之后施展神术,和在外面施展截然不同。

    灰烬之徒拥有感应附近的牧师和神术使用者的能力,等级越高的灰烬之徒得到的信息就越多。如果罗兰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世界等级最高的灰烬之徒、也是灰烬之徒这个职业的创始人,半步黄金阶的马可.死木此刻就在无光之痕里。

    在克洛德使用消音结界之后,虽然行动不会发出声音,但是这个神术buff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显眼的标识。不出意外的话,现在他应该正带着浩浩荡荡的灰烬之徒朝这里赶来。

    罗兰一边随意的跟众人扯着一些豆知识,在袍子里掩藏的左手四指以极为微弱的频率有规则的抖动着。

    这是一种非常高端的施法技巧,一般出现在诡术师和诡刀巫师手里出现,用于在被监视的谈话中以极其微弱的波动施法,达到出乎意料的惑控或是暗杀的效果。诡术师是罗兰写的第一个大型攻略,好在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忘记。

    这毕竟是法系职业的施法技巧,不能生搬硬套到神术上面。不过神术和巫术在前期的差异并不算大。法系就好像是十二进制的运算,而神术是十六进制的。可是它们两个在十以前的部分却是相同的。

    这个巫术系的施法技巧至多只能用在二环神术上,以四倍施法时间为代价,可以无声无动作无波动的施展一个神术。缺憾之处在于这个技巧并不能消泯神术或是巫术成功后的灵光,但正巧在无光之痕里包括灵光在内的任何照明手段都是无效的,而唯一能仅用感知就察觉到罗兰在施术的克洛德神父,此刻却因为罗兰的队形安排在最后面,因为太远根本无法察觉。

    罗兰大费周章也要施展的神术,就是他目前唯一拥有的缠绕术。

    在一行人经过某颗翼树的同时,罗兰的左手不着痕迹的碰触了一下翼树的表面。

    随后以这颗树为圆环上的一点,罗兰不知不觉的带领着众人绕起了圈子。

    在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参照物的环境内,众人对自己正在不停地绕圈子这件事几乎一点察觉都没有。唯一隐隐察觉到似乎没有走直线的克劳德神父在联想到罗兰刚刚说的“在无光之痕里尽量不要呆在原地不动”便释怀了。

    反正只是避开掠影翼龙才进来的。等它回来就可以离开了。

    在见到罗兰以巧妙的方式避开了好几只强大的掠影生物之后,他便对罗兰的信心大涨。

    说起来,在消音结界内部听不到外界传来的声音,视野更是只有身前的一点,怎样才能确认掠影翼龙回来了呢?

    虽然对这件事感到疑惑,不过克洛德认为,不妨先听听罗兰的看法。如果他拿不出主意,自己也随时可以带着克劳迪娅逃走——这一点他还是不急的。

    因此就连克洛德神父也稍微放松了警惕。

    在第三次经过自己施法过的位置时,罗兰的脚踝悄无声息地被一根长长的藤蔓缠住。

    时间差不多了——

    在罗兰他们再次走了半个圆,到达离那个点最远位置的时候,罗兰盘算着灰烬之徒们的脚程也差不多要到了,罗兰心中一动,从那刻翼树上缠绕的藤蔓猛地绷紧,一股巨力便从罗兰脚上传来。

    装作措不及待的惊呼一声,在队伍最前面的罗兰便拽到了右侧的丛林之中。

    克洛德神父和克鲁维恩第一时间意识到罗兰出了事。可玛肯之前说过,无光之痕里不可能有人,几人下意识的以为是罗兰踩中了什么陷阱,或是被什么有着远程捕获能力的怪物掠走了。

    出于对临时同伴的关心和对引路者的重视,众人立刻展开了对罗兰的搜寻。但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他们不敢与同伴分开,只能招呼着全员同时朝罗兰突然消失的地方前进搜索。

    被安若思的速度拖累,困于队形的玛肯连自己一半的速度都发挥不出来。倒是克劳迪娅反应过来,让克洛德给众人施展了群体加速的神术。

    可在神术施展以后,在队伍最前面的玛肯和克鲁维恩还没冲出去几步,就猛然止住了自己的步伐。身后的人虽然看不清最前头发生了什么,但玛肯和克鲁维恩猛然停下不可能是没有原因的。

    “你们两个退后,自己小心。”

    苍老的声音在安若思和克劳迪娅身后响起。一只枯瘦却有力的大手轻轻伏在贵族小姐的肩膀上,示意她往后避一避。察觉到空气中危险气息的老人板着脸沉默的提着自己的手杖来到了队伍的最前端。

    看清面前的拦路者的样子之后,老神父的瞳孔瞬间缩小!

    那并非是惊恐,而是愤怒——

    大约两三人的样子,因为视野的局限,不能确定在身后有没有其他人存在。最让老神父关注的是那个光头的刀疤脸。他着一身深红色的长袍,上面以漆黑色的魔纹勾勒出充满疯狂和憎恨的诗句。

    那个诗句克洛德很熟悉。

    “神既已抛弃我身,我便以青铜长剑如击破瓦罐般击毁神像,惟愿牧羊者被狼咬死,吞咽入腹……”

    年迈的护教者低声念着敌人长袍上面以神语写的渎神诗句的开头部分,一直眯着的眼慢慢睁开,如孩童般清澈的碧蓝瞳孔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哦?克洛德主教?好久不见,老头子还没死啊。”

    一脸凶神恶煞的领头男子嘴角裂开,露出如同鲨鱼般的牙齿:“我就想问您一句:希维尔那婊.子日来可好?”

    “不许侮辱我神!弃神者!”

    克洛德厉声叱喝着,手杖末端一尺多长的剑刃猛然弹出,几道神术加持完毕,老人身上气势猛然一涨再涨,连带着玛肯和克鲁维恩都被加持了许多增益。

    他最后看了一眼红袍弃神者身后钢鞭上明显刚沾染的鲜血,满怀着莫大的怒火和对罗兰的愧疚,如猛虎下山一般提着剑杖着冲了上去。

    ——————

    嗯,大家很给力啊,昨天果然在新书榜上挂了一天。

    那么正如昨天所说的,今天三更。现在更新一章,然后中午过后一章,晚上一章。

    感谢繁华与白草之年的长评,非常感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